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九章 第三页仇敌确定!
    祝玦在岭梓小院里静静等着林澜青把一切都想明白的时候,到时候就能够顺利在黑书第三页写上名字,解决这次的麻烦。

    而陈景,祝玦在让人象征性地审问了一下之后,就送回到了林澜青的院子。

    陈景若想要在林澜青那里继续活下去,就只能够咬死自己是冤枉的,一个劲儿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至于院子里的那些秘术典籍,祝玦也随意收拾了一下,又重新堆回了之前的那个屋子里面,被毁掉的那几本,也没有太在意。

    反正这些都是自家师傅在幼年的时候逼着自己默写的,足足一百零八本,除了纪念价值以外,并没有太多作用,真正的原版还在另外一个地方藏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

    秘术盗窃是发生在早上的事情,祝玦给了林澜青一个下午的时间来想清楚这件事并相信。

    然而,到了傍晚,祝玦信心满满地来尝试将黑书第三页写上林澜青的名字,却是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成。

    “既然都能够调动灰色迷雾,为什么会无法写出名字?!”

    ……

    “看来,我们对这个祝玦的感官,要进一步转变了!”李老脸色有些复杂之意。

    而此刻,在他们的书案前方,摆着一封又一封的书信,这些书信都是陈景和婪皇朝的胜北将军府邸的管家的通信。

    也是陈景背叛了林澜青的铁证!

    至于被祝玦送回来的陈景,也早就被他们拘禁了起来。

    胜北将军是如今婪皇朝新崛起的一家军方势力,曾在北边和蛮荒一族的战争之中屡建奇功,正面击溃过蛮荒一族有名的很多强大血脉勇士,在蛮荒一族里威名赫赫。

    也为婪皇朝稳定了北边的战局。

    在如今的婪皇朝可谓是一位新贵。

    而这位胜北将军在朝中党羽众多,背后更是当今的皇后娘娘,与皇后娘娘乃是表兄妹的关系。

    可以说,如今的胜北将军,在整个婪皇朝用如日中天来形容都可以。

    而很不巧的是,胜北将军在朝廷军方利益上和七王爷一家多有矛盾,期间发生的摩擦更是使得两家仇恨颇深,七王爷一家的子弟对于胜北将军敌视颇多,更是忌讳家中人和任何胜北将军一家的人有纠葛。

    而陈景的这些书信,无不表明了他和胜北将军一家暗通已久,并且想要通过林澜青来对付七王爷一家。

    这是让林澜青一众人绝对无法忍受的。

    林澜青神色沉默,内心复杂无比,陈景去偷盗秘宗的秘术,比起投靠向胜北将军还要让他更容易接受一些,这样赤裸裸的背叛,让他的心脏感到无比压抑。

    “看来,在这件事情上,是我们误会了祝玦师兄了!”林澜青端坐在塌上,脑海之中渐渐接受了陈景背叛的事实,并逐渐将这件难受的事情边缘化。

    “祝玦师兄,能够这样好的处理,真的费心了!”林澜青淡淡道。

    通过后续的一系列信息的收集,林澜青等人已经把整个事件都搞清楚了。

    至于之前所想的,祝玦为了能够影响到太玄宗和秘宗的谈判,而选择牺牲掉陈景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从这些书信里,能够看出陈景一直对一些高级秘术和玄术感兴趣,胜北将军府的管家也是以此来引诱他的,同时,他们也隐隐提到了秘宗的秘术,也就是说,陈景偷盗秘术早有预谋,并非冤枉!”

    “在进行偷盗之前,陈景肯定提前去过岭梓小院周围踩点了,也就是那个时候,陈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祝玦师兄发现了!”

    “在之后,祝玦师兄应该经历了一晚上的犹豫和思考,最终才有了今日的做法!”

    “先是将秘术置于院子地面上,又关掉了大部分的阵法,然后故意同我一起离开,使得陈景能够顺利进入岭梓小院,启动阵法,捉贼拿脏。”

    “这样做,有几点好处,一是能够顺便警告对秘宗秘术图谋不轨的人,二是能够缓解近些日子来秘宗和太玄宗的一个紧迫关系,但最重要的还是第三点,在悄无声息之间解决了胜北将军埋葬在我身边的这个卧底!”林澜青心里都不得不佩服。

    胜北将军府和七王爷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类似于陈景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若是光明正大地将陈景作为胜北将军府的卧底处决,必然会引起胜北将军府的警惕,产生后续一系列的麻烦。

    而此次秘术盗窃事件,则产生了一个很好的烟雾弹效果。

    “而且,陈景毕竟是我的家仆,做出这样的犹如门楣的事情,本该牵连到我,甚至进一步影响到王府的的声誉,但是,祝玦师兄似乎早已看破一切,将这起偷盗事件在陈景这个地方戛然而止,完全不提和我以及太玄宗有关的任何事情,这也间接将我们的声誉影响降到了最低!”

    “给陈景定罪的方法,是通过一个检验谎言的宝物,但仔细一想,其实完全没有必要那么麻烦,只需要开启院子里的监控阵法,但为何连监控阵法都要关掉呢?原因很简单,不想留下太过确凿的证据,而是使得整个事件都偏向于模糊化,这样想以此来做文章的政敌,也找不到特别明确的由头!”

    “事后马上就将陈景送回,交给我们自己处置!”

    林澜青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都给弄清楚了。

    此时曲曲折折,实在是太过复杂,如若不仔细分析,定然会陷入某个死胡同之中,只看到这个事件很片面的一面,最终完全不知事情之全貌真相。

    “祝玦师兄也真是大胆,若是我们没有发现陈景暗通胜北将军府的书信,不能多想一层,陈景再倒打一耙,怕是要恩将仇报,冤枉祝玦师兄了!”林澜青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损失了陈景这个家仆,但是,能够得到祝玦这样的好友,还是让他心情转好。

    “但转念一想,其实祝玦师兄已经提示的很明显了,只是我近年来沉浸于修行的失败,脑瓜子已经愚钝,没能第一时间想到。陷害了陈景虽然能够解决太玄宗弟子的麻烦,但实际上也得罪了我们七王府,这笔买卖对于秘宗完全不划算,我与祝玦师兄又无冤无仇,总不能就为了平白无故多我这么一个仇敌!这完全不符合无敌之人的作风。”林澜青又进一步分析道。

    此刻,林澜青又想到了今日上午离去之时,祝玦的提醒,“知人知面不知心”,那时还以为是祝玦师兄作为幕后之人的挑衅之语,现在看来,其实是在提醒他。

    猛然,林澜青又想起来在测试谎言的时候,祝玦师兄故意问了他修为几何这个问题。

    想来也是知道他一直深陷其中,心中郁结,才故意拿到明面上来,让自己直面此时,而非一直逃避。

    “没想到,此行竟然能够结识像祝玦师兄这样的奇人!也算不虚此行!”林澜青总算是明白了祝玦“无敌之人”的称呼是怎么来的,心中不由佩服。

    像祝玦师兄这样的人,若都当不起这样的称呼,又还有谁有资格呢?

    “此人心思如此细腻,又难得待人真诚,不显山不露水,无形之间就帮我们解决了一个麻烦,且不求回报,当的上年轻一辈的俊杰啊!”此时此刻,连李老都不禁称赞道。

    一旁的两个中年人神色惊讶,要知道,以李老这么多年的阅历,可是很少能够这般去称赞一个年轻人的。

    “此次却是欠了祝玦师兄一个大的人情,明日早上我们再去好好感谢一番!”林澜青笑道。

    心中已经在想明日要准备什么登门拜访的礼物了!

    ……

    随着时间一点点推进,午夜也越来越近,祝玦内心的慌张开始泛滥起来。

    黑书第三页迟迟写不上林澜青的名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按照自己的计划,哪怕林澜青是一个愚钝之人,但是,在周围的护卫的提醒下,也该明白了次事件的来龙去脉才对,也是时候开始对自己产生敌意了。

    而且,最奇怪的是,黑书的第三页,上面的灰色迷雾都可以操纵了,就是写不上名字。这在以前还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以前要么是灰色迷雾无法操作,说明没有可供选择的仇敌对象,要么就是可以操纵,马上就写上了相应仇敌的名字。

    “等等……难道是?!”祝玦猛然之间明白了过来。

    “应该确实产生了一个符合黑书要求的仇敌,但是,这个仇敌,并不是林澜青!”祝玦皱起了眉头。

    林澜青或许是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仇敌,只不过,可能是因为某种不知道的原因,不符合黑书制定的资格,才写不上。

    但是,不是林澜青,那是的灰色迷雾能够操纵的,还有谁呢?

    自己回到洺玄界,也不过才短短一日的时间,除了计划好的林澜青,又还有谁可以成为自己的仇敌?

    “难不成,是……陈景?!”祝玦想起了那个被自己当作工具人,坑的找不着北的陈景。

    如果还有谁有可能恨上自己的话,那一定就是这个家伙了!

    “不对,陈景仅仅只是一个家仆,怎么可能满足黑书的资格呢?”

    “难不成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来不及了,第三日的午夜已经快到了,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去再寻找下一个目标了,趁着最后还有时间,去查一查这个陈景,如果没有太大问题,那就是他了!”虽然祝玦可以直接尝试写陈景的名字。

    但是,出于谨慎起见,他不想写一个一点都不了解的仇敌的名字上去。

    尤其是黑书选择的仇敌,那都是具备了一定的独特之处的!

    趁着距离午夜还有最后的几个时辰,祝玦发动起自己所有的关系,开始探查陈景的情况,只是奈何时间实在有限,陈景又仅仅只是林澜青身旁的一个家仆,没什么人关注,查到的东西属实有限。

    不过,根据这些有限的信息,祝玦多多少少也能够确认一些东西了。

    “五岁就是林澜青的家仆,一直从事端茶倒水的工作,如果是身份斐然之人,不可能这样委屈自己。修为只有灵基境十层,也不是什么天赋超绝之辈。被自己坑成这样,运气什么的,也谈不上。这么说来,这个家伙,很符合一种情况啊,那就是废柴逆袭流……”祝玦慢慢分析道。

    “这家伙竟然是个废柴逆袭?!”祝玦神色惊疑。

    这废柴逆袭流,咋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啊?

    “别自己吓自己,废柴逆袭流虽然有点吓人,但是,这也是要根据黑书拥有者的情况来判定的,自己情况并不远多强,所以,这个满足废柴逆袭流的,也不一定会很强。”

    “而且,废柴逆袭流的失败几率很高,也不是每个废柴都能成功逆袭,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的!绝大多数还是半路夭折死亡!”

    “虽然,夭折死亡之后要重新选择一个名字进去,但是,只要这个陈景能活的长久一点,还是可以拖足够的时间!”祝玦这么一分析,心里也稍微松和了一些。

    虽然,选择废柴逆袭流类型,不能一劳永逸,但当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心中有了决定,祝玦再次拿出黑书,操纵着第三页上的灰色迷雾。

    到这里,祝玦略微有些紧张,他还真怕连陈景都写不上。

    不过,幸好,在他的控制下,黑书第三页的迷雾终于变成了“陈景”二字,也证实了,那个符合要求的仇敌就是陈景。

    至此,祝玦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的黑书危机,虽然出了一些意外,但总算还是解决了!

    只不过,选择的目标,从林澜青变成了陈景而已。

    “可惜,陈景已经还给林澜青了,若是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为这样,我就将陈景关在秘宗的某个小山洞里,一切就都尽可能掌握在自己手上了!”祝玦有些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