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视幽冥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7章 镇夜傀儡
    “陈师弟,你的符箓威力如何?能否镇杀幽鬼级别邪崇鬼物?”

    玄九霄问道。

    幽鬼,是一种级别?

    陈九陵又学到了一点新知识。

    陈九陵对着胖道人摊了摊手:“实不相瞒,我虽劳神费力修炼这种符法了许久,但至今尚未实战过。不过,我个人觉得它威力应该是蛮大的,就算轰不死幽鬼级别的邪崇鬼物,也至少能将其击退。”

    陈九陵的这番话,依然是在说真话——

    做那一千二百张符,他前后加起来至少耗费了两个时辰,累到单身二十年的右手都差点瘫痪,这难道还不是“劳神费力了许久”?

    符箓威力问题亦然,因为陈九陵怀揣着的不是一两张符箓,而是足足一千二百张!

    当然,胖道人玄九霄会不会把“许久”理解为许多年,把一千二百张符箓的集团威力理解成单张威力,那就不关陈九陵的事了。

    事实上,微微侧头看着陈九陵的胖道人,确实若有所思。

    初出茅庐吗?

    也对,这位陈师弟,瞧着也就二十岁左右,细皮嫩肉一看就知道未曾在这红尘世间打滚历练过。

    不过,出门有灵兽坐骑相随,是什么待遇?

    东南十三郡万里之地,再算上八千里的苍黎大山,能有这等底蕴的仙宗道门不过一掌之数,散修世家更是唯有苍龙岭马家……嗯?

    “陈师弟,你是哪里人?”

    胖道人忽然问道。

    “我家世居燕地定襄郡……”

    骤然被问的陈九陵,熟练的拿出了这套已用过一次的说辞。

    燕地定襄?

    定襄郡,似乎有个陈姓散修世家,而能让我有这么一丝印象,那便应该是不弱于苍龙岭马家的存在。

    半月前,有一艘自北地而来的浮云宝船,在百二十里外的大羽山驻泊了半日,眼前这位陈师弟应该就是那时候下的船……

    对上了!

    呵,陈师弟你虽极力掩饰,却还是逃不过我的如炬慧目,你的真实身份呼之欲出,那就是——定襄陈家的少爷!

    疯狂脑补的胖道人又看了眼陈九陵,又在心中反复权衡了一番后,终于一咬牙开口说道:“陈师弟,只靠我们两个,想出城恐怕不太容易。我带你去见个人,只要能够说动那家伙出手,出城就是十拿九稳。”

    这座城里,居然还有其他修真高手?

    那还等什么?

    赶紧走啊!

    于是片刻之后,陈九陵站在了一栋残破不堪、余烬未熄的府邸之前。

    这座几乎已被完全摧毁府邸大门口,立着一块已断成两截的黑色石碑,残碑上依稀可以看见两个鲜红大字——夜司。

    夜司?

    我还No呢……

    “这里是镇夜司驻地,原本还挺好看的,不过昨晚被阎罗教重点照顾了一下,就成了现在这副鸟样子。”

    胖道人主动开口介绍道,一脸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师兄,你该不是走错了路?

    陈九陵看向胖道人。

    “没错,我们要找的人,一定就在里面。”

    玄九霄踏过瓦砾堆,走入了严重损毁的镇夜司之内。

    陈九陵正要迈步跟上,废墟般的镇夜司之内,就传出了一句分明已出离了愤怒的沙哑刺耳吼叫:“玄、九、霄!你这该死的贼,你居然还敢来?杀了你!杀了你!”

    一道红影,持两柄短剑自雪地之下蹿出,绕着胖道人玄九霄上下翻飞,叮叮当当刺出了不知多少剑!

    我的天,这什么仇什么恨?

    陈九陵看的眼花缭乱,置身武侠大片现场的错觉,让他一时甚至都忘了伸出援手。

    好在被疯狂刺杀的胖道人临危不惧,他所背那把大宝剑龙吟出鞘,游龙般绕身飞舞左挡右格,撑起了坚不可摧的防线。

    啧,这又变成了……武侠VS仙侠。

    “樊素心,你这个疯婆子,都什么时候你还与我打生打死?我不过就是从你们镇夜司借走了一些小东西而已,你上司都没说什么!”

    胖道人似乎被打的有些烦了。

    “小东西?你偷走的那是整整两万两白银!”

    樊素心红衣猎猎,咬牙切齿的一剑紧过一件。

    “要我说几次你才明白,我那是借,会还的。”

    胖道人义正辞严的答道,却在说话间瞅准时机操控他的大宝剑,将红衣翻飞的樊素心击飞了出去。

    红衣樊素心重重砸在了雪地内,又颇显艰难的挣扎着爬起。

    陈九陵这才发现,那红衣里面裹着的根本不是人类,而是一具由木材、金铁等材料组装的构装人偶!

    那人偶,有着一张精雕细琢的脸庞,杏眼桃腮樱桃小口,画着浓重的眼影与口红,乍一看几乎与真人无异。

    可惜,红衣遮掩不住的肢体与关节,却清楚分明的显露出了木铁材质,而且比起脸做工明显粗糙了许多。

    但即使如此,制造这个人偶的雕刻师,也依然是个东厂西厂锦衣卫都会抢着的人才,搁在陈九陵穿越之前估计靠着这份手艺,就能轻松财务自由。

    更何况,这红衣人偶居然还是个能自己动的武林高手。

    这可就厉害了,要是拿到穿越前去装个逼,绝对会引发世界级别的羡慕嫉妒。

    所以,陈九陵看了个目不转睛,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樊素心是个傀儡师,她藏着一具祖传的邪灵傀儡,那傀儡里禁锢的邪灵也是个红袍厉鬼,同级别的红袍鬼域对其无用……”

    胖道人倒是抽空主动解释了一句。

    只是话未说完,持双剑的红衣人偶就再度扑来,继续绕着胖道人上下翻飞,

    “樊素心,你这具人偶是打不过我的,你还是真身出来吧,我有正事要和你谈。”

    胖道人也只能继续飞剑绕身如龙。

    对于这个提议,不知藏身与何处的樊素心的回答是:“呵呵。”

    红衣人偶继续上下翻飞,仿佛生命不息,戳刺不止。

    旁观的陈九陵新鲜劲儿已过,但无所事事的他只能继续旁观。

    只是看着看着,陈九陵心中就忽然一动,然后他的视野骤然变幻!

    陈九陵分明看到,绕着胖道人上下翻飞的红衣人偶,双剑划出了一道道玄奥的轨迹,一道道轨迹又相互勾连,即将组成了……阵法?

    哇喔,这个用剑痕组成的阵法,有点意思……

    陈九陵不由自主将心神沉浸了进去,他的意识开始自动回放红衣人偶用过的那些招式。

    “咦?”胖道人忽然扭回头,看向目光失去了焦距的陈九陵:“樊素心,你在搞什么鬼?你把我陈师弟怎么了?”

    “玄九霄,你是傻子还是瞎子?他明显正在顿悟,你难道看不出来?”

    藏身不出的樊素心反唇相讥,那具上下翻飞的红衣人偶也放弃了攻击胖道人,嗖一声飞到了陈九陵跟前。

    身材娇小的红衣人偶仰着头,定定看着陈九陵毫无焦距的双瞳。

    “樊素心你别乱来,我这个陈师弟身份可不简单!”

    胖道人连忙说道。

    “瞳蕴剑意,勾连成阵……传说是真的!传说居然是真的!”

    红衣人偶却发出了惊呼,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她的声音已从沙哑刺耳,变成了悦耳的脆生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