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二十六章 两百页计划书
    宕河长老隐秘一笑地看着祝玦,终于逮着这个小子一次了。

    不管在外人看来,祝玦是多么的天赋异禀,又是多么的智慧超绝,甚至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无敌之人”的称谓……

    但在宕河长老看来,那些都不重要,能够让祝玦最大程度发挥自己人生价值的,还是跟着他一起种树!

    宕河长老的这一片红枫林,能够生长地这么好,每一颗都生机勃勃,匀称粗壮,各有姿态,每一片红枫叶子都精致透红,其中少不了祝玦的功劳。

    那是祝玦六岁的时候,无意之中闯入了宕河长老的红枫林,被困在了阵法里面,而当时宕河长老也是个老不羞,竟然利用阵法欺负起了他一个幼童。

    而为了能够让宕河长老放自己出来,祝玦就指出了这一片红枫林的栽种的错漏之处。

    宕河长老酷爱红枫,尤其是喜欢自己种,经常花大量的时间来研究,这一片红枫林可以说是他引以为傲的杰作。

    却被祝玦说出这么多问题,当即就有些挂不住脸。

    非得让祝玦种出一棵更好的红枫。

    祝玦也没有重新种一棵,就是将就宕河长老的一棵比较稚嫩的红枫树,做了一些比较关键的改良,就使得这棵红枫的长势变好了许多。

    这也使得他种树的才能彻底暴露在了宕河长老面前。

    宕河长老一脸惊容,心中顿时就有了一个想法,他要收祝玦为徒,然后,就可以让祝玦每天给他种树了!

    然而,让宕河长老奔溃的是,祝玦竟然是长恒长老带回来的,已经被长恒长老收为弟子了。

    若是别的长老他还能抢一抢,但长恒长老抢不过啊!

    在此之后,宕河长老每每碰到祝玦,都想尽了办法忽悠祝玦跟着他种树,简直将种树这个职业吹成了皇帝碰到都得俯首帖耳,不敢造次。

    然而,祝玦怎么可能被宕河长老给忽悠住,从来都只有他忽悠别人的。

    宕河长老心里那个气啊!

    在他看来,祝玦能够有这样的种树本领,必然是血脉里遗传的天赋,祝玦祖上就是种树的高手,而且有着一套祖传秘方。

    像这样的祖传本事,到了祝玦这里,祝玦却放弃了。

    连祖宗传下的本事都丢了,简直就是不肖子孙!

    “种树?!”祝玦脸皮一抽,他就知道宕河师叔还惦记着这件事。

    监视一天就得种十天的树,那监视一个月,不就得种将近一年的树吗?

    黑书每三个月就要折腾自己一次,哪有空闲去搞这些啊?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要分期偿还,每年种十天!”祝玦犹豫了一下说道。

    “成交!”宕河长老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虽然只是每年种十天,但宕河长老有自信,只要让祝玦参与到种树里面来,他就能让祝玦渐渐热爱上种树,从而习惯去种树,最终,又找回自己祖传的本事,充分发挥自己血脉里的种树天赋。

    像祝玦以前那样一天到晚在外面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终归是邪道,唯有回归种树才是正途!

    任你千算万算,但还是不如我宕河能算!

    宕河长老觉得自己很机智,不光能够去监视一个可能拥有《天经》的人,还能顺带将祝玦这个走歪了路的小子带回到种树这一条康庄大道上。

    ……

    林澜青很尊重祝玦的话,所以,最近也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院子里面,陈景依旧在厢房里面关着,由他的另一个家仆看守着。

    “公子,陈景似乎已经彻底绝望,在不断地进行自残,目前已经自己弄瞎了双眼,弄聋了耳朵,弄断了舌头,四肢关节也多有破损,而且……而且……”这个家仆抬眼望了一眼林澜青,犹犹豫豫不知该不该说。

    “而且什么?”林澜青皱眉。

    “而且,今日早上,我若没有及时阻止,陈景就要自阉了!”这个家仆咬了咬牙说道,眼中有着一丝不忍之色。

    “照看好他,不要让他再有任何自残之举,等过一段时间,我们离开秘宗,找个好点儿的地方安顿下来,以后,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意愿了!”林澜青轻轻叹了口气道。

    这从小陪伴着他一起长大的陈景,如今却落了这如此下场。

    陈景,不知你是否有后悔?

    在厢房之中,此刻的陈景可谓好生凄凉,浑身散发着一股恶臭,周身很多器官破损。

    然而,陈伏天却很满意。

    周身虽然破损严重,但他也相应获得了自己想要的回报,而且,浑身的恶臭也有利于他隐藏,使得旁人不愿靠近从而发现他的秘密。

    “此地看似困住我,但实际却是我的造化之地!”

    “怕是没人会猜到,我会在他们人眼皮子底下吸取地脉之气,积聚修为,最终破茧成蝶!”陈伏天露出一丝冷笑。

    下一刻,陈伏天的身上有着一声脆响,身上的某个特殊部位碎裂开来,一丝鲜血流出。

    这也意味着陈伏天又获得了一丝地脉之气。

    剧痛之下的陈伏天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这些,对于他伏天大帝而言,不过如此。

    然而,伏天大帝不知道的是,就在院子外不远处,一个身穿洁白的羽衣,上面绣着精致的枫叶的老者的眼睛透过院子望着他。

    “此人,身上确实有着非同寻常的秘密!”宕河长老喃喃道。

    ……

    “这两日,秘宗和太玄宗多有争执,好在关于盘铨秘境最后的商定也落下了,澜青师弟不用再蜗居在院子之中!”

    “祝玦师兄考虑周全!”林澜青佩服道。

    原本,他还在疑惑祝玦师兄为什么要让他一直呆在院子里面。

    秘宗和太玄宗的商议最后并不是以和谐的局面落定。

    而他的处境,因为陈景盗窃秘术,在这个事件之上,少不了受一些非议。

    而祝玦师兄让他在自己的院子里,是为了免于这些不必要的烦恼。

    祝玦师兄,实在是太细心为他考虑了!

    “无妨,此事也非澜青师弟所愿!”祝玦笑着看了看林澜青。

    林澜青绝对是自己黑书仇敌人选的最佳类型。

    此次没有成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

    祝玦告别了林澜青之后,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面,来到了自己的师傅长恒长老存放古籍资料的屋子里,开始翻找起来。

    “师傅除了喜欢宅在院子下面的黑洞里,还喜欢在周围的很多地域走动,说不定有记载过一些特殊地域,里面就有吉凶之地!”

    祝玦在不断翻找,大概一个下午的样子,也没有明确找到有哪个地方是人衍吉凶术上所需要的吉凶之地。

    这样的地方,在洺玄界也是稀罕的地方。

    “这古籍资料才翻找了不到十分之一,只能后面慢慢找了!”

    “说起来,林澜青还给了我一份地字秘秘术!”祝玦想起来,将林澜青的给的那个盒子拿了出来,打开露出里面的一片土黄色的石板,雕刻着一个个蝇头小字。

    “师傅给我的秘术都是人字秘秘术,一共108种,都是基础级别的秘术,秘宗虽然也有地字秘,但师傅从来不让我接触!”祝玦有些犹豫地看着自己手里的这块记录着地字秘秘术的石板。

    “我就看看,也没说一定就要修炼!”

    “而且,108种人字秘秘术我已经全部掌握了,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看看地字秘,提前熟悉一下也是好的!”

    祝玦终究没能忍住,仔细观摩了一遍这一篇地字秘秘术。

    良久,祝玦皱起了眉头。

    “这一篇地字秘,怎么这么奇怪?好像是一篇地字秘,但是,每一句话之间,也都有几个没有作用的文字,哪怕是没有这些文字,也完全不影响这篇地字秘的构成!”

    祝玦对于108种基础人字秘已经是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而所有秘术实际上都是由一些基础的秘术文字构成的,会有一些十分基础的结构,而这些结构胶就隐藏在这108种基础秘术之中。

    所以,祝玦对于秘术的构成,可谓有着十分细致的了解。

    眼前的这篇地字秘,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

    难道,所有的地字秘都是这个不对劲儿的样子?

    祝玦想了想,又把整个石板给倒了过来,拿出墨水将其给刷了一遍,在一张空白的纸上面一印,一个个颠倒的蝇头小字跃然纸上。

    “原来如此,未免太神奇了,这篇地字秘,倒过来,从背面印刷一遍,竟然还是一篇完整的文字!原本的文字实际上只是第一篇,这颠倒过的,是第二篇!”

    “原本只是一篇普通的地字秘,有了两篇之后,就是一篇上等的地字秘,林澜青究竟知不知道呢?是知道的情况下给我的,还是只是当成一篇普通的地字秘给我的?”

    祝玦猜想林澜青应该是不知道的,一篇上等的地字秘,哪怕是在婪皇朝都是极为珍惜的宝物,不可能这样所以当做赔偿送出。

    “可惜,师傅说过,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能够修炼除了那一百零八秘术之外的秘术……”祝玦对着上等的地字秘秘术颇为眼馋,尤其还是以一种如此神奇的方式记录下来的。

    “我就看一下,心里有个数,大不了不修炼就是了!”

    “五行土偶术!以灵土为基,塑之以人形,赋予心神之物,构以细络,染主之血……”

    当祝玦把整篇地字秘都搞清楚的时候,情不自禁吞咽了一下口水。

    不愧是地字秘里面的上等啊!

    这篇地字秘,五行土偶术,乃是通过一些宝物材料乃施展的,备其足够的材料,施以秘术,就能得到一个类似于“分身”的土偶。

    土偶分两种,一种是寄托心神,不限制和本体的距离,但分身一旦损失,心神也会遭受重创,一种则是限制距离,根据分身土偶的质量来看,限制的距离不同。

    “这秘术,必须得修炼,等师傅一出关,就问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可以修炼108种秘术以外的秘术!”祝玦将这秘术好好收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祝玦都在自己的院子里翻阅关于吉凶之地的讯息。

    直到四天之后,祝玦终于在书架的最左上角的一本书,找到了关于自己师傅曾经的一篇行走记录。

    而且,这篇行走记录的地点,恰好就是在这亿万大山之内。

    “吾行走在亿万大山之间,多有奇遇,珍奇异兽不知凡几,但亿万大山本就是人类险境,往往有凶险之物,需得避退,偶入一荫蔽之地,一座一字型山石竖于中央,隔出两条大路,左写凶,右写吉……吾自认为吉人自有天相,便欲踏步而入右路吉之地,然当步至之时,四周风景顿变,脚下之路瞬息变为恶林地狱……吉路不可入,凶路更是诡秘莫测,吾只能退步,然此心当显,一字型巨石隔出的吉凶两路荡然消失……”

    师傅喜欢将自身的游历写成文言文的臭毛病改不了,所以,祝玦也就只能将就揣摩着自家师傅的这篇文言文的意思,就当做一篇高中语文的文言文阅读了。

    吉凶之地本就诡秘,一字之差可能都会导致揣测的信息和真实的信息截然相反,所带来的后果可能也是不可估量的。

    “吉路,凶路,这是最符合吉凶之地的形容的,而且,根据师傅的措辞形容来看,这个地方琢磨不够,也绝对不是表面的文字那么简单,很可能真的和吉凶有关,就是人衍吉凶术里面的吉凶之地!”祝玦眼睛闪动。

    人衍吉凶术的修行势在必行,而且是越早修炼越好,这样对于黑书的威胁才能够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也能够防患于未然,早作准备。

    “若是危机逼近到哪个程度都不清楚,只会终日惶惶,直到死了那天才会真相大白!”

    “三天时间准备,然后,去师傅所记录的那个地方!”祝玦迅速做下了决定。

    “此行凶险不定,必须要做好足够的准备和计划,计划书至少要写两百页,能准备的东西必须准备好!”

    祝玦神情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