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二十一章 试探陈景
    首先可以排除的是陈景,毕竟这个家伙刚刚才被废了,还要突破修为,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且,这家伙之前也不过是一个家仆,现在落难,就更没有资格去谈什么突破了。

    然后,就可以来讨论讨论剩下两个人。

    秦煅笙,乃是天剑墟墟主的儿子,天生悟性非凡,然而,却有着一个极其奇怪的身体,那就是突破修为所需要的资源呈几何倍数,天剑墟在供应了他到灵铸境之后,就再也供不起了。

    传闻,要让秦煅笙成功突破到下一个境界,可能需要耗损掉整个天剑墟的十分之一的底蕴。

    而天剑墟是洺玄界最顶级的一流宗门,起耗损之夸张可想而知。

    另外,秦煅笙若是突破,那就是灵铸境的修为突破,所给祝玦带来的增益,绝对不止刚刚那一点儿。

    祝玦早在很久以前就距离灵基境只有一步之遥了。

    就算没有这次的突破,也就三两月的事情。

    所以,秦煅笙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是风烟云,归天圣地的圣主之女,因为年幼时喜欢书画,修炼逐渐自成一派,把自己体内的经脉也给改造成了书画的样子,想以此开辟出自己喜欢的另一条大道。

    结果,自己的书画大道开没开辟出来另说,反正,修炼的大道是给堵死了!

    如今,也是停留在灵铸境。

    和秦煅笙是一样的,灵铸境的修为突破绝对不是让祝玦仅仅突破到灵基境第十八层那么简单。

    若是这两个家伙的话,祝玦这个时候,也该成为活死人了,而不是还能在这儿思考。

    那么,三个人不都给排除掉了?

    祝玦想到了以前经常听的两句话:“首先排除一个正确答案”,“当你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后,那剩下的,哪怕再不可能也是正确答案”!

    难道,真的是陈景?

    秦煅笙和风烟云是绝对不可能的,好像就只有陈景勉强才说的过去。

    ……

    林澜青见突破异像消失之后,祝玦就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时而皱眉,时而嘴角一弯,时而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林澜青心中有数。

    传闻有的天骄在产生突破异像之后,立刻就能获得相应境界的顿悟。

    在这顿悟状态下,持续一分钟,相当于平常修炼半个月。

    林澜青保持着端着礼盒的手臂不动,不敢发出一点声响,这礼盒里面的宝物特殊,那刻画着纹路的石板极其沉重,林澜青的胳膊都有些打颤了。

    如果发出一点儿动静的话,都可能会打断祝玦师兄的顿悟。

    林澜青是万万不敢去做这种断人机缘之事的。

    只是,这祝玦师兄,怎么顿悟顿悟的这么久呢?

    寻常人也就几分钟,不超过十分钟的样子。

    而祝玦师兄已经快要有二十分钟了!

    这顿悟的效果这般卓群吗?

    ……

    祝玦脑海里浮现出关于陈景的总总资料,想要从其中找出一些异常的地方。

    如果真是这家伙的话,这家伙才刚被我放心地写进黑书里面,转眼就开始突破,这是在打脸吗?

    不管如何,必须得找个机会,去探探这个陈景。

    究竟是出了什么幺蛾子?

    好好的废柴不当,偏要去逆袭!

    “哐当!”一声极其沉重的砸桌子的声音打断了祝玦的思路。

    “抱歉,祝玦师兄,此物沉重,我实在是端不住了!”林澜青满脸歉意说道。

    “无妨!”祝玦无所谓道。

    林澜青心中叹气,更是佩服,连顿悟这种事情被打断,祝玦师兄依旧是风轻云淡。

    “恭喜祝玦师兄突破,还携带异像!”林澜青祝贺道。

    异像?

    祝玦刚刚沉浸在突破和揪出那个搞事情的仇敌之中,还真没注意到什么异像。

    不过,考虑到这异像多半是因为黑书引起的突破才出现的,心里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感受到了那来自于老天爷的嘲讽。

    这异像,明明是催命的象征!

    “澜青师弟,我突然想起一些事情,想要问问陈景,知道是否方便?”

    林澜青微微一愣。

    这个时候祝玦师兄为什么会想要见陈景呢?

    这么突然的要求让林澜青有些多想。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祝玦师兄以如此诚意待他,他又怎么还能够多加怀疑呢?

    “当然没问题!”林澜青说道。

    “只是,祝玦师兄还是要先把澜青的赔礼收下!”林澜青推过眼前的这个东西,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这东西在他身前放了那么久,竟然差点没有找到机会送出去。

    “这是?”祝玦皱眉。

    只见眼前的礼物之中,放置着一块刻着文字的石板,上面一个个文字都充满了岁月的气息,偶尔闪过几次灰色的流光。

    “先前让祝玦师兄损失了秘法,如今给祝玦师兄弥补回来!”林澜青笑道。

    对于这个秘法,林澜青还是很有自信的,乃是很高级的地字秘,在秘宗这样的二流宗门,也是极其少见的。

    “那就多谢澜青师弟了!”祝玦面无表情地收下,并没有太多惊喜之色,就好像仅仅只是给林澜青台阶下一般。

    然而实际上,祝玦心里也惊叹这林澜青不愧是七王爷之后,地字秘秘法,随手就拿出来。

    而他所拥有的那些秘法,不过都是人字秘的秘法。

    这一笔买卖,可以说血赚。

    ……

    林澜青的小院子之中,意识到林澜青以及几个护卫都一同离开了,只剩下一个灵铸境的家仆在看守自己。

    陈伏天,也就是陈景,马上开始修炼皇黄天经,消化脑海之中的仙灵木。

    金黄色的光芒在他的四肢百骸之中流窜,每每经过一些躯体残破之地,这金黄色的光芒就会暗淡一份,而相应的躯体则是发出轻微的响声,开始一点点修复。

    而这些光芒暗淡到极致的时候,又会重新流回祝玦的脑海。

    一段翠绿欲滴的细圆木头在里面悬空着,枝丫上延展出的两片嫩叶像是绿色的玉石,精致美丽。

    而金黄的光芒猛然闯了进来,从这段精致的木头上略过,吞噬其中一片叶子,马上就变得极其耀眼,重新流淌出来,进入陈伏天的躯体,开始将他的肉身修复。

    在短短一柱香之后,陈伏天的躯体就修复完成了。

    但他并没有满足于此。

    虽然,之前的陈景已经有着灵基境第十层的修为,但是,在陈伏天看来,那修为的质量太差了,所以,他就趁此机会,将修为重修一下。

    而由于这具躯体,之前就是有着修为的,重修变得很简单,主要是靠着皇黄天经和仙灵木的改造。

    半个时辰之后。

    陈伏天的修为一路攀升,很快从灵基境一层到达十层,才停滞下来。

    以陈伏天的修炼功法再加上用到的修炼宝物,那突破绝对是一路带异像,挡也挡不住。

    只是,如今他还没有脱离险境,这异像只能隐藏起来。

    旁人想要隐藏起异像是不可能的,但他陈伏天是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花了一整段仙灵木,怎么才到灵基境十层?怎么感觉好像有一部分能量被偷走了?难道是自己修炼的皇黄天经的根基太稳固了,远超想象,这才耗费了过多的资源?不管如何,自己这这灵基境十层,都要相当于普通的灵铸境了!”陈伏天喃喃道。

    有了和普通的灵铸境相对抗的实力,陈伏天才能够闯过外面的那个灵铸境的家仆的看守。

    如果可以的话,陈伏天很想将那个家仆杀了,算是倾泻一下自己最近心中的憋屈之意。

    陈伏天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此刻在秘宗里面,可不方便杀人,还是先逃离这里最好。

    只要离开了秘宗,外面就是亿万大山,随便往哪个地方一躲,那就是海阔凭鱼跃,谁也拿自己没办法。

    而且,这亿万大山里面资源丰富,等在这个地方修炼一段时间,归来之时,哪怕是这秘宗,自己也大可闯的,报仇就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你就在前面好好守着吧!”陈伏天冷笑看了一眼那蹲在树上的家仆,自己则是要从小院子的后面绕过围墙。

    如何只是一个灵铸境,是绝对不可能发现他的。

    除非林澜青带着自己的护卫回来。

    “公子,你们回来了!一切正常!”小院子树上的那个家仆突然从树上落下,向着眼前的林澜青行礼。

    而就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李老和另外两个中年护卫悄悄守护着。

    “好,我带祝玦师兄来看看陈景!”林澜青微微一笑道,就领着祝玦向着关押陈景的那个厢房而去。

    此刻,还在厢房里没有逃离的陈伏天脸色微微一青。

    这尼玛?

    真是说不得!

    林澜青已经回来,那他的那些护卫也回来了,以那些人的动静,自己稍有异动,就能够发现。

    最让陈伏天紧张的是,祝玦和林澜青是冲着他来的?

    是打算对他做些什么嘛?

    陈伏天眼眸之中寒光明灭不定。

    “咔吱!”厢房的门户被打开,一道光线射进来,露出了门外的两道身影。

    祝玦在推开厢房的门时,就立刻寻找陈景的身影,他还真怕陈景突破之后,连人都不在这儿了。

    当他看到那蜷缩在墙角里,一身虚弱劲儿的身影时,显然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此刻的陈景可以说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那身躯蜷缩在角落里,露出的皮肤满是污秽,里面隐隐覆盖的猩红之色,可以知道这个家伙究竟受了多么沉重的伤势,空气之中传来一股腥臭之感,应该是伤口已经有些糜烂了。

    如今的陈景,恐怕也只是说勉强还有着一个普通人的生命力。

    像是一条臭虫一样被摆放在这里,只等着被扔出去的一天。

    这样的陈景,真的是能够再突破修为的?

    祝玦的眼眸里充满了怀疑。

    有一瞬间,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然而,祝玦想了想,还是更加相信自己对黑书的判断。

    ……

    陈伏天想了一下,终究还是觉得,自己先忍了!

    所以,马上就对自己做出了伪装,装成重伤不治的样子。

    以他曾经的修为阅历,再加上精通无数的玄术秘法,要做这样的伪装,简直就很玩儿似的。

    而且,他敢肯定,除非是那个姓李的老者亲自走近检查,谁也别想发现自己实际上修为已经恢复,甚至连伤势都完全治好了。

    如今,自己都重伤成这个样子了?

    你们还好意思把我给重伤第二次不成?

    只要等这些家伙一离开,自己就马上溜走跑人。

    ……

    “这个家伙,究竟是不是在装?”祝玦在厢房里轻轻踱步着,眉头微皱思考道。

    他不时瞥了一眼陈景,试图找到其中的破绽。

    毕竟林澜青还在一旁,他也不好直接走过去踹上几脚来试探。

    而且,这个家伙本身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如果不是装的,那自己踹死了怎么办?

    又去重新给黑书第三页找一个?

    “陈景,抬起头来!”祝玦对着陈景说道,“我还遗失了一本重要的秘术,当日你是否藏来了!”

    披头散发盖住自己脸庞的陈伏天脸色不岔,他已经拥有了陈景的记忆,自然也知道,祝玦那些秘术不过是一些毫无价值的手抄本。

    而且,一些区区人字秘秘术,又有何资格值得自己贪图?

    “没有……”陈伏天冷冰冰说道,语气之中不忘故意虚弱,还袒露着一丝修为被废的麻木和绝望。

    只希望快点把这个家伙打发走,自己好逃离!

    “哦,看来,是我记错了吗,只能回去再找找!”祝玦有些头疼地说道。

    “好了,澜青师弟,我的话暂时问完了,就先回去了!对了,近日,秘宗有一些事宜需要处理,还请澜青师弟能够一直留在院子之中哪里也不要离去!”祝玦说道。

    “好的,祝玦师兄……”林澜青微微一愣,没怎么反应过来,下意识回答道。

    祝玦今天的举动太奇怪了,特意跟着他来见陈景,竟然只是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而且,最后还嘱托他不要离开院子!

    这让林澜青一头雾水,根本想不透祝玦的目的何在。

    不过,在经历了上次的事件之后,林澜青再也不敢小看祝玦了,此人一切看起来莫名其妙的行动,后面必然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深意。

    如果只是站在常人的思维上,去进行平庸的思考,是绝对不能懂祝玦师兄的。

    祝玦在面无表情之中离开了林澜青的院子,在回到岭梓小院的那一刻,整张脸都是冰冷之色。

    陈景,就是这个家伙!

    绝对已经回复了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