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五章 给我一柱香即可
    “祝玦师兄,此时可能并非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陈景跟了我多年,我多少对他有些了解,而且,若真有人故意谋划设计,此人所图谋之事必定非小,我们必要好好查查此事!”林澜青向祝玦微微拘了一礼,言语之中满是诚恳之色。

    “澜青师弟说的是,待我再来问问你的家仆!”祝玦微微一笑。

    查出幕后谋划之人是不可能的。

    毕竟,真要说谋划的话,这事儿本来就是自己谋划的。

    “陈景,你可记得将你丢进来之人是谁?”

    “我……我没看清楚……”陈景自然说不出来,而且,他知道说的越多,暴露的就越多,选择含糊其辞才是最好的。

    “你最近可有惹恼了什么人?”祝玦又问道。

    “我一直跟在公子身边,好像没有……”陈景露出一丝思索说道。

    “那你可知道,这满地的书是何物?”祝玦皱了皱眉问道。

    “这不就是一些随意摆放的破书和旧书吗?”陈景一脸可怜兮兮、毫不知情地说道。

    此时此刻,陈景可谓拿出浑身解数,拼尽一切努力,要获得大家的信任。

    “嗯……”祝玦低头沉吟,一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样子。

    随后,祝玦又在院子里面四处查看,再进到各个屋子里面,见里面被翻的乱七八糟,脸色微微一黑。

    他为什么把院子的大门虚掩,还把各种秘术都搬到了院子里面,其中一个原因不就是为了自己的其余屋子能够不被弄乱吗?

    这个陈景,还真的是不上道啊!

    “从蛛丝马迹来看,这个偷盗者先是从院子的围墙翻入,然而,第一时间,并没有注意到院子地面的秘术,反而去其余屋子里面翻找……”

    “虽然,所有房间都被翻的很乱,但是,东西一件没少,说明偷盗者并没有在屋子里找到任何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紧接着,他又来到了院子里面,发现了地上的这些旧书似乎并不简单,于是打开翻阅,这才发现这些书都是珍贵的秘术……”

    “最后,就是这个偷盗者太过贪心,触动了赤须流火阵!”

    祝玦简单的分析,让此时还被赤须流火阵困住的陈景额头下意识冒出了冷汗。

    陈景甚至下意识变得有些不太敢去看祝玦的眼睛。

    这个家伙,简直就好像是亲眼看见了他进入到岭梓小院一样。

    不过,幸好,这个祝玦并没有直接就把偷盗者的身份锁定到自己头上。

    “秘术之事,事关重大,尤其是这些秘术都乃是我师傅长恒长老的独门秘术,其中有些典籍异常珍贵,但是,此次被偷盗过程之上,至少有超过十本被焚毁,这些秘术,可能都难以再完全还原!”祝玦的神色极其沉重。

    在场的人都大概明白祝玦的意思,任何秘术的记载都不单单只是文字那么简单,里面还包含着记录着在那个瞬间对秘术的感悟。

    文字可以还原,但感悟不可还原。

    “所以,在最终凶手没有确认之前,不管是我们秘宗弟子,还是你们太玄宗弟子,以及澜青师弟等人,都可能是那个偷盗者!所以,对于接下来的盘查,就还望各位能够多担待了!”祝玦对着周围的人半严肃半带着歉意说道。

    “我等秘宗弟子,行的直坐的端,自然完全配合祝玦师兄调查!”秘宗弟子自家知道自家的事儿,哪个憨憨敢不要命来岭梓小院偷东西?

    反倒是太玄宗弟子和那林澜青一行人是最有嫌疑的!

    “哼!我太玄宗弟子有自己的宗门传承,哪里需要对你们秘宗的秘术感兴趣?”太玄宗弟子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究竟在不在乎,大家心里都有数。

    “我也会和陈景一起好好配合祝玦师兄的调查!”林澜青点头道。

    陈景是从小就跟随着他的,所以无论如何,林澜青都会对他保留着最后一丝的信任。

    而他也打心底里希望,陈景不要让他的这份信任失望。

    “嗯,公子,我也有信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陈景咬牙道。

    实际上,在场所有人里面,恐怕真正对秘术没有兴趣的就只有林澜青了。

    在过去两宗的争执过程之中,太玄宗可没少吃过秘宗秘术的亏,曾经打过无数次这些秘术的主意,只是,都没成功而已。

    不过,这次,太玄宗弟子显然真没参与到里面来。

    要知道,他们太玄宗弟子这次来秘宗不是来拜访秘宗拜访着玩儿的,而是一位重量级的长老在和秘宗谈判着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情关系着太玄宗今后几十年内年轻一辈的修炼资源。

    而这次的谈判本身就充满着难度。

    若是太玄宗再牵扯到盗窃秘术这件事情里面去,那谈判可能就会更加不容易起来。

    包括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在秘宗广场上和众多弟子对战,都是为了尽可能使得谈判对他们变得更有利。

    如今谈判已经到了尾声,怎么可能还自找麻烦?

    再加上,秘宗去了梵心界的天骄都已经回归了,光是眼前的这个祝玦就已经突破到了灵铸境,他们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去恶心和干扰秘宗的人了。

    如果再弄出盗窃秘术的幺蛾子,可想而知,他们太玄宗的人是不想离开秘宗了!

    但是,最让太玄宗弟子们吐血的一件事情是,林澜青现在名义上也是太玄宗弟子,而偏偏又是林澜青的家仆被活捉。

    如果太玄宗想要不受到此事的牵连,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这件事到陈景这里就为止。

    一切都只是陈景的私人行为!

    只是,如今这个秘宗的祝玦一副要严查的样子,事情最后会发展到哪一步,就真的不好说了!

    一念至此,太玄宗弟子们内心陷入了焦急之中。

    本来事情好好的,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着,怎么今日早晨,这个祝玦一出现,形势就陡转之下,变得对他们太玄宗极其不利呢?

    以前怎么没有意识到这个秘宗的祝玦竟然会如此厉害?

    按照他们以往固有的印象,这个秘宗的祝玦,不一向是以亲和的老好人著称,不是叫无敌之人吗,从来不与人找麻烦,如同小绵羊一般?

    “其实,大家也不用过于忧虑紧张,要想查出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偷盗者,又有谁是在说谎,方法很简单,大家给我一柱香的时间便可!”祝玦对着众人微微一笑,神情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