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三章 集聚舞台
    陈景面露惊喜之色。

    那种在极度紧张危险的情景下,已经做好了将徒劳无功的准备,结果,又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让他高兴地要疯了过去。

    “传言不虚,这秘宗竟然有着如此多的秘术!”陈景将一本又一本的秘术翻出来查阅。

    每一种都有着自己的特殊功效,极其实用,且看介绍形容,都是一些等级不低的珍贵秘术。

    这些秘术,以陈景以往奴仆的身份,几乎是很难接触到的,然而,现在,却像是路边的石头一样摆的满地都是。

    这种幸福感刺激着陈景的神经,让他双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收起来,全都收起来,回去再一本本查看!”陈景如获至宝,一股脑儿地把面前的秘术往怀里塞。

    此刻,心情亢奋的陈景完全没有注意到,随着第一本秘术离开了地面,原本摆放的地方似乎什么被触动了,一道赤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流动向了地下的某个阵法之中。

    而每拿走一本,都会被触动一次,一道道赤红的光芒流向地下。

    地下掩盖的阵法开始延展开来,一层一层到院子的最外边,红光浮现,呈现出规则的几何图案,这时再仔细看,就会发现这院子里,竟然规律地排列着一个个的小洞,直径不过两毫米大小。

    “梭,梭,梭……”一道道赤红的丝线激射而出,从四面八方围剿向最中央的那些被拿走的书籍所在的位置。

    “什么?!”陈景还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之中,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

    那一道道赤红丝线就已经将他四周都封死了,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如同裹着粽子一般,将陈景和他怀里的秘术全部都裹在了一起。

    而当那些赤红丝线和秘术相接触的时候,竟然像是一个个火引子一般,燃起了火星,并迅速扩大,将已经落入陈景手里的秘术尽数焚烧,留下一团没有燃烧殆尽的灰烬。

    “不,这些是我的秘术!”陈景心里是一个撕心裂肺。

    “该死,混蛋!”陈景挣扎着,想要挣脱捆绑他的赤色丝线,心中又急又怒。

    同时也十分后悔,如果不是因为陡然之间发现秘术,他又怎么会大意中了这样的阵法?

    如果不赶紧带着秘术逃离这里的话,他都可以想象被人发现之后,自己的下场会有对么多么地凄惨。

    ……

    秘宗广场之上,秘宗弟子和太玄宗弟子的对战依旧在继续着,打的如火如荼。

    这时,祝玦的眉头突然轻轻皱了起来,似乎隐隐有着不悦之色。

    时刻关注着他的秘宗等弟子,太玄宗等弟子,以及就在他身旁的林澜青感受到祝玦的这一异动,都是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心中浮想联翩。

    秘宗弟子心中万分激动,祝玦师兄终于打算要亲自动手了吗?

    这可是祝玦师兄在从梵心界归来,突破灵铸境后的第一次出手啊!

    而目标,还是这些早就天怒人怨的太玄宗弟子。

    太玄宗弟子心中则有着大大的不妙之感,内心十分着急。

    这个秘宗的弟子祝玦可是有着恐怖的灵铸境的修为,比他们的实力超出了一个大档次,白痴都知道,和此人对战起来,就是单方面被虐!

    但是,事情到了这个程度,也不能随便说后退啊?

    难道跟秘宗弟子说,今天身体偶感不适,对战留待下次?

    这些太玄宗弟子站在对战区域上,可谓是骑虎难下。

    全场,只有林澜青知道,祝玦所要做的事情远没有秘弟子和太玄宗弟子所想的那么简单。

    祝玦不光要解决秘宗弟子最近所受的屈辱,还是要以“无敌之人”的方式,也就是要让对手太玄宗弟子都心服口服,不产生任何敌意。

    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做到?

    林澜青心中十分好奇。

    然而,这时,祝玦终于开口了,神情极其的严肃。

    “就在刚刚,我的岭梓小院,有小偷闯了进来!”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祝玦所说的和他们预料的,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儿,但是,等一回过味来,都是纷纷脸色大变。

    竟然有小偷敢摸进岭梓小院!

    秘宗弟子可是很清楚岭梓小院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祝玦师兄都只是表面上的管理者,实际上却是长恒长老的居所,里面不乏一些珍贵的宝物秘术,向来都是秘宗的一个小禁区,只有祝玦师兄一个人能自由进出。

    太玄宗弟子脸色都是不太好看,实际上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这小偷不管是谁,都来的太好了!

    刚刚好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

    唯有林澜青皱了皱眉,在想为何会这么巧,刚刚好在这个时间点就出了一个小偷。

    难不成这是祝玦的计划,安排一个莫须有的小偷,来化解这次的矛盾?

    反正只要说小偷逃跑了,谁也抓不到,有没有就靠着祝玦一张嘴。

    只是,这样解决,怕只是一个下下策。

    甚至,会适得其反。

    “祝玦师兄的岭梓小院,我们所有秘宗弟子都知道那是长恒长老的地方,根本不敢冒犯打扰,而现在,整个秘宗,除了我们秘宗弟子,就只有你们太玄宗弟子了!”

    “好个太玄宗弟子!名义上打着和我们切磋,实际上,竟然暗藏贼子之心,觊觎我秘宗的秘术!今日,估计也是谋划好的,借切磋名义引出祝玦师兄,然后,对岭梓小院进行偷盗!”这一刹那,所有秘宗弟子都是围了上来,将太玄宗弟子团团围住。

    “你们少血口喷人!”太玄宗弟子脸色一寒。

    本以为这个小偷是个大恩人,无形之中为他们化解了刚才的骑虎难下的局面,谁知道,转眼就要背起这个小偷的黑锅了!

    这偷盗秘宗秘术的黑锅太大,可不是他们能背的起的。

    到时候,估计连长老都要被扣留在这里!

    林澜青望着祝玦,如今的事态可比刚刚还要更严重了。

    “祝玦师兄,我们赶紧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损失。”秘宗弟子们关心道。

    “无妨,那偷盗者已经被我院子里的赤须流火阵给束缚住了!”

    “太玄宗的各位师弟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们秘宗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的,这偷盗者,究竟是谁,只要诸位随我一同回岭梓小院便能解开揭开真相!”

    闻言,秘宗弟子依旧不善地看着太玄宗弟子。

    在他们看来,这整个秘宗,自家弟子是不可能进去偷盗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段时间做客秘宗的太玄宗弟子了。

    而太玄宗弟子相对来说松了一口气

    但心底也有一些担心起来,万一,这个偷盗者,真是他们太玄宗的人,那就完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