笔趣阁 > 直视幽冥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8章 大师兄
    “呼——,这可真是……”

    陈九陵悠悠醒转,吐出一口悠长浊气。

    啧,这可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看别人打个架而已,居然也能灵光一现突然顿悟,学到一套似乎很厉害的大招。

    “你顿悟了什么?是剑法吗?”

    有个脆生生的声音忽然发问,语中满是希冀。

    都不用去看,陈九陵就已猜出了问话之人的身份。

    所以,稍作犹豫后,陈九陵给出的答案是:“不,是一套阵法,用剑意相互勾连而成的阵法。”

    那是一旦勾连成阵,便可成百上千剑意齐发,威力绝对不容小觑的阵法。

    若修炼至极致,甚至可以勾连出一座煌煌千丈重楼,剑意覆压万里、剑气涤荡天下!

    “玉楼伏魔剑阵!”脆生生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份希冀已悉数化为了无尽欣喜:“它,是弇山派已失传千年的镇派绝学!”

    陈九陵终于循声看去,他看到了一位身高约莫一米五的红衣少女。

    这娇小玲珑的红衣少女梳着可爱的双丸子头,一块彩漆金属面罩遮住了她鼻子以下,能看到的仅有宝石蓝色灵动双眸。

    身材,嗯……略过。

    陈九陵注意到,这娇小玲珑的红衣少女,居然还戴着一双长度及肘的红色彩漆金属手套,看起来力大无穷的样子。

    搁在地球上,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免试就读初中二年级绝对毫无问题。

    “你是……?”

    陈九陵明知故问。

    “我是弇山派第二十七代掌门,三境修士、傀儡偃师樊素心!”

    红衣少女说出了陈九陵已经猜到的那个答案。

    但陈九陵没有猜到,红衣少女樊素心紧跟着说出的第二句话居然是:“师弟,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弇山派的首席大师兄了!”

    啥玩意儿?

    首席大师兄?

    陈九陵觉得他肯定是听错了。

    红衣少女樊素心似乎错误解读了陈九陵的表情,盯着陈九陵察言观色的她,连忙又补充道:“师弟,代师收徒、拔为首席是我的最大权限了。你要是觉得不满意,那等你学会了傀儡机关术,我就把掌门之位让给你!”

    “咳,陈师弟,其实你还可以选择我们玄天剑宗的,我师父他老人家是五境真人,他这些年一直想收一名关门弟子。他老人家很开明的,带艺投师完全不是问题……”

    胖道人玄九霄忽然接口说道,公然抢人。

    “玄九霄,活着不好么?”

    樊素心怒目圆睁,恶狠狠瞪向公然截胡的胖道人。

    一具浑身黑烟缭绕的诡异扭曲六足四臂傀儡人偶,自镇夜司主建筑废墟中破土而出,用赤红双瞳盯着胖道人,恶念四溢。

    锵——

    玄九霄那把大宝剑自行出鞘半截!

    “我说着玩的。”玄九霄第一时间选择了从心,并试图祸水东引:“陈师弟,弇山派以前那可是顶级仙宗道门,底蕴厚的深不见底,曾经甚至还接连出过两尊七境道君的,你入弇山派绝对是大赚特赚!对吧,樊师妹?”

    以前是顶级仙宗道门的意思,就是说现在已经破落了啰?

    曾经连出七境道君,如今身为掌门的樊素心,却才是三境修士。

    还有,连镇派绝学都能失传千年……

    啧,这破落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还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玄九霄这家伙,居然这么腹黑。

    “樊掌门,请问贵派门内现在有多少弟子门人?”

    陈九陵问道。

    “我还有一位师妹……”

    樊素心答道。

    陈九陵看着樊素心,静等下文。

    “没、没了……”樊素心移开了眼神,不过她很快就挪回视线,用力握拳勇敢的与陈九陵对视:“陈师弟,我在师父灵位前发过誓,我一定会恢复弇山派的荣光!一定会!”

    “嗯,我明白了。樊师姐,如果我拒绝加入弇山派,你会把我怎么样?”

    陈九陵点点头,又问道。

    “我、我……”樊素心脸上,浮现出了茫然无措:“我不知道。”

    师父,我该怎么办?

    杀了他么?

    绝对不可以,他顿悟了玉楼伏魔剑阵,这是弇山派再兴的唯一希望!

    有了!

    去找灵师妹!让灵师妹以色相诱!她是苍梧郡第一美人,肯定能迷住这个陈师弟!

    可,我和灵师妹已经闹掰了啊,而且和她有婚约那个郡王世子表哥,如今已是四境大修士。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唔,讨厌的眼泪,怎么也跑出来凑热闹。

    不行!不可以!

    我是弇山派掌门了,我不能再哭!绝对不能再哭!

    红了眼眶的樊素心,用力咬住嘴唇仰首看向风雪交加的阴晦天空。

    “我加入。”

    陈九陵,说。

    陈九陵真的不是在可怜樊素心,而是出于当下现实做出了理智决定。

    因为,若不答应加入弇山派,恐怕就出不了这座城。

    “你、你说什么?!”

    本已绝望的樊素心急急看向陈九陵,她甚至已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加入。”陈九陵笑了笑,他向着樊素心微微欠身,拱手为礼并换上了新的称呼:“掌门师姐。”

    “哎——”

    胖道人玄九霄一声长叹。

    倾颓的镇夜司大门边,那匹灵性十足的小红马,则微微歪头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嗯!嗯、嗯、嗯!”

    樊素心声音哽咽,身体也在颤抖。

    师父,你有新弟子了!

    你看啊师父,他是陈师弟!看一遍我做的傀儡剑姬出战,就顿悟已失传千年玉楼伏魔剑阵的天才陈师弟!

    用力擦了擦眼睛,再将情绪强行收拢,樊素心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然后,樊素心不知从哪儿,掏出个芭比娃娃般的小巧人偶递向陈九陵:“师弟,掌门师姐身上没什么好东西,这个替命人偶你先拿着玩吧。你放心,等拜了历代祖师,掌门师姐再送一份真正的见面礼!一具战力不弱于剑姬的奉剑傀儡怎么样?”

    替命人偶?

    顾名思义,应该是替人送命的意思?

    这可是好东西啊,额外的一条命,谁不想要?

    剑姬,又是什么?

    哦,剑姬应该就是之前刺杀玄九霄那个红衣傀儡。

    因为所用武器是剑,所以又被归类为奉剑傀儡?

    “师弟,这本《偃师初解》你也收着,先看后半本傀儡操控部分的内容,你可以边学边拿剑姬练手感,等你差不多熟练掌握操控傀儡的技巧,我给你做的奉剑傀儡应该也已经做好了……”

    樊素心又掏出厚厚一本书,不容陈九陵拒绝的塞了过来。

    这么大一本书,她从哪儿掏出来的?

    陈九陵略吃力抱着又厚又重的《偃师初解》,满是好奇看向一平如洗小身板的樊素心。

    储物装备吗?

    啧,腹黑玄九霄说的没错,弇山派还真是……底蕴深厚。

    所以拜入弇山派,做这个空头首席大师兄,好像也挺不错的。

    “我说,天可是快要黑了,天黑后是阎罗教那些鬼怪邪异的主场,你们确定要继续留在这里?”

    煞风景者,玄九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