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二十二章 时间长流下的会和
    回到岭梓小院之中,祝玦从眉心了拖出了黑书,翻到第三页,上面的字迹变成了“陈景(陈伏天)”。

    陈景的后面为什么又会对了陈伏天三个字?

    难不成是名景字伏天?

    当然,祝玦也只是想想,黑书绝对不可能莫名巧妙来这么一手。

    前面两页的人名也都只是单单一个名字,哪来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也就是说,这个陈景身上一定发生了某种变故,才使得后面又多了一个陈伏天,也正是这个陈伏天才使得陈景修为恢复,再做突破。

    祝玦眉头皱起,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发出“哒哒”的响声。

    这个陈景,在修为恢复之后,竟然能够隐藏地那么好,不仅仅他看不出一点儿端倪,就连林澜青身旁的护卫也丝毫没有察觉,绝对不简单。

    不过,这个家伙还要掩饰隐藏自己,说明还是忌惮于自己等人,或者说忌惮于林澜青的护卫?

    祝玦最后来了一手让林澜青不要离开自己的院子,就是为了暂时将陈景给困在里面。

    “能够拥有黑书承认的仇敌资格的人果然很容易出问题啊,哪怕是看起来一个平平无奇的家仆,都闹出这么幺蛾子!”祝玦感到头疼无比。

    ……

    林澜青虽然不知道祝玦突然让他暂时留在院子之中不要离开的原因,但是,出于对祝玦的信任,最近几天,他就老老实实地留在院子里。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而他的几个护卫自己也一刻没有离开地守护在他的身边。

    而这就苦了陈伏天了!

    如今他的修为才堪堪达到灵基境第十层,也就和灵铸境的人过过招,绝对不是那李老和另外两个中年人的对手。

    稍有异动,就会被发现。

    若是引起了注视,自己修为恢复的事情也瞒不住了!

    要是再被废第二次,可没有第二段仙灵木来帮自己恢复了。

    这林澜青一日不出院子,他陈伏天一日就要困在这厢房里,一动不敢动。

    可恶啊!

    那个该死的家伙,为什么有事没事让林澜青留在院子里不出去?

    世界那么大,多出去看看不行吗?

    想自己堂堂伏天大帝,竟然沦落到如同一只发蛆的老鼠一般窝在这里!

    若是被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困住就算了,然而,事实上,却是一个低等世界的一些低级修行者骑在了他的头上。

    “不行,再这样下去,太被动了,必须得找到破局的办法,要么想办法把林澜青给引出去,要么就是自己可以再把修为给突破一下,只要能够进入到灵铸境,哪怕依旧不是那个李老的对手,但是,却可以施展一门潜行的高级玄术,成功逃离这里!”陈伏天心中谋划道。

    要无缘无故把林澜青给引出去实在是太难了,还是在祝玦已经提醒过林澜青要留在院子里的前提下。

    时间再这么耗下去,陈伏天真担心哪一天自己被林澜青想起来,一个不对就送去见阎王了。

    而要突破到灵铸境,也是千难万难,皇黄天经哪儿都好,坏就坏在修炼需要海量的资源,没有了资源支撑,哪怕是他一时半会儿也突破不了。

    除非,自己能够再额外找到一些修炼资源?

    “话说回来,这秘宗地处亿万大山,偏偏选在这座大山之上建宗,说明这块儿地方绝对不简单,难不成,这里还有一些隐藏的常人看不出来的东西?”陈伏天陡然之间想到。

    一念至此,他抬了抬头,注意到那李老此刻正常闭目眼神,只留了一丝精神力在林澜青身上。

    他只需要注意一点,不引起另外两个中年护卫的注意就行了。

    陈伏天眼睛眨了眨,原本乌黑的眸子,开始变得犹如紫色的翡翠一般,散发着淡淡的紫光,这紫光往地上一投,陈伏天的视野就穿过了厚厚的山石地层。

    将整个秘宗地下的情景尽收于双眼之中。

    数息时间过后,陈景才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眸子。

    而此刻,他的眸子一片灰白,双眼陷入了黑暗之中。

    以他如今的修为强启紫晶瞳,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内,他将什么都看不见,完全失明。

    然而,这样的代价,对于陈伏天而言,绝对是值得的!

    哪怕双目失明,但他的嘴角的笑意却越发浓烈。

    这秘宗地下的大山,果然有着大秘密啊!

    看似只是亿万大山外围的一座普通的山丘,但实际暗合天地山川聚汇之灵脉,位于九窍八笼外的一个核心点,在亿万大山聚拢天地大势,汇聚无尽灵气的时候,这大山就好比一个偷偷摸摸的小贼,每次都偷那么一点东西,汇聚到自己身体里面,行成了珍贵的地灵之气。

    而这地灵之气可是难得的宝物。

    若是自己能够将其从大山之中吸取出来,那突破到灵铸之境不是梦。

    只是……陈伏天皱了皱眉。

    这大山之中的地灵之气,显然早已是被秘宗的高层给注意到了,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被收拢到了一起,可以说是别人的囊中之物了,只有周围还游离着一小部分。

    “先不谈此时自己正需要提升修为来脱离险境,单单是这地灵之气就万分珍贵,是自己提升修为的绝佳资源,若是错过了这次,以后再想得到就难了!”陈伏天喃喃道。

    这地灵之气都是在秘宗的护宗阵法之内,在外界是没有一丝机会取得的,反而是如今他所在的这个地方,是摄取地灵之气的绝佳位置。

    “以目前自己的状况,要摄取这地灵之气,风险太大了!但是,收益也很大,所以,必须冒险一试!”陈伏天做下了决定。

    要摄取这地灵之气,还要在悄无声息之间,陈伏天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掩龙秘术,将地灵之气掩盖为普通的气流,一点点吸引过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只是,这掩龙秘术多少有点遮蔽天机的意思,以他现在的灵魂状态施展起来,每一次都必然会遭受猛烈的反噬!

    “如今也只能硬扛反噬了!修行哪一步不是充满了危险?”陈伏天咬牙道。

    当陈伏天默默施展隐龙秘术之时,一股无形的牵引力量随着汇入到地下,形成了一个圆筒薄膜似的东西,当这东西在地下穿梭之时,途经那些离散的地灵之气,就将其收集到了圆筒内。

    在外界看来,这圆筒薄膜似的东西似乎并不存在,只是一束普通的气流而已。

    “哼!”陈伏天发出一声痛哼,秘术施展中断,于此同时,他的一双耳朵里面冒出鲜血,外界的声音却是暂时听不到了。

    “收集到了一丝地灵之气……”陈伏天发出有些虚弱的声音。

    至于他的耳朵,没有个一个月的治疗,是别想再听见了。

    这就是他以低修为强行施展隐龙秘术的代价。

    当然,一丝地灵之气是远远不够的,陈伏天在大概休息一天之后,再次施展。

    反正听觉不行了还有嗅觉,嗅觉不行了还有说话,不能说话了也还有四肢,代价多的是,他也付得起,直到收集足够自己所需的地灵之气为止。

    到时候,不光能从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还能顺便去把那个叫祝玦的蝼蚁给解决了。

    这个家伙,还活在世界上,真的是膈应人。

    ……

    祝玦想起,自从黑书的第三页出现后,自己就一直都在为第三页的人选而发愁,还没有认认真真看过第三页的背面,自己已经牺牲的前辈们,究竟留下了哪内容。

    前面两页主要都是庄心前辈对于黑书功能的一些补充,算是常识性了解。

    那这第三页呢?

    当祝玦翻开了第三页的背面的时候,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甚至有些乱糟糟的小字。

    乍一看,笔记就有很多种。

    显然是由很多不同的人写上去的。

    有的一行行小字后面有署名,表明了是哪个反抗黑书的前辈写的,有的甚至连署名都没有,就是光秃秃的一句话。

    “哎,杜江前辈就这么死在了上一页,果然,天妒英才,太过才华横溢,也是要早夭的!”

    杜江前辈,赫然就是那位首次总结出黑书的仇敌标准,而且,在自己的世界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第三个有资格成为他仇敌的人。

    “我算了算,我最多活到第十页,就是极限了!”

    “根据目前的研究来看,除了极少数像是杜江前辈那样的奇才一样,大多数人在前五页都还是比较安全的,分水岭是第六页!第十页则是第二个分水岭——周末”

    “我试验了一下,之前前辈们提到的将仇敌的修为废除永远不可进步是否可行,事实证明,如果已经写上名字,那就产生了某种因果关系,废除修为视为杀死,那一页也将空出来,但如果是写上名字之前废除了就没关系,但是,反过来推理,若废除修为后,还能写上名字,后来者就要小心了,这仇敌绝对不简单,甚至有些恐怖,此人名字慎重书写——陈信子”

    祝玦看完这条遗留的文字,心里有点发堵,这指的不就是陈景这个家伙吗?

    连黑书上的前辈们都认为这种是危险分子了?

    “我悔啊!后悔没有听陈信子前辈的嘱托,早知如此,宁愿冒着被梦狱妖吞噬灵魂的风险,也要换一个,后来者务必谨慎,我应该活不到下一页了——张照轩”

    祝玦心里有些发慌,更是确定了自己想尽办法也要把陈景这个风险给抹平了。

    他可不想像这个张照轩前辈一样,连黑书的第四页都见不到。

    “究竟多少个仇敌的修为突破,才会引起体内叛逆的反叛,变成活死人?”

    祝玦突然注意到,黑书的这一块儿像是单独被人划分了出来,所有人都很重视这一块儿,在最开始就写着这么一句话,就像是某个人确定了一个话题,下面是不同的参与者在跨越着时空分享自己的研究和心得。

    “我觉得关于多少仇敌修为突破会引发叛逆,变成活死人,这个没有固定的说法,因为受到了太多因素的影响,例如修炼体系不同,每个仇敌的修为不同,天赋不同引起每个境界也不同,黑书拥有者自身修炼状况的不同,都会影响到这个数量……”

    祝玦看完这句话,沉思之际也觉得有道理,身体里面发生叛乱,说到底是那个存在的积累底蕴不再受到黑书拥有者实力的压制。

    而以上因素的不同,都会影响到那个存在的变强。

    如今,在黑书里,大家都习惯把那个会引起自己变成活死人的来自于黑书的修为叛贼称之为“那个存在”。

    “我觉得我们去研究出具体的数量没有任何参考意义,因为后来者肯定和我们前来者不一样!不过,归根结底,我们是想知道,身体里面的那个存在究竟成长到了什么程度,心里好有个谱,不然,每天都感觉自己在死亡线上。”

    祝玦整个人都是为之一动,心脏怦怦跳,这也是他目前最想知道的。

    尤其是因为陈景的突破,引起自己突破到灵基境第十八层之后,就更是迫切了。

    自己究竟是下一步就要成了活死人了,还是,距离活死人,还有比较长的一段距离?

    “那个存在,不可估计,不可感知,只有在最后的时刻才会陡然出现,将我们变成活死人,然后,屠尽所在的世界,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感受的机会,感觉太难研究!”

    在接下来的遗留消息之中,不同时代的人纷纷发表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也尝试了非常多的方法。

    最终,迎来的都是失败!

    那个存在,就是不可感知和估计。

    就在祝玦都快要心灰意冷的时候,又有人提出了新的看法。

    “那个存在,不可直接感知和估计,或许可以从侧面试试。不管那个存在再怎么厉害,它终究逃不过命运和因果,若是有人可以找到吉凶祸福之术,说不定可以借预测自己的吉凶来判断那个存在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吉凶祸福之术,现在存世的都是小道,怕是不足以准确预测,要想找到真正的此类术法,怕是得在那些远古遗迹,荒古大坟之中寻找!”

    “难……”

    “难……”

    “难……”

    根据这些前辈遗留的信息,祝玦深深感受到他们付出的努力,不要看或许只是一句丧气话,一个丧气词,但是,在这些话的背后,可能都是这些前辈拿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去反抗了一番,却依旧没有结果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