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二十章 请求回到上一个境界
    黑书:

    第一页,秦煅笙;

    第二页,风烟云;

    第三页,陈景。

    祝玦合上了黑书,这是目前自己所记录的三个仇敌。

    目前为止,这三个人的情况都还算平稳,修为一直停滞不前,没有给祝玦带来任何实质性的麻烦。

    “这三个家伙,最好还是一直平平无奇下去的好。”祝玦发出由衷的祝愿。

    不过,自己计划的如此周密,人选也极为严苛,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

    “这里……是哪里?”林澜青所在的小院的一个偏僻厢房之中,一个少年蜷缩在墙角,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呢喃之声。

    随着他的意识变得略微清晰起来,全身突然传来一股剧痛,猛烈地刺激他的神经大脑,差点又让他给晕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修为呢?我的修为没有了,难不成在最后的大战之中我失败了,被黑轮圣皇活捉,还将我的修为也一并给废了?”这个少年说出了一些完全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

    然而,当他徐徐睁开自己的双眼的时刻,那露出的一对儿眼珠子里,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隐隐散发的尊贵气质。

    “啊!”一股极端的刺痛之意传来,一连串的不属于他的记忆输送到他的意识之中。

    “原来如此,我原本的身体已经被摧毁了,只留下一丝残魂,现在,是夺舍了一个叫做陈景的少年的躯体!”这个说出胡言乱语的少年扶起自己的身子,艰难地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之上。

    当他感受了一圈儿自己的身体之后,眉头微微皱了一皱。

    “这未免也太倒霉了,竟然夺舍了一具这么糟糕的躯体,不光修炼天赋极低,天命之中也没有福缘,修为更是被人给废了!”

    “更吐血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还被人甩的团团转,被胜北将军府的人耍,被林澜青抛弃,被一个叫祝玦的混蛋引诱,能够混的这么差劲儿的,也是独此一份了!”这少年对于自己的前身露出了极为明显的鄙弃之色。

    “罢了,被我夺舍,也算是你的福缘。从今以后,我既是现在的陈景,也是以前的陈伏天,陈景的恩怨,便由我来承担吧!你没报的仇,也由我来报吧!”这少年眼眸闪过一丝冷光道。

    哪怕之前的陈景再废,但毕竟如今的他,毕竟,是夺舍了陈景,陈景的过去,也将变成他的过去,该承担的恩怨,他也无法逃避。

    又何况,如今,他还被当作叛徒和盗贼关在这里?

    处于一个比较危险的境地。

    这次夺舍,若自己还死了,那可就真的死了。

    “这个院子里有几个修为比较强的,虽然相比起我全盛时期,连蝼蚁都不如,但当下,我还是要小心一点的。”

    “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逃离林澜青的关押,逃离秘宗这个地方!”陈伏天呢喃道。

    若是继续留在这里,以他目前被废的修为,那可以说是任人宰割啊!

    而要离开这里,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是不行的。

    必须要多少恢复一些修为才行。

    “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修炼这部功法!”陈伏天想起了自己曾经获得过的一部天经,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部皇黄天经,是所有功法里面,对修炼资质要求最低的,甚至,在修炼的过程之中,还能不断修复身体,加强身体的愈合能力,改善修炼的天赋。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修炼者的悟性要求极高,而且,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陈伏天露出了一丝苦笑。

    “还好,在最后残魂逃离的时候,我裹挟了一段仙灵木,用这段天材地宝来作为这天经的奠基之物,应该能够使得我在三个月的时间内,突破到灵铸境!”陈伏天心中谋划道。

    只是,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以他如今的境遇,能不能过撑过三个月?

    陈伏天感到有些头疼。

    若是陈景的仇敌在短时间内就对他动手,那他可能真的就要被动了。

    “先修炼皇黄天经,剩下的,船到桥头自然直!”陈伏天想到。

    ……

    “祝玦师兄,澜青前来拜访!”岭梓小院门口,林澜青一大早就来叫门,连身边的护卫都很同意他和祝玦多走动走动。

    祝玦打开大门,看着台阶下的狐裘少年林澜青,面无表情下的内心却满是悲凉之色。

    祝玦是怎么都想不通,究竟是自己的计划哪里出了问题,这林澜青不是应该恨死自己了才对嘛?

    可这一脸“难得见知己”,还带着一个礼盒的样子,哪里像是半分仇敌的模样?

    “澜青师弟,不怪我?”祝玦犹豫了一下,出言试探。

    “祝玦师兄,真当澜青愚钝不成,连祝玦师兄这点安排都看不懂?”林澜青感觉自己和祝玦经过上次的事情已经是熟络了起来,不由打趣道。

    你看出来了?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为什么还一脸笑嘻嘻,不是应该脸色一板,眼眸杀气森森吗?

    所以,你究竟看出来了个什么鬼东西?

    祝玦张口欲再问,但是一想,最终还是没有张口。

    问太多,若是让人联想到自己因为某种原因,是在有目的地制造仇敌,那才真的是严重了。

    黑书,可是自己最大的软肋啊!

    “澜青师弟,能够明白便好!”祝玦微微一笑,既然已经被林澜青给误会了,那就干脆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加深一下两人的友谊。

    虽然这一次没能成功将林澜青写到黑书的第三页上,但那是因为没有让林澜青成功恨上自己的缘故,而林澜青本身还是很符合黑书制定的仇敌标准的。

    有句话,叫做越亲密的人,一旦闹出矛盾来,反而越仇视!

    当下和林澜青建立一些和善关系,也方便以后在找不到合适的目标的时候,随时找到林澜青,拿他来应应急。

    想到这里,祝玦感觉自己被黑书缠上,真的是太悲哀了,注定和很多人都无法成为朋友。

    能成为自己朋友的,可能就有那种要么天赋逆天到自己不敢写,背景深厚到不可仰视,天命好到整个世界都要当亲儿子的家伙。

    “这样一想,我突然有点好想快点儿有这样的朋友……”祝玦心道。

    “澜青师弟,陈景,你们打算怎么处置?”陈景可是已经登记在了自己的小黑书上面,祝玦很关心这个家伙之后会怎么样。

    “嗯……实不相瞒,我希望,祝玦师兄能够允许我饶陈景一命!”林澜青向祝玦拱了拱手说道。

    祝玦是绝对不希望陈景死的,陈景最好的结局,就是回到平凡世界,安详地度过自己普通的一生,而不是一年之后坟头草都三丈高了。

    原本他还担心林澜青出自军事世家,受“军法严苛”的影响,可能会将陈景处死,如今看来,林澜青多少因为自己无法修炼的缘故,更加重视身边的人。

    陈景虽然背叛,但废掉修为即可,可以许他一世的普通生活。

    对于这样的结果,祝玦当然是举双手赞成。

    “陈景乃是澜青师弟的家仆,澜青师弟自行处置即可!”虽然心里很满意很开心,但是,为了避免引人生疑,也不能显露出来,只能装出一副我给你面子才同意的样子。

    “多谢!”林澜青心里微微送了口气,最后的一点小麻烦也解决,也使得接下来他和祝玦的交谈沟通轻松随意了很多。

    “祝玦师兄,这是澜青的赔偿之物!”林澜青推出礼盒,然后缓缓打开,露出里面的一块土黄色的石板类的东西。

    林澜青正要介绍此物为何,就见到他正前方的祝玦脸色猛地一变。

    “祝玦师兄,莫非认识此物?”林澜青奇怪道。

    在他的印象之中,祝玦一直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失色的模样。

    下一刻,更加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整个岭梓小院周围的灵气猛的被牵动,迅速集成一个漩涡,向着中心疯狂旋转,行成了一个灵力漏斗,散发着淡淡的莹白之光,犹如白玉制作一番,又犹如惊世瑰宝。

    在这白玉漏斗的周围,还有一点点的灵气形成一个个拇指大小的涡流,大体呈现出九宫八卦的分布,隐隐带着一丝的玄奥。

    这白玉漏斗出现在了祝玦的头顶之上,大量的灵气疯狂往祝玦的身体之中灌注。

    “这是突破境界的异像!”林澜青惊诧道。

    “祝玦师兄方才明明还在与我交谈,为何,突然之间就突破了?”

    “而且,还引发了少有的异像!”

    这还能够一边与人交谈,一边就把修为给突破了的吗?

    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而且,更是引发了无数天骄都羡慕不已的异像!

    林澜青抬头望着祝玦头上的那个白玉漏斗,通体都是由灵气构建而成,散发着灵气独有的迷人光芒,整个的形态总体像是漏斗,细看又像是一个涡流,灵气成丝,汇聚到祝玦的天灵之处。

    林澜青目色复杂,心里要说不羡慕是假的。

    随即,他想起了祝玦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又轻轻一笑,释然开来。

    “想来,这次的突破,应该是祝玦师兄之前前往梵心界所得的机缘所致,有了这突破异像,祝玦师兄以后的修炼之途,要远比之前更加广阔!”林澜青淡淡道。

    于此同时,在岭梓小院外保护林澜青的李老等人,也感受到了祝玦突破的异像,纷纷惊骇。

    “这才是突破灵基境第十八层,就有此等异像,此方世界,未来天骄,又要多了一个人物啊!”李老感叹道。

    之前,他虽然也挺看重祝玦,但更多的是看重祝玦的心性智慧,但终究修为底子差了很多,才堪堪灵基境第十七层,而现在,虽然不过才加了一层,但是,却是有着突破异像的,其中的意义完全不同。

    足足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岭梓小院的异像才慢慢散去,那白玉一般的灵力漏斗和周围的细小涡流一点点消失,这个小院子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除了某人的修为从灵基境第十七层,变到了灵基境第十八层。

    “恭喜祝玦师兄!”林澜青连忙笑着祝贺道。

    林澜青很清楚,今日祝玦的这一突破,看似只是灵基境的一个小小的境界突破,但对于祝玦的意义,可谓非比寻常,也意味着祝玦在今后的洺玄界天骄行列之中,会有一个真正的席位。

    毕竟,突破异像,在整个洺玄界都是很少的。

    虽然,祝玦师兄的异像比起他在皇都见到的一些异像要简陋一些。

    但异像就是异像!

    哪怕再简陋的异像,都是无数人追捧不到的。

    而此刻,祝玦还在呆滞当中!

    我突破了?

    我是灵基境第十八层了?

    为什么我会突然就突破了?

    我撒也没干啊?

    等等……

    秦煅笙,风烟云,陈景,是你们哪个龟儿子在搞鬼?

    当反应过来的祝玦是一阵后怕,后背浸出汗水,搭在桌子上的那只手都是不自觉绷紧了,上面青筋凸起。

    祝玦最近都在忙于处理黑书的事情,修炼的时间偏少,再加上许久灵魂没有回归肉身,一直在熟悉,是断不可能会修为突破的。

    但是,刚刚就是修为突破了!

    而且,突破的毫无道理。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突破了!

    除了黑书的原因之外,祝玦再也想不到别的!

    黑书现在,一共三页,一共写了三个仇敌的名字。

    方才一定是有哪个仇敌有了修为上的突破,才会使得自己也跟着突破了!

    该死啊!

    究竟是哪个家伙?

    祝玦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刚刚可是直接有了一个小境界的突破,也就是说自己身体里的修为叛徒正式有了第一次成长发育。

    该不会直接就把自己给变成活死人了吧?

    还好!

    还好!

    祝玦大概检查了一下后,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有了一个小境界的突破,但还完全没有到达可以让身体里的那个叛徒控制自己的程度。

    而且,由于没有到达那个极限值,使得所有的修为都是犹如祝玦自己的一样,可以十分方便的使用,完全没有一点隔阂。

    但对于这样有着明显后遗症的修为,祝玦是完全喜欢不起来。

    如果可以再回到灵基境第十七层就好了。

    祝玦心里那叫一个忧伤。

    在确认了自己暂时没有修为之忧的时候,祝玦转过来就是开始思考究竟是自己的哪个仇敌出现问题。

    秦煅烧,风烟云还是陈景?

    这三个家伙,不都应该一直保持着自己“平平无奇”的特点。

    哪怕前两个家世显贵,但不该明显是那种扶不起的刘阿斗吗?

    修为突破,不该是永远都不存在的。

    饿死都不可能突破修为的!

    不行,必须得好好想想,究竟是哪个家伙出了问题。

    既然已经有人在突破,说明这个人身上一定是发生了某种意外。

    隐患已经存在,只有及时发现,才能及时阻止。

    如今,才突破一次,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要是,再接着突破,自己这条小命就真的没了。

    要将一切防患于未然,才是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