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视幽冥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1章 直视幽冥
    腊月初九、大寒、诸事不宜。

    昨夜纷纷扬扬一场好雪,下的锦城银装素裹。

    中午时分,暂居于锦城君安客栈地字乙号房的陈九陵,轻轻合上书卷揉了揉酸涩双眼。

    “这本《建南洞冥记》不错,天文地理、历史人物、神仙志怪知识点无数,我终于可以完全确认这世界不是古代华夏了……”

    陈九陵边揉眼,边轻声感慨。

    五日前,陈九陵肉身穿越到了这座靖源城内,他花了大概二十分钟确认了大致环境——类似于地球华夏古代,往来人众皆说华语用汉字,至于具体是哪朝哪代还需继续探寻。

    同时,陈九陵在各种尝试后发现,他居然没有穿越者几乎标配的金手指。

    这让陈九陵不得不冒险偷了身衣服,然后将穿越时恰好握在手中的玻璃水杯伪作水晶杯,押给一家当铺换得纹银五十两。

    其实若陈九陵坚持,要价千两白银当铺也多半会掏钱,但他却故意客串冤大头,只卖五十两。

    即便如此,怀揣着五十两的陈九陵,出当铺后依然谨慎的按照计划兜了几个大圈,甩掉可能存在的追踪者,然后住进提前选定的君安客栈。

    扒窗暗中观察了整整两日,陈九陵这才走出客栈大门,就近寻了家书店买了一堆书籍,捎带着在隔壁成衣铺买了全套衣帽鞋袜。

    之后,陈九陵便临时客串手不释卷的书生,将大部分时间耗在了刻苦读书之上,唯有饭点时才特意去客栈大堂点餐吃喝,捎带着偷听其他食客的言谈获取信息。

    到了今日,陈九陵对这个异世界,认知已颇为清晰——

    这是个类似古华夏,但又绝非古华夏的异世界。

    这座锦城,隶属于大薛国建南郡治下,与郡治建南城相距百二十里。

    这个世界,罡气外放的绝世武功是真实存在的,陈九陵昨日甚至亲眼看到一名中年刀客醉后号啕大哭,说自己学艺不精愧对祖宗与师父,然后拔刀隔空斩碎了十步外的酒坛……

    这个世界,神灵与鬼怪似乎也是真实存在,神灵各据一方接受香火祭祀,庇护域内不受鬼怪侵害。

    比如锦城里,就有一座规模颇大、香火旺盛的城隍庙。

    城郭之内,皆是那位城隍老爷的势力范围,五万余生民安居乐业长享太平,对城隍老爷无比敬畏感激。

    今天,陈九陵打算去一趟城隍庙,上柱香拜个码头。

    另外,卖玻璃杯那五十两已花掉了一多半,又没有金手指可以依靠,也该出去找个营生了。

    放下书,洗一把脸,系上兔皮领子白披风,再戴上专门定制的软脚幞头遮住短发……乍一看豁然翩翩浊世佳公子、几乎已完全融入这世界的陈九陵推门而出。

    ……

    城隍庙与君安客栈隔着三条半街,路上积雪甚厚跋涉艰难,陈九陵果断花二十文铜钱雇了辆驴车,免去了顶风踏雪之苦。

    赶车小哥很健谈,侃了一路女妖精咬俏书生.avi的奇谈故事,车速贼快。

    陈九陵高度怀疑这厮是故意的,证据是几个故事里的俏书生主角,最后居然都被女妖精给吃了。

    唉,只剩下了帅和书卷气又不是我的错,其实我也特想有车子、马子和对象啊。

    陈九陵心有忧伤,无处诉说。

    幸好不一会儿功夫,城隍庙就到了。

    足以出入马车的庙门朝南开着,可惜陈九陵还没有驱车入庙的资格,赶车小哥也很自觉远远停下停车,不敢碍了城隍老爷法眼。

    虽是天寒地冻,城隍庙的香客依然众多,人进人出好不热闹。

    陈九陵进门时,香客中不少大姑娘小媳妇,不约而同将视线挪了过来,窃窃私语互相打探这是谁家俊郎君。

    “鄙人锦绣感应灵君座下牛马走、知客宋春涛,这厢有礼了。”

    城隍庙的知客也主动现身,与陈九陵见礼。

    锦绣感应灵君,是锦城城隍神的尊号。

    “有礼了,在下陈九陵。”

    陈九陵连忙拱手回礼。

    “原来是陈公子当面。”宋知客笑容可掬:“听口音,公子不是本地人?”

    “宋知客您慧目如炬,在下世居燕地定襄郡……”

    陈九陵倒也早有准备,有模有样的编了个出身来历。

    燕地定襄郡远在数千里之外且不属于大薛国,宋知客倒也不疑有假,只当陈九陵是位慕名而来的“国际友人”,于是代表锦城人热烈欢迎了陈九陵一番后,便适可而止告辞离开招呼其他贵客而去。

    进庙烧香见佛磕头的规矩陈九陵懂,他自觉自愿供奉了几钱碎银,又取了三根免费线香点燃,混在其他香客中间入了城隍庙正殿。

    偷偷抬眼,陈九陵略惊讶的发现被香烟缭绕的城隍老爷塑像,居然是一副身材丰腴、风姿绰约的女神形象。

    锦城城隍,竟是位女神?

    陈九陵颇感意外,却又不敢再多瞧,收回视线捧着香慢慢向前挪。

    只是才刚前挪数步,只听一声轰隆雷鸣巨响,城隍女神像正上方的屋顶炸开了一个大洞,瓦砾四处乱飞!木屑八方激射!

    陈九陵躲闪不急,被飞溅的砖石接连砸中数下,闷哼着摔倒于地。

    排在陈九陵前面的那些香客更加凄惨,头破血流者有、手断脚残者有、吐血倒地一命呜呼者更有,惊惶惨叫声与凄惨呼救声此起彼伏。

    外头排队的香客们,闻声纷纷涌入了殿内。

    有人急忙埋头救死扶伤,有人则满脸恐惧的指着城隍塑像大喊:“天啊,你们快看,城隍老爷的头、头没了啊!”

    城隍老爷的头没了?

    耳中嗡嗡乱响、浑身生痛的陈九陵刚抽着凉气儿翻身坐起,听到这如丧考妣的一嗓子喊叫,连忙也抬眼看去。

    我去,城隍女神像的头……真的没了!

    更恐怖的是,浑身龟裂的无头神像居然正在渗出红色液体,就仿佛那不是泥塑木雕,而是一具惨遭斩首与折磨的血肉之躯。

    陈九陵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

    在这个神灵与鬼怪似乎真是存在的世界,庇佑一城的城隍遭遇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

    这城隍庙绝不能呆了!

    可就在此时,陈九陵听到有个清脆声音,在他耳畔连续发声——

    “叮,亲眼目睹一起灵异事件,直视幽冥系统上线。”

    “叮,直视垂死的城隍法身,奇怪的能力增加了。”

    “叮,不紧张+1。”

    一分明悟,亦紧随这三连叮在陈九陵意识中自行出现。

    ——不紧张:普通能力、被动能力,每1点加值都会小幅提升精神强度与超自然抗性,累计获取100点加值将升级为猛强心。(自今以后,你是从容淡定的陈某人,即使直面不可名状的邪神,也能用腐朽的声音喊出:“你好,我叫不紧张。”)

    这份明悟,似乎真实有效。

    因为刚刚还心态紧绷的陈喆,呼吸骤然变得平稳顺畅,思维也重新冷静理智起来,身体上的痛感亦大幅减弱。

    直视幽冥系统……么?

    呵,原来我不是没有系统,而是之前打开方式不对。

    直视幽冥系统、直视幽冥……必须亲眼目睹灵异事件才能发动?

    陈九陵不禁又瞄了一眼鲜血淋漓的无头城隍像。

    “叮,直视新死的城隍法身,奇怪的能力又增加了。”

    “叮,小幸运+1。”

    性感叮叮,在次上线发糖。

    不是吧,这也行?

    陈喆惊了。

    明悟,却不受控住的再度泛起。

    ——小幸运:普通能力、被动能力,小幅提升每日运气或小幅提升每日遭遇灵异事件概率,每1点加值约等于一两纹银或与之等值灵异事件,累计获得100点加值将升级为强运。(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诡异曾经靠得那么近。)

    小幅提升遭遇灵异事件的概率?!

    陈九陵冷汗都快要冒出来了。

    遭遇灵异事件,毋庸置疑肯定会触发直视幽冥系统,可香火鼎盛、护佑一城的城隍遭遇灵异事件后都落得如此下场,“不紧张”的我难道还能比城隍更强?

    陈九陵一咬牙,第三度瞄向无头城隍像。

    这一次,即使陈九陵瞪圆了双眼,直视幽冥系统也始终是毫无动静,仿佛不存在。

    难不成趁热薅羊毛也有次数限制?

    不,不对!

    两次系统提示是有区别的,第一次是“垂死的城隍法身”,第二次是“新死的城隍法身”,这分明是一种再明显不过的提示——直视幽冥系统,只会对活着的或者刚死的灵异存在产生反应!

    若有所思的陈九陵挤出城隍庙,城隍庙的老庙祝与他擦身而过,哭天抢地的冲进了庙内。

    闻讯而来的人群,汇聚于大殿之外,挤的水泄不通。

    陈九陵下意识左右观察,试图找出安全快捷的出路。

    “叮,直视画皮幽鬼,奇怪的能力又增加了。”

    “叮,画皮+1。”

    猝不及防的叮叮提示音,在陈九陵的视线略过一名面无表情的美貌绿衣女子时,突然又一次出现!

    画皮幽鬼?!

    陈九陵瞳孔骤然一缩,“不紧张”都没能压住这份突如其来惊吓。

    这?可是大白天,而且是城隍庙啊!

    陈九陵急忙挪开视线,只可惜……已经迟了。

    那名原本面无表情的绿衣女子,忽然眼珠一转看向了陈九陵,她微微翘起唇角露出了一抹浅笑。

    旋即,笑容加深,转眼间唇角裂至耳根,露出了满口森森獠牙!

    “嘻……公子呀,你发现奴家了对不对?嘻……现在奴家还有事,今天晚上奴家会去找你哦——”

    充满魅惑气息的嬉笑声,随风飘入陈九陵耳中。

    陈九陵如坠冰窟。

    要死了,要死了!

    今儿出门之前,我怎么就忘了去瞅一眼黄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