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四章 战火转移,演技飙升
    岭梓小院的大门被推开了。

    在推开之前,祝玦还有些奇怪,因为他看到自己早先留的门好像,并没有被人推开过的样子。

    但是,根据他的感应,院子里的赤须流火阵,确实已经被触动,并且困住了偷盗者,该上钩的鱼终归是上钩了。

    两扇大门徐徐向两边展开,将里面的情景展现了出来。

    祝玦此时的心神也高度集中起来,能否将林澜青变成自己最理想的仇敌,就看接下来自己的操作了。

    没想到,以往营造类似的情景都是为了化敌为友,尽量减少安全隐患,能够多活几年,如今,竟是为了制造仇敌。

    难道以后只能从“天下无敌”变成“天下皆敌”?

    想想都有点心寒。

    总感觉,以后自己的生活,就是在走钢丝啊!

    院子里,一根根赤红的丝线从四面八方聚拢到最中央,那里裹着一个已经快要虚脱的人,从他的眼眸里,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惊慌失措和一种无能为力的颓败之感。

    尤其是当大门推开的一个,像是像在所有人面前裸奔一般。

    显然,他挣扎了很久。

    但是,没有作用。

    秘宗弟子连忙仔细看了看人影,几番确定,是自己不认识的,也没有穿秘宗弟子的服饰,所以,不是秘宗的人。

    二话不说,就开始怒道:

    “好啊,还说不是太玄宗的人!你们这些太玄宗弟子真的太嚣张了,真的当有婪皇朝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秘宗弟子看向太玄宗弟子的眼神极其不善。

    “胡说八道,这不是我们太玄宗的人!你们毫无证据,这是栽赃!”

    太玄宗弟子一看里面的人,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甚至见都没见过,心中不由有些愤怒起来。

    立马驳斥了回来!

    混账!

    他们算是明白了,这些秘宗弟子,是故意想出这样的法子来栽赃陷害他们的!

    这些秘宗弟子竟然如此阴险。

    什么对战,什么灵铸境,怕都是噱头,为的就是给他们太玄宗栽赃上一个大罪名!

    这样,在谈判之中,他们太玄宗必然迎来不利的局面。

    尤其是这么祝玦,一切的意外都是这个家伙出现后才有的,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家伙谋划的。

    此人心机,竟如此深沉!

    若是不反击,要被这些秘宗弟子,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祝玦师兄,各位秘宗和太玄宗的师兄,你们不用各自怀疑了,此人乃是我的家仆,可否让我上前询问一番,必给大家一个交代!”林澜青内心有些压抑,缓缓开口道。

    顿时,所有人都是齐刷刷地看向了林澜青,神情各异。

    怎么又和这个跟着祝玦来的人扯上关系了?

    林澜青的话,打消了秘宗和太玄宗弟子互相之间的怀疑,但是,毫无疑问,也将自己陷入了这次事件最汹涌的漩涡之中。

    将受到所有人的口诛笔伐!

    祝玦心中不禁感慨,这个林澜青,不愧是七王爷家的后代啊。

    自己现在还什么都没做,林澜青就先自己把事情给揽下来了。

    倒省了自己很多功夫。

    不过,这个陈景能够跟着这样一个主子,竟然还有异心,反过来还想坑害自己的主子,可以说真的是狼心狗肺了。

    那接下来,自己坑起来,也毫无心理负担了!

    林澜青此刻内心涌现出无限的惭愧和屈辱之感,甚至有些无法直视周围人的目光。

    不管如何,陈景都是他的家仆。

    家仆犯错,作为主子的他,也理应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这时,有一个太玄宗弟子的脸色微变。

    因为,他终于认出了林澜青是谁了。

    林澜青是最近才出现在太玄宗的弟子,虽然和他们所有太玄宗弟子都不熟,但是,太玄宗的高层却曾警告过他们不能过问林澜青的事情。

    遭了!

    怎么会和林澜青扯上关系?

    这样不光麻烦,而且,他们太玄宗依旧脱不了关系啊!

    这个太玄宗弟子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哦?此人竟是澜青师弟的家仆?”祝玦脸上明显表现出意外和不可思议之色,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犹豫,连带着看向林澜青都有了几分怀疑,然后,权衡了一下才说道:“既然是澜青师弟的家仆,那不管如何,就让澜青师弟当着大家的面审问一下吧!”

    闻言,那个认出林澜青的太玄宗弟子松了口气,让林澜青自己审问的话,应该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多谢祝玦师兄!”林澜青说道,心中有些感动。

    一般情况下,谁会答应林澜青这样的要求啊?

    说不定这个仆人就是你自己指示的,怎么可能让你自己来审问?

    明明只有一日之识,但是,祝玦师兄能够做到这种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

    这也使得林澜青心中更加惭愧起来。

    “为什么?”林澜青深呼一口气,来到陈景面前,脸色复杂地望着眼前被困住的陈景,内心异常沉重。

    他自问从五岁那年起,就将陈景带在身边,虽然没有给陈景太多的荣华富贵,但一直也未曾亏待过。

    为何今日陈景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事情?

    “公子,公子,救我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了,我是被人丢进来的,被人丢进这个院子的,我真的不想进这个院子的啊!我冤枉啊!”陈景被赤须丝线捆绑地有些畸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被抓住之后,陈景差点儿就万念俱灰,但是,一见到林澜青,便知道,如今唯一能够救自己的就只有林澜青了。

    但是,以林澜青的家风,哪怕是林澜青顾忌和自己多年的情分,在这个事情上也不会徇私,反而,会惩治的更加严厉。

    所以,这个罪名,他是绝对不能认的。

    只有这样,才能让林澜青保住自己。

    “你确定,是有人故意把你丢进来的?”林澜青微微皱了皱眉,心里好像有了一丝希冀。

    陈景跟了他多年,幼时便是玩伴,有着不浅的情分,如果今日真的是他主动偷盗,那哪怕是他也绝对不会徇私,但是,若是有人故意坑害陈景,他也一定会把那幕后之人揪出来,绝对不是让陈景受丝毫的委屈。

    “公子,您要为我做主啊!我真的是冤枉的!”陈景像是抓住了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疯狂恳求道,那声音,真的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若不是祝玦知道整个事件的发展,他都差点以为这个陈景是被冤枉的了。

    祝玦是想到了陈景会求助于林澜青,但是,没有想到林澜青的演技竟然出乎意料这么完美。

    但是,这正应了祝玦的心意。

    让祝玦都忍不住要给陈景一个大大的表扬。

    毕竟,祝玦真正的目标并不是陈景,而是林澜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