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二十三章 人衍吉凶术
    “这是?!”

    “竟然真的有哪个黑书的前辈,寻得了预测吉凶祸福之术!”

    祝玦眼眸的瞳孔猛地一缩,在整个话题的通篇,都是无数曾经的黑书拥有者在感叹吉凶祸福之术太难寻找。

    光是去寻找这样的术法,就得一路倒大霉。

    因为预测吉凶祸福之术能够推演天道吉凶,某种程度上是在盗取天机,是对天地的大不敬,本就不该存于世,甚至有人对这样的术法产生念头,都是大罪!

    而往往越是寻找,越是靠近这样的术法,就越会沾染上祸患。

    但是,现在,在这黑书第三页的最下面,却有人寻得了真正的预测吉凶祸福之术。

    “哈哈!很不巧,本盗本天煞孤星,一生都厄运缠身,还怕这吉凶祸福之术带来的祸患?这吉凶祸福之术,简直就是唯有本盗这般人才能找到!”祝玦能够从这遗留的语言之中感受到说话者的肆意张扬以及洋洋得意之色。

    “虽然,记载就是多余的,本盗感觉这黑书也没资格弄死本盗,本盗多半就是这黑书的最后一任拥有者,一切霍乱的终结者。但庄心前辈毕竟立下了规矩,本盗还是将自己已经感悟的吉凶祸福之术记录下来!”

    “但这绝对只是碍于庄心前辈的规矩,是本盗对庄心前辈的尊重,绝对不是本盗对战胜黑书这件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没有信心!”

    “接下来,咳咳!请听本盗详细讲解获取吉凶祸福之术之过程,咳咳!本盗作为天命所弃之人,哼哼!自出生之际百余年间,所遭厄难每日一大起,三小起,共计大难近四千起,小难万余难以统计,身边被牵连致死之人每日不下十人,但本盗依旧坚强地活于世间,天地皆不过尔尔……”

    祝玦一句一句往下看着。

    从这个获得吉凶祸福之术的前辈的言语之中,他可以感知到这位前辈的人生究竟是有多么不幸,每日都是在灾祸之中度过。

    难怪这么多黑书拥有者去找过吉凶祸福之术,都没有找到,反而最终只有这位前辈得手了。

    显示是这位前辈已经倒霉催到,连寻找吉凶祸福之术这件事,都不能使他更倒霉了!

    不过,渐渐看下去,祝玦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因为,这一大段文字,都去了大半了,这位自称“本盗”的前辈还在讲着自己的人生经历,言语间充满着自豪感,显然是讲着讲着就讲嗨了,全然忘了正题,。

    “本盗青年之际……”

    “本盗青年过十岁之际……”

    “本盗……”

    祝玦都有些汗颜了,黑书第三页的纸张就这么大,哪怕是在上面留言的普遍都是修为强大者,能把字写的极小,但这也经不起这位“本盗”前辈这么浪费啊!

    祝玦一直读到很后面,才终于进入正题了。

    “本盗经过艰苦努力奋斗,终于在二十年前在路边捡到了一张大墓图,背面似乎隐隐和吉凶祸福之术有关,记载了分布在不同世界之尽头的三十二座荒古大坟,每一座都藏下来一位无上大帝,本盗历尽二十年,将这三十二座大坟尽数挖通,获得了三十二片残片,终聚集成了这吉凶祸福之术,名为共有三卷,分别为天衍吉凶术,地衍吉凶术和人衍吉凶术!”

    “天衍吉凶术和地衍吉凶术乃是最上乘的吉凶祸福之术,比起人衍吉凶术要厉害很多,不光能预测,还能改命掩盖,可惜唯有拥有天道之体和地轮之体之人才有资格修行,常人只能修行人衍吉凶术,唯有预测和躲避之能,如此区别,让本盗觉得唾弃!”

    “欲修行人衍吉凶术,当选择一天地秒地,同时伴有大吉和大凶,吉凶祸福只在咫尺之间,在相冲之点,修行此术,当选人体之上一寄托之物,作为指向物……”

    “考虑到篇幅有限,人衍吉凶术就暂时只记录这初始阶段,此术修行极难,修行之际会有福祸相依,切勿好高骛远,先将此术初始阶段修成,不然,谈及后面也无用!

    ——天盗者”

    人衍吉凶术!

    祝玦的眼眸之中闪烁着兴奋之色。

    要知道,这可是传闻之中的吉凶祸福之术,是超脱了玄术和秘术之外的特殊术法,修炼了能够预测吉凶,届时,他也能够通过人衍吉凶术去感知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存在究竟对自己有多大的威胁了!

    通过吉凶程度的预测,来判断那个存在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距离将自己变成活死人还有多久。

    “这位前辈是叫做天盗者吗?好霸气的名字,这人衍吉凶术,自己必须想办法修成,只可惜,天衍吉凶术和地衍吉凶术,必须要特殊体质的人才能修行!”

    “不过,能修行人衍吉凶术,也够了!”

    而且,这人衍吉凶术的修炼本就是极度困难,各种条件也颇为苛刻,换成天衍吉凶术和地衍吉凶术多半将更为夸张。

    这样看来,祝玦能修炼出人衍吉凶术的初始阶段就已经是很难得了。

    “需要选择一处,同时伴有大吉和大凶的地方才行!”祝玦皱了皱眉。

    究竟什么样的地方才算是符合条件的呢?

    “祝玦师兄,宗主请您去议事大殿一趟!”就在祝玦思索一一比对之际,岭梓小院外传来了传讯的声音。

    ……

    秘宗,议事大殿。

    棕灰色的大殿里,一根根石柱子雕刻着各种珍奇异兽,异草灵花,周围的墙壁上方玄奥古朴的花纹密布,往中央看,是两排石质的椅子。

    能在这个大殿里坐上位置的,都是身份显赫之辈。

    当祝玦在一个弟子的引领下,进入到议事大殿的时候,眼眸一扫,就看到了整个秘宗的小半高层都已经在这里。

    还有就是在右侧首位的一个陌生的耄耋老人。

    不用说,在这个时期,还出现在这里的,祝玦又不认识的,也就只有太玄宗的那个长老了!

    这耄耋老人整个人都是跟个标枪似的,一张脸冷冰冰,要多臭就有多臭,简直就跟谁欠了他钱似的。

    特别是当祝玦出现在大殿里的时候,这个太玄宗长老明显眼眸里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显然,因为近期发生的某件事情,导致太玄宗在和秘宗的谈判之中,变得有些不利起来。

    而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就出现在眼前,如果不是在秘宗的话,这个太玄宗长老当场就会把祝玦给灭了,以解心头之恨。

    “见过宗主师叔!”祝玦向最中间的秘宗宗主行礼道。

    祝玦并没有管一旁的那个太玄宗长老,他早就有了被太玄宗长老记恨的心理准备。

    这又是在秘宗,就是自己把这太玄宗长老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这家伙也翻不出风浪来。

    “玦儿啊,这次叫你过来,其实是因为是在亿万大山,距离我们这里不远的一座大山里,发现了盘铨秘境,我们秘宗需要有人提前进去探探情况,为后面众多弟子进去做准备!”

    盘铨秘境?

    祝玦的神情微微一动。

    盘铨是一个人名,这个人具体如今是死是活也没人知道,但是,他所制造的盘铨秘境确实十分有名,在洺玄界的历史上,这个秘境至少出现过不止一千次了。

    每一次出现,都会使得发现他的人是又爱又恨!

    传闻盘铨秘境之中珍宝众多,就隐藏在盘铨秘宗之中,需要人经历各种磨难,去找去发现才能获得。

    但是,这个秘境和别的秘境比起来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进入到里面是要门票的!

    而这个门票,不是说什么狗血的散落在世界各处的十三张令牌,而是就是字面意思,花钱买的门票。

    也就是说,找到了盘铨秘境,进去,就是要花钱!

    每一个名额,根据进入者的修为不同,所需要的钱也不同。

    当然,对于盘铨秘境来说,所谓的钱,就是灵石和各种珍宝。

    知道了盘铨秘境出现,祝玦也就明白了,为什么秘宗和太玄宗会坐在一起好好商量这件事了!

    “盘铨秘境,想来你也该清楚,这个秘宗里面的珍宝不少,但是,所需要的入场的灵石数量也不少,若是进入太多的人或者是修为太强者,所花费的灵石太多,或许连本儿都找不回来。”

    “这就是一场交易和赌博,若是赢了就大赚,输了就会亏损!”秘宗宗主向着祝玦说道。

    秘宗宗主说的祝玦都懂,而且,祝玦还顺便推理出,此次的盘铨秘境多半是秘宗和太玄宗同时发现的,双方肯定就陷入了一定的对峙当中。

    因为盘铨秘境并不是进去的人越多越好,也不是进去的人越强越好,而是要恰到好处,在尽量少交门票钱的前提下,获取更多的利益。

    然而,现在是两宗同时发现的。

    这就意味着两宗在进去之后一定会发生争抢。

    这样,就不光要考虑,派多少人进入盘铨秘境能够最划算,还要考虑到和太玄宗的争抢。

    正常情况下,人是越少越好,但问题是,人少了抢不过,但要多派人,又该多派多少呢?

    若是两宗为了争抢过对方,一味地多派人,最后,人越开越多,投入进入的灵石多了,还是便宜了盘桓秘境。

    所以现在,两宗是坐下来商量,先确定一个统一的人数,究竟派多少人,每个人的修为又有多少,或者,直接确定一个门票灵石限额,在这个限额之下,随便怎么派人。

    于是,谈判的焦点就落在了究竟是前一种方案,还是后一种方案?

    秘宗主张的是后一种方案,而太玄宗则是前一种。

    至于为什么?

    因为太玄宗年轻一辈的弟子里面最高就是灵基境十八层的,若是选择前一种,他们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要求修为最高不能超过灵基境第十八层。

    而这样一来,就可以把秘宗前往梵心界的那五个人全部都剔除在外。

    然而,若是按照后一种方法,秘宗就可以把灵石资源都堆积在五个最强的弟子身上,到时候他们拿什么去争?

    人海战术的作用并不是那么有用,很容易就被各个击破了。

    在祝玦没有出现之前,太玄宗是计划通过自己的弟子不断挑战秘宗弟子来对秘宗施压的。

    要知道,在自己的地盘,无数弟子被别的宗门的人压的喘不过气来,这不管是对于新生弟子,还是对于宗门而言,都是一种很严重的打击,是一种深深的耻辱,甚至会影响到很多弟子的正常修行。

    谁知道,这祝玦一出现,还没有出手,不光把事情给搅黄了,还把秘术盗窃这事儿多少给牵连到了太玄宗身上。

    现在,每次太玄宗长老和秘宗宗主争论不休的时候,秘宗宗主总是会来一个自家的秘术不安全,总有贼惦记,把太玄宗长老恶心的不行。

    “你们秘宗,要派一个灵铸境的人进去探秘境?”

    “不行,这样,对于我们太玄宗太不公平了!”太玄宗长老一眼看不穿祝玦的修为,惊悚这个家伙身上究竟有着什么宝贝来掩饰修为,也更加确定绝对不能让这个刚从梵心界回来的人先进盘铨秘境。

    到时候,这个家伙,查探秘境情况的同时,估计就能卷走不少的宝贝!

    他们太玄宗,千防万防,不就是在防秘宗进入梵心界的那五个人吗?

    太玄宗长老心里就是想不通了,为什么别的人从梵心界回来都要闭关修炼那么久,而这个叫祝玦的就那么与众不同,直接修为突破一个大境界,最近似乎又突破还引起了异像。

    这般不按常理出牌,搞的他们太玄宗被动不已。

    “你们也可以派一个灵铸境的人进去啊?”秘宗宗主嘿嘿一笑道。

    祝玦这小子终于回来了,还直接就突破到灵铸境,这可谓不是一个大惊喜。

    而且,祝玦的修为连他都看不透,除非是通过别的另类的方法去试探,但毕竟是自家弟子,大家都在传祝玦突破到灵铸境了,他这个宗主又还有什么你要必要去多此一吗?

    “宗主师叔,您误会了,外界谣言而已,弟子仅仅是灵基境第十八层而已!”祝玦很老实地说道。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老实啊,如果宗主师叔真的把他当成灵铸境给推进盘铨秘境了,那太玄宗肯定也会想办法弄一个灵铸境的人进盘铨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