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七章 拼尽一切的求生欲
    众人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明显的惊疑之色,其中有几分是对林澜青的,还有几分是对祝玦手里的黑色盒子的。

    究竟是林澜青有问题,还是祝玦手里的黑色盒子有问题?

    “我说的是真话,这个黑色盒子是没有问题的!”林澜青面无表情地说道。

    众人看向林澜青的目光更是有着几分不对劲儿了。

    单从外表气质来看,此人当属人中龙凤,常人都是难以望其项背,谁知道是虚有其表吗?

    有时候,一个人,还真是难以从面向上去判断啊!

    尤其是太玄宗的一些弟子,他们之前可是被严厉警告过不能过问林澜青的任何事情的,原以为林澜青是哪里来的天之骄子,谁知道竟是个身份背景高的二世祖罢了!

    “怎么了,我不能是灵基境第十一层的吗?”林澜青冷淡的眸子扫过了周围的人的眼睛。

    “没有……没有……”众人连忙尴尬附和道,心中的轻视之意却怎么也消散不了了。

    “修为之事,各有不同,一个人的判定,也不能单单以修为论断……而且,人之一生漫长,必然伴随着沉浮,一时的低迷不能断定最终的结果,同样,一时的成功也不能说未来就一定能够走向世界之巅。”

    “陨落的天骄不少,后发制人的也有很多!”单从心性性格来看,祝玦都是不得不佩服林澜青的。

    只是,黑书的存在,使得林澜青最好还是成为自己的仇敌。

    “祝玦师兄说的是!”众人闻言,有的露出深思之色,似乎领悟了什么。

    林澜青虽然也觉得祝玦说的有道理,只是,他自己身上,目前还没有看到什么希望,只能说借祝玦师兄吉言,以后能够有机会重新踏上修炼之途,扶摇直上吧!

    这是林澜青心中所想,若是祝玦知道了,怕是要后悔刚刚自己随口说的两句镇场子的话,竟然又给了林澜青鼓励的作用吧!

    “这个盒子测试谎言已经验证无疑,现在,我们可以正式来试一试了!”

    “而我要问的问题也很简单,那就是盗窃毁坏秘术的事情,究竟和你们有没有关系,事先你们是否知情?如若和你们无关,也不知情,直接回答没有关系,事先完全不知道就可以了!”祝玦拿起盒子说道。

    “这里毕竟是我们秘宗,那就由秘宗的弟子先来吧!”祝玦拿起盒子来到一个个秘宗弟子的身前。

    在一轮又一轮的检验之后,秘宗弟子都没有什么问题,每一个显示的都是真话。

    “我们秘宗弟子都检验过了,现在,到你们太玄宗弟子了!”

    “哼!此事本就与我们无关,何怕检验?”太玄宗弟子一个个上前去检验。

    完了!完了!

    陈景萎缩在一旁,死死盯着那个检验众人的盒子,衣袍下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也是幸好他穿的衣物偏多,不然,光是浸湿的汗水都能把他给出卖了。

    然而,这暴露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陈景很清楚,等到太玄宗弟子检验完,就该轮到他了。

    而且,祝玦特意把放在最后面,很有可能是已经猜到他在说谎了。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不,我还不能死!

    家族的血仇还没有报!

    自己还没到悔婚的那个可恶的女人面前说莫欺少年穷!

    我是要成为人上人!

    不!

    天无绝人之路!

    我一定还有机会的!

    可是这个黑色的黑子能够检验人说的话的真假,我不论怎么也逃不掉?

    再去恳求林澜青?

    不,林澜青是有原则的人,是不会救自己的!

    等等,如果我能够把这个盒子检验真假的原理搞清楚,是不是还有一丝生机?

    为什么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能够通过触摸就判断出是否在说谎?

    陈景绞尽脑汁,在生死危机之下,拿出了自己的浑身解数,所有的血液都涌向自己的大脑,逼迫自己一定要想出个什么法子来。

    难道是通过说谎时的心跳变化,血流变化,灵力变化和精神力变化?

    不管是什么变化,一定是身体发生了某种改变才会被检测到。

    那如果是自己说的话,自己都相信了,那是不是就不会被发现了?

    也就是把自己都给骗过,是不是就没事了!

    陈景眼前一亮,顿时觉得自己把控到了事情的关键。

    最重要的是,他曾经学过某种催魂的秘术,这还是他的家族还没有毁灭的时候,家族里的家传秘术,这种秘术他从小就在学习,熟悉的就不能再熟悉。

    如果,对自己施展催魂秘术,就可以让自己都短暂地相信自己是被陷害的,是无辜的,到时候一切都是真情流露,这个姓祝的,哪怕宝物再厉害,也不可能检测出自己在说谎。

    祝玦现今才只检验了一半的太玄宗弟子,而自己还有机会对自己催魂。

    陈景心中庆幸,还好祝玦是将自己放到了最后来检验。

    不然,哪怕是有催魂秘术,自己也绝对来不及施展。

    这什么狗屁“无敌之人”,也因为自己的自大而犯了蠢。

    陈景心中一边冷笑,一边运转身体里的灵气,沿着某条神秘的经络运行,开始施展起自己的催魂秘术起来:

    我陈景是林澜青忠心恳恳的家仆,跟随多年,一心一意,今日经过岭梓小院,一道黑影突然而袭,身形宽大,双眼红光,犹如巨大的蝙蝠,让人发冷,一瞬间就将自己俘获,带入空中,而后只感到又一个飞甩,将自己甩到地面,紧接着一把书塞入自己怀中,无数如流火的红色丝线将自己捆绑,我顿感大事不妙,拼命挣扎,怎奈修为有限,精疲力尽,于事无补……

    “太玄宗的弟子,也都没有问题,接着,陈景,到你了!”

    当陈景施展秘术结束的时刻,也正是祝玦将所有太玄宗弟子检测完的时候。

    当然,秘宗弟子和太玄宗弟子本身就是走过场,祝玦也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哦,哦,好的……”陈景眼眸里带着一丝催魂秘术之后的迷茫之色,当回过神来时,顿觉自己今天又倒霉又委屈,不过,还好,这个秘宗的祝玦,有着一个能够检验谎话的宝物,能够替自己证明清白。

    不然,今天,自己还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起了!

    “陈景,你是否完全不知道岭梓小院之中的秘术,刚才你所言,也尽皆属实,有人将你抓住并故意丢到岭梓小院之中,塞给了你大量秘术,以此来陷害你?”祝玦似笑非笑地问道。

    “陈景点所言,句句属实,还望公子和各位还陈景清白!”陈景声泪俱下说道。

    于此同时,盒子上显示了“真话”的标识。

    林澜青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意,只要陈景是被冤枉的,那他也绝对容不得旁人来伤害自己的家仆。

    而太玄宗弟子的脸色也是一喜,既然陈景是被冤枉的,就牵连不到他们太玄宗身上了。

    秘宗弟子神情不悦,同时心中也有些担忧,竟真的有人在秘宗偷偷搅风搅雨,这人怕是来历不简单啊!

    “陈景,看来你确实是被冤枉的,你可以把你的手拿出来了!”祝玦的脸色没有丝毫改变,依旧是那淡淡笑着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