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二十四章 这说谎的功夫!
    灵基境第十八层?

    鬼才相信呢!

    太玄宗长老嗤之以鼻,心中冷笑不止,下面的弟子早就给他汇报过了,这个叫祝玦的弟子心思诡异,花花肠子很多。

    明明是灵铸境,偏偏说自己是灵基境第十八层。

    真当他们太玄宗的人是傻子吗?

    “灵基境第十八层?那正好,太玄宗这边也刚好可以派出灵基境十八层的,可以说是很公平,很不错!太玄宗严苛长老,你觉得呢?”秘宗宗主脸上带着笑意,心中默默给祝玦竖起了大拇指。

    果然让玦儿过来是十分正确的选择啊!

    玦儿心思细腻,足智多谋,善交际,总是可以想出一些巧妙的点子。

    就看这次,外界虽然都在传这小子的修为已经灵铸境,但毕竟这小子没有公开承认过啊?

    这小子不知道什么宝物遮掩修为,旁人都看不出,反正死不承认就行!

    这小子的足智多谋,真的是秘宗的不可缺少的啊,哪怕是另外四个去梵心界年轻弟子,虽然天赋在宗内顶级,但祝玦的心计却是不可替代的。

    “我严苛又不是傻子,真当我不知道这小子的真实修为?若这小子是灵基境十八层,我严苛倒着爬出秘宗!”严苛鼻子,哼出两窜白气,脸色又黑又怒。

    “严苛长老,我真的是灵基境十八层!”祝玦皱眉,十分认真地说道。

    这人有毛病吧?

    还是太玄宗的长老,这么轻易就相信了外面的谣言?

    “你以为装的再像,我就相信吗,当老朽是你过去玩弄的那些小家子货色吗?”太玄宗长老怒道。

    “此言诧异,玦儿的修为本就是外传的,是谣言,他本人并没有承认过啊?”秘宗宗主故作糊涂说道。

    祝玦微微一愣,他算是听出来了,不管是自己的宗主师叔,还是这太玄宗长老,就没一个是相信自己的话的。

    “哼!秘宗如此欺我太玄宗!”太玄宗长老怒拍桌子,眉毛气得都要飞起来了。

    “你若真是灵基境,那就把真实的修为显露出来,而不是遮遮掩掩的!到时候我们自然相信!”太玄宗长老说道。

    显露出来?

    自己倒也想!

    自己的修为就是被黑书掩盖的,要是有人能够把黑书给弄走,他还真是感天谢地。

    “严苛长老,莫急,生气伤肝,伤肾,你太玄宗上一代弟子里面,不是也有人突破到灵铸境吗?”秘宗长老眼见气氛冷住,当然也不会真的让祝玦显露修为。

    不然,到时候,不就没办法继续装下去了吗?

    太玄宗长老眼睛瞪得犹如铜铃,上一代弟子,年龄普遍都是在三十岁左右了,根骨可塑性多少有些降低,进入盘铨秘境,有些特殊机缘得到了也是白得。

    这些名额都是要花钱的,怎么会做这种明显不划算的事情?

    祝玦一听这话,大有不妙之感,这两人怎么都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都默认自己是灵铸境了?

    这种事是这么随随便便能认定的吗?

    “好,既然秘宗宗主下定决心要这么做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好谈的,到时候我们太玄宗就把上一代突破到灵铸境的全都派进盘铨秘境,看看到时候,究竟是谁损失的最多!”太玄宗长老明显是破罐子破摔了,就和秘宗斗到底。

    秘宗宗主眉头皱了皱,这严苛脾气也太急躁了。

    不过,他也大概摸清楚了这太玄宗对于盘铨秘境的态度了,铁了心是要让秘宗退步,自己占便宜。

    秘宗的实力本就比太玄宗强,而太玄宗就一副你必须要跟我站在同一起步线上去争夺盘铨秘境,秘宗怎么可能会同意?

    就算你们背靠婪皇朝,也不意味着秘宗就是那么好欺负的!

    于是,秘宗宗主和太玄宗的长老又重新进入到了之前吵的不可开交的局面,两人双眼互相瞪着,唾沫星子互溅,谁都不肯让谁。

    整个大殿的人都是脸色微微难看,很想捂住自己轰鸣的耳朵。

    祝玦这个被叫过来,好像一副有重要事情非他莫属的人,如今被晾在一旁,就像是一个路人甲乙丙!

    过了许久,或许是连秘宗宗主都觉得这样吵下去,有点太丢份了,毕竟自己是堂堂秘宗的宗主,而对方不过是太玄宗的一个长老而已。

    “算了,多说无益,本宗宗内秘术众多,不知有多少贼在暗中惦记,本宗还要多加防范,没空与你争执!”秘宗宗主冷漠笑了一声说道。

    “你!”太玄宗长老对于秘宗宗主的含沙射影,气得直咬牙。

    “咱们俩宗最近对这件事也争论颇久了,反正我们秘宗就一个态度,这次,祝玦会先进去查探情况,两个月后,另外四人也会带着一部分秘宗弟子进去,我们的安排就是这样,至于你们太玄宗,想怎么安排随你们,别说上代弟子,就是你们太玄宗宗主要进去也随你们!”秘宗宗主也不打算再多费口舌。

    “你!”太玄宗长老心中顿时暗道不妙,这不意味着他把这次的谈判给搞砸了吗?

    如今秘宗前往梵心界的最强的五个天才也从梵心界回归,虽然正在闭关消化机缘,但是,两个月的时间想来是足够了,没见这个叫祝玦的才一天就出来活蹦乱跳了?

    之前太玄宗能够和秘宗谈判地你来我往,很大程度是因为秘宗前往梵心界的五个天骄情况未明。

    就留存的弟子,太玄宗因为受到婪皇朝的资助,比起秘宗要强上一点,在之前的谈判之中也更有底气。

    然而,现在,情况发生了一些转变,太玄宗的这个长老因为脾气过去急躁,一时没有转换过来。

    原想着可以借着破罐子破摔,能够让秘宗顾忌一下。

    哪想如今秘宗是铁了心,直接就出动最强的五个人,其余弟子少出一点,哪怕是多一点灵石的耗损也没有关系,不想再和太玄宗互相扯皮了。

    “好,好!”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太玄宗长老死死咬出了这两个字,脸色青黑一片。他不觉得这是他自己的问题,而是一切都归咎于秘宗欺人太甚。

    “既然你们秘宗不留余地,那也别怪我们太玄宗无情!”太玄宗严苛长老冷哼一声,也在这议事大殿里待不下去了,怒甩长袖离开。

    “玦儿,好好准备一下,五日之后就准备动身前往盘铨秘境,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多捞一点,太玄宗弟子能坑就坑,最好让他们一无所获!”秘宗宗主对祝玦笑道。

    “宗主师叔,我真的只有灵基境第十八层!”祝玦无奈解释道。

    “你,这小子!太玄宗的长老都走了,这里就我们秘宗的人了,你还装!”秘宗宗主对祝玦玩笑道,周围的其余秘宗高层也都是露出笑意。

    祝玦什么都好,就是做事太认真,太谨慎小心。

    “宗主师叔,您怎么能去相信那些谣言呢?”祝玦有些头疼说道。

    “好,好,都是谣言,你是灵基境第十八层,我们都相信,到时候,也会这么告诉太玄宗的,你就放心地进入到盘铨秘境吧!”秘宗宗主对祝玦笑道。

    祝玦真想吐血。

    放心进入秘宗?放心进入个锤子!

    太玄宗要知道是祝玦进入,至少得派个灵铸境的进到秘境里面。

    到时候要和一个灵铸境的在秘境里面斗智斗勇,别提有多吃力!

    再加上,祝玦现在还忙着另外两件事,陈景那里的情况究竟怎么样还没有搞清楚,人衍吉凶术的修炼地点也还没有找到。

    “宗主师叔,其实,我在梵心界的机缘还没有消化,暂时还不合适!还是让另一个师弟去吧!也多给别的师弟一点历练的机会!”祝玦去盘铨秘境是绝对不可能去的,便信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闻言,不光是秘宗宗主还是其余秘宗高层果然都是神色一肃。

    祝玦在梵心界的机缘还没有消化完?

    那这小子不闭关,还一天到晚在秘宗到处乱跑!

    而且,在梵心界的机缘还没有消化完,就已经突破到灵铸境了,那要是消化完了,岂不是更不得了?

    那祝玦在梵心界所得的机缘,该是多么非同凡响?

    “你这小子,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和你的其余几个师兄师姐一样去闭关?没有把机缘消化完,不许出你的岭梓小院!”秘宗宗主对祝玦呵斥道。

    盘铨秘境祝玦不去,虽然少了一点优势,但是,相比起梵心界的机缘而言,这点算得了什么?要是不顾祝玦在梵心界得到的机缘的消化,强行把他给派去盘铨秘境,那才真的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是,宗主师叔!”祝玦连忙告退,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事儿给避开了,三两步就离开了议事大殿,真像是要赶忙回去闭关一番。

    而在祝玦离开之后,秘宗高层有人生气道:“祝玦这个小子,以前都还挺谨慎的,怎么去了一趟梵心界就这么不分轻重,连那么重要的机缘都还没消化,就出来乱跑!”

    “此言诧异,我看祝玦这小子是担心我们秘宗在和太玄宗谈判的过程之中吃亏,这才主动现身,暂时把自己在梵心界的机缘放一放,虽然有失轻重,但这份为宗门奉献的心,实属难得!”秘宗的另一个高层叹气道。

    “这小子,没事儿操那么多心干什么?难道一个小小的太玄宗,我们秘宗这么多长辈,还搞不定吗?需要他一个小辈来冒着影响自己未来修炼之途的风险来帮忙?”秘宗高层有人摇摇头,言语之中既有宠溺又有斥责。

    ……

    祝玦没有想到,自己最近的活动,竟然莫名其妙把自己给牵扯进了盘铨秘境的事情之中,还莫名其妙就被强行安排成了灵铸境。

    还好借着消化梵心界的机缘躲过了一劫。

    至于不许自己出岭梓小院,这也没太大关系,反正最近这段时间主要是寻找符合人衍吉凶术的合适修炼地点以及观察陈景的动向。

    只要出岭梓小院的时候,不那么明目张胆就可以了!

    “只是陈景,虽然现在暂时让林澜青呆在自己的院子里,让他的那几个护卫把陈景给镇住了,但这终究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总不能一辈子都让林澜青呆在自己的屋子里面?”祝玦皱眉沉思。

    “必须想一个办法,让一个人能够长期盯着这个陈景,而且,这个人的修为还必须要足够高,至少不能比林澜青的那些护卫差太多!”

    “这样的人选,恐怕在秘宗都得是一个长老才行!”

    祝玦心中很快有了一个想法,保准这个陈景想要搞什么幺蛾子都搞不成。

    “吉凶之地,这样的地方十分神秘,多半是不好找,看来,必须要去翻翻师傅的那些珍藏的典籍了!”在岭梓小院之中,有着左右两个特殊的厢房,一个是祝玦用来装自己的手抄本来的,另一个,则是祝玦的师傅曾经珍藏起来的有着很多隐秘信息的典籍。

    ……

    “宕河师叔,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在秘宗山顶北部有一片红枫小树林,终年被红枫树环绕,四季常红,拒经常经过这片红枫林的弟子所言,这里的红枫,似乎就没有掉过一片叶子。

    而这片红枫林便是秘宗的宕河长老所住的地方。

    这传来的声音大的,将周围的红枫之叶都震的沙沙作响。

    也将正在午睡的老者给震醒。

    “祝玦小子,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说吧,又想来诓骗老头子什么?”在一棵极为粗壮的红枫树上,一个身穿洁白的羽衣,上面绣着一片片精致的红枫之叶的满头淡红色头发的老者斜躺在树干上。

    宕河长老睁开自己的眸子,露出了一双精神烁烁的眸子。

    在他视野的尽头,是踩着奇怪的步伐,在不停兜兜转转,才一点点靠近宕河长老所在的红枫树的祝玦。

    “呵呵!祝玦小子,你这速度,可不像是已经突破了灵铸境的样子!”宕河长老发出有些玩味的笑声,就如同是在看祝玦笑话一般。

    “宕河师叔,我的修为就这样,您还不清楚吗?今天是来给您说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的!”祝玦花了好大的功夫,才终于走过了红枫林的阵法,对着宕河长老无语说道。

    “嘿嘿,那我倒来兴趣了,看看小子你去了梵心界一年,说谎的功夫是不是退步了,若是能够骗得了老头,老头帮你也无妨!”宕河长老直起了身子,对祝玦说道。

    “宕河师叔,我是真有大秘密发现了,不然,这才刚从梵心界回来,哪有那些闲心来骗您!”祝玦往上一跃,就坐到了宕河长老身旁的红枫树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