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八章 局中局,策中策
    催魂秘术虽然施展成功了,但是,陈景毕竟修为低,能够持续的时间不长,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真的,成功了!

    陈景内心的喜悦难以言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让他更是为此次的死里逃生而感到刺激无比。

    于此同时,那放入盒子之中的手也拿了出来。

    “多谢祝玦大人,为我洗脱冤屈!”陈景喜极而泣。

    然而,他的脸色却是突然一僵,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因为,周围的人注意他的眼神,全部都充满了震惊,凌厉之色。

    “怎……怎么了?”陈景心里不妙,却又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

    再仔细一看,却发现,周围的人的眼神,竟然都是落在了他之前伸进盒子的手上。

    陈景的眼眸一缩,原来,此时他的手上,竟然白白净净,没有任何一点污秽。

    而其余所有检验过的人,那只伸进去的手手心都是乌黑的。

    “这不可能,我明明伸进去了的,摸到了那个圆圆的东西!为什么我的手上没有沾上黑渍?”陈景脸色惊慌无比。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自己明明用的是催魂秘术来催眠了自己,手绝对是触碰到了盒子里面的东西的!

    可既然触碰到了,为什么手上没有沾上东西呢?

    然而,话音落下,周围的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盒子里的涂料是一种特殊制品,只有触摸超过了五个呼吸的时间才能够在后上留下印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心里有鬼,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下意识松开了,导致触摸时间没有超过五个呼吸,这才没有留下印记!”

    “另外,里面的东西,也不是圆形,而是一个方形物体,这一点,之前检验过的师兄弟们也应该都知道,你太慌张了,连这点都没注意到!”祝玦语气带着遗憾地说道。

    “不,不会的,我一直是摸着的,我心里没鬼,里面就是圆形的!”陈景不可置信地说道,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毕竟,他都通过催魂秘术来进行自我欺骗了,又何至于要多此一举,这不是去留下更多的漏洞吗?

    这次,陈景是感觉事情真的有些猫腻,自己好像真的是被冤枉了。

    于是,陈景脸色一狠,猛地扑向了祝玦手上的盒子,将其砸在了地面上,顿时,整个盒子四分五裂,露出了里面的一个方形黑色物体。

    真的是方形的!陈景整个内心都是呆滞了,此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好大的胆子,先是偷盗秘术不成,现在,又这般毁坏我秘宗的宝物!”都不用祝玦说什么,秘宗弟子们就先一步发难了。

    “将其拿下!”秘宗弟子一拥而上,迅速就将只有灵基境第十层的陈景给控制住了。

    “公子,救我,我真的是冤枉的啊!”陈景拼命向林澜青求救道。

    然而,他从林澜青的目光里看到了不忍,但是,更多的还是失望。

    “祝玦师兄,此番皆是澜青的过错,事后,关于祝玦师兄损失的秘术和宝物,澜青都会双倍赔偿!”林澜青并没有多说陈景怎么处理,仅仅只是说了事后怎么赔偿祝玦。

    陈景毕竟是他的家仆,惹出的霍乱,造成的损失,他都是要去承担的。

    “这被拆穿之后,连演技都下降了!秘宗弟子冷笑着看着陈景。

    如果说之前的陈景在说冤枉的是让人感到可怜的话,现在的陈景,明显能感受到语气之中的惊慌。

    这分明就是心虚的表现!

    这么明显,怎么可能满的过他们?

    “哎,本来还可以借助这个宝物,从陈景嘴里问出更多的信息的,但看来,现在是不行了!”祝玦的眼眸之中满是心疼之色。

    毕竟,地上这个东西,可是昨天,他足足花了一柱香的时间,才做出来的,上面还布置了一个故弄玄虚的小阵法。

    太玄宗弟子的内心有些阴霾之色,意识到事情有些麻烦了。

    陈景已经确认和秘术盗窃有关,而不管是林澜青还是陈景,都是和他们太玄宗有关的。

    如果秘宗借着这件事和他们太玄宗扯皮,到时候谈判必然又将陷入僵局,甚至不利的局面。

    “澜青师弟,陈景毕竟是你的家仆,按照你们的规矩,如有盗窃他人秘术,该如何处理?”祝玦向林澜青说道。

    林澜青深呼了一口气,来到了陈景面前,望着这个自小跟着自己的家仆,面色复杂,许久,说道:“按照家规,废掉修为,逐出家族!”

    陈景面色顿时苍白。

    对于他而言,要废掉他的修为,那简直就和杀了他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且,为了能够扯上七王爷这层关系,他不惜在林澜青这里忍辱负重,当了这么多年的家仆。

    如今,一切都完了吗?

    “祝玦师兄,可否让我亲自出手!”林澜青说道。

    “澜青师弟,随意!”祝玦微微一笑,哪怕是林澜青不主动请缨,他也会让林澜青亲自来惩戒陈景。

    虽然,他也知道林澜青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这个世界,被废掉修为之后,并不意味着就无法修复了,只不过,动手的人修为越强,对被废者的损伤就越大,要修复的难度就越大,而林澜青不过才灵基境十一层,由他来动手的话,陈景被废的修为要恢复,难度就会相应下降一些。

    不过,哪怕是再下降,也是需要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才行。

    “陈景,你我主仆之缘,至此结束,今后,哪怕你修为尽无,也当改过自身,重新开始!”林澜青叹气说道。

    “不!公子,你要相信我啊,一定是有人使了诈!我是被冤枉的!”陈景抱着林澜青的双腿,涕泗横流地说道。

    林澜青没有再多言,双手翻动之间,在陈景身上的几处落下。

    顿时,陈景感到身体剧痛,传出几声惨叫之声。

    只感到身体的关键几处都被林澜青尽数破坏,那稀少的灵力就断开了,淤堵在身体里面。

    陈景目光无色,内心仅仅剩下一片绝望。

    “盗窃者已经被惩治,不过,考虑到背后可能还有指使者,所以,陈景我们还要带回去审问一下,不过,澜青师弟也请放心,陈景已经受到了该有的惩罚,我们也不会再对他施行过多的折磨,问清楚事情后,就会放他离去!”祝玦对林澜青说道。

    “那就麻烦祝玦师兄了,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心情欠佳,就不多打扰了,先回去休息了!”林澜青的脸色暗淡,陈景的犯错给了他一定的打击,对于祝玦的“无敌之人”也不再感兴趣了。

    “澜青师弟也不必介怀,毕竟,人心难测,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祝玦语气怪异地说道,似乎意有所指。

    感到这一点异常,林澜青皱了皱眉,难不成祝玦是在怀疑他是陈景的幕后指使者不成?

    不过,林澜青也懒得解释了。

    要怀疑就怀疑吧,他也懒得在乎别人的看法。

    这时,在岭梓小院之外,另一个人匆匆走了进来,是林澜青的另一个年轻家仆,死死地看了祝玦一眼。

    祝玦背脊一凉,竟然从这个眼神里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危机感。

    哪怕是秘宗的大师兄也对他造不成这样的感觉。

    这个家伙,是灵铸境!

    祝玦心中感叹,毕竟是七王爷的儿子啊!

    身边的家仆,怎么可能都像是陈景那样的废物?

    而陈景能成为林澜青的家仆,想来也是林澜青心慈手软的结果。

    这个年轻家仆在看了一眼祝玦之后,就来到林澜青的跟前,悄悄对林澜青说了什么。

    随之,林澜青的眼眸猛地瞪大,转身看向了祝玦,目露不可思议之色。

    他脑海之中回荡起祝玦的那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不禁有些心中发冷。

    见此,祝玦连忙去感应了一下黑书的第三页,那怎么都操控不动的灰色迷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可以操控着写一些笔画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写出林澜青的名字。

    祝玦细想,或许是林澜青还心存疑虑。

    刚刚明面上将陈景定罪,而暗地里留下的一些一闪即逝的破绽,应该已经被林澜青的家仆们发现,只要林澜青回去好好想想,想明白了,那写上名字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事情发展到这一份上,祝玦也相对安心了。

    “祝玦师兄,澜青先告辞了!”林澜青语气冷漠。

    ……

    秘宗,一处独立的院子里。

    林澜青和他的家仆们就暂住在这里。

    “李老,究竟是怎么回事?”林澜青端坐在床榻之上。

    在他的前面,是那一直隐藏在暗处保护他的一个老者和两个中年人,以及那个平常显露在外的另一个年轻家仆。

    “澜青,那个叫祝玦的,心思诡诈,此次更是阴谋众多,你恐怕是冤枉陈景了!”李老眉头微微一皱。

    “首先,是那个院子,就有很多问题,里面重重阵法围绕,至少有超过三十六种阵法,其中有十余种低级阵法,应该是那个祝玦布置的,而另外二十来种阵法,则是高级阵法,就连我都很难闯进去,应该是秘宗的长恒长老布置的。”

    “按理说,以陈景的修为,根本不可能闯的进去,但怪就怪在这里,那个院子里的阵法,除了几个拙劣的阵法,其余的阵法全部都停运了!”

    “我检查了一下,里面甚至有监控阵法,也停运了!”

    “再加上此人将所有秘术都搬运出来,放在院子里,就好像是在等着人进去一般!”

    “这确实有些不对劲儿,但也不能完全说明什么……”林澜青脑海之中出现了祝玦那清晰的身影。

    “不错,这仅仅是我发现的第一个问题,还有第二个问题,就是那个检验谎话的盒子,那个盒子,我检查了很多遍,但感觉应该没有那么神奇,就是一个普通的盒子加上了一个装神弄鬼的阵法,里面的那个物件,有着形态变化的痕迹,很可能是某种秘术!”

    “陈景很有可能是摸了那个物件的,只不过,他被祝玦摆了一道!”

    闻言,林澜青的身体一耸,脸色变得逐渐冷漠起来。

    将李老所说的两个问题连接在一起,如果祝玦想要在这个事情上操控并玩弄他们,实在是太简单了。

    “可是,祝玦为什么要这么做,陈景只是一个普通的家仆!”林澜青语气寒冷说道。

    “正因为他是个普通的家仆,所以,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祝玦应该知道你的一层真实身份了!”

    “何解?”林澜青皱眉。

    “祝玦的修为一直被隐匿,哪怕是我都看不透,说明此人必然是有重宝来故意隐瞒了自己的修为,但是,经过我的多重试探,他的修为,应该只有灵基境十七层!”

    “灵基境十七层!?”林澜青猛然明白了过来。

    太玄宗弟子对秘宗弟子一直紧紧相逼,而今日的太玄宗弟子里面,修为最高者为灵基境第十八层,祝玦多半不是对手。

    而秘宗和太玄宗关于那件事的谈判又到了关键时期,必须有一个事件来引起转变,使得秘宗在谈判上能够转化一些劣势。

    在这种情况下,陈景就成了一个牺牲品。

    既能够阻止太玄宗弟子对秘宗弟子的进一步挑衅,又能够使得太玄宗的谈判的时候理亏,可谓一石二鸟,兵不血刃。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一发生他林澜青还要感谢祝玦。

    感谢祝玦为自己揪出了一个偷奸耍滑的家仆,感谢祝玦不因为陈景就牵连到自己身上。

    这就是无敌之人?

    哪怕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也要让别人觉得理亏,是占了自己便宜的,心存感激?

    把别人卖了,还要感谢涕零地为自己数钱?

    “此人当真是奸诈如鬼!”林澜青想通了这些,轻轻吐了一口气说道。

    ……

    祝玦感觉自己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考虑到林澜青的身份以及修炼状况,是很难和林澜青发生什么正面上的冲突的。

    若是一个寻常的对象,祝玦只需像个二世祖一样冲上去揍别人两拳,这梁子就结下了,回去就可以在黑书上写名字了。

    然而,林澜青,估计自己才刚刚起歹心,就要被林澜青身边的人给瞬间制服,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既然不能正面冲突,那就只有从侧面了。

    像今天这样,这般算计了林澜青一次,还让林澜青自己废了自己的家仆,偏偏,一切的漏洞都是侧面的,哪怕是林澜青发现了,也无法用来证明什么,只能咽下这口闷亏。

    而陈景一个家仆的分量,在这个事件里面也刚刚好。

    在私人感情上,有足够的分量,而论及身份地位,终究只是一个家仆。

    七王爷一家,本身就都不愿以势压人,自己吃了亏,就要自己讨回来,又何况只是一个家仆的损失?

    而如果仅仅只是林澜青自己要讨回吃的亏的话,祝玦觉得自己还是应付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