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二章 请君入瓮
    实际上,祝玦心里还是挺郁闷的,自己哪里有闲情逸致来管这些太玄宗的弟子啊?再不把林澜青搞定成仇敌,自己都要给黑书的梦狱妖给吸干灵魂了。

    而来到这个广场,仅仅是因为,接下来自己一手打造的这场“仇恨剧”需要有一个合适的背景以及一些足够有影响力的观看人物。

    才能将人物情绪烘托到高潮。

    更何况,他何时又突破到灵铸境了?

    祝玦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现在的自己已经沦落到不光仇敌要被黑书所控制,连修为境界都要由别人做主了吗?

    在祝玦来到秘宗广场之后,秘宗的弟子们都是有了主心骨,心中的犹豫都是消散,开始主动去和太玄宗弟子对战,目的就是为了让祝玦师兄能够大概了解一下这些太玄宗弟子的战斗情况。

    虽然,祝玦师兄已经突破到灵铸境,但是,他们可是十分了解祝玦师兄的,哪怕已经可以凭借修为直接碾压对手,但是,也绝对不鲁莽,归根结底就是不给对手任何一丝丝的机会。

    他们就是祝玦师兄的探路石。

    有一说一,在不断有着秘宗弟子挑战这些太玄宗弟子的时候,祝玦发现这些来自于太玄宗的弟子确实比起预料之中要强了很多,都是一些不错的苗子。

    太玄宗光是找到有这样天赋的弟子必然就是花了不少精力的,后续的培养更不用多说。

    这才出了一批质量远超过他们之前弟子的新生代。

    若是秘宗前往梵心界的那些人不出手,其余弟子还真难拿这些弟子有什么办法。

    “祝玦师兄,看清楚了吗,呆会儿您一个人,就把所有太玄宗弟子都打穿!”秘宗弟子抹了抹嘴边的血迹,虽然落败,但是气势一点不输道。

    “吹什么牛!”太玄宗弟子显然也意识到了秘宗弟子的打算,有些色厉内荏说道。

    哪怕心里有些发虚,但表面上,绝不允许自己落下任何气势。

    不时有太玄宗弟子瞥向不远处的祝玦,不得不说,那一道有些心不在焉的身影,哪怕什么都不做,无形之上也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或许,下一个瞬间,就会出手。

    从梵心界回归的天骄,灵铸境,他们这些连去梵心界的资格都没有的人哪里会是对手?

    然而,随着秘宗弟子和太玄宗弟子们一场场对战的展开和结束,那道伫立在那里的身影却是一直一动不动,仿佛,真的就如他所说,自己就仅仅只是来看看罢了。

    然而,没有人会真的认为祝玦会闲的没事干,站着啥事儿都不干。

    所以,此举必定是有深意的。

    连就在祝玦一旁的林澜青都轻轻皱起了眉头,脑海之中思考着祝玦究竟是为了什么。

    祝玦此行的目的一共应该有两个,一个是解决秘宗和太玄宗弟子之间的摩擦,为秘宗弟子找回场子,另一个则是相自己展现一下,什么才是另一个角度上的“无敌之人”。

    只是,无论怎么想,林澜青似乎都没有办法把两者给联系到一起,并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这还是林澜青头一次看不透一个同龄人。

    祝玦静静地等待着,只不过,他在等的不是秘宗和太玄宗弟子的对战结果,而是某只已经落入圈套的小老鼠。

    ……

    岭梓小院在祝玦和林澜青离开之中,就陷入了寂寥当中,一本本有些陈旧的书整齐地摆在地面上,接受着不断升起的阳光的照射。

    祝玦很粗心地在离开的时候忘记了锁门,甚至于门户上还有一道小缝,这些都彰显着他这个岭梓小院的管理者对于这间小院安全上的放心。

    实际上,自家的师傅都还在小院下的洞口里闭关,又有谁真的能够悄无声息地从这里偷走东西呢?

    然而,哪怕祝玦为可能到来的某只小老鼠准备的再周到,他也会有一些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比如说,此刻,在岭梓小院的南墙上,陈景小心翼翼地翻墙而入。

    岭梓小院的墙不是那么好翻的,毕竟自带着一些阵法,这还使得陈景花了一些在王爷府积累的宝物才成功潜入进来,心疼了好一阵儿。

    这还是祝玦把岭梓小院的一些暗阵给关了的缘故。

    陈景终于得偿所愿地进入到了岭梓小院之中,对于地面上那满是陈旧感的破书他一眼都没有看,毕竟,真正的秘术一般都记录在一些珍贵的材料上,更不会随意地摆在地面上。

    所以,陈景大跨步走过,甚至在一些秘术上狠狠踩了两脚,终于来到了屋子的里屋。

    然而,当他把所有的屋子一件件都搜了个遍的时候,竟然发现什么都没有,之前那几个醉酒的秘宗弟子所说的秘术更是屁都没有看到一个。

    “难不成自己被骗了?”陈景脸色极其阴沉。

    要知道,这次他潜入岭梓小院,可是冒了极其巨大的风险,甚至还有了一笔不小的损失,若是真的这样空手而归,他岂能甘心。

    “应该是我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诸如那样的秘术,必然是极其珍贵的,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放在屋子里面,肯定是有什么密室!”陈景陡然之间想明白了什么,眼睛一亮。

    密室既然称之为密室,自然不是那么好找的,陈景把所有的屋子都检查了个遍,也没有发点中空的地方,这无疑使得他脸色更加难看,内心也随之着急起来。

    要知道,他现在干的可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旦被发现,哪怕是林澜青也保不了他,到时,他身上最大的价值也将失去,日后再难翻身。

    可是,这密室究竟在哪儿呢?

    整个岭梓小院就这么大,如果不是在屋子里,那么,就一定是在……院子里!

    陈景立刻来到了院子,整体观察了一番:“这个院子整体也极为普通,只是,这满地陈旧的书却尤为怪异,上次林澜青来的时候,这里分明是没有摆书的,难道,这些书里隐藏着密室的信息?”

    陈景立刻捡起了地上的书来翻看,不得不说,此时的他尤为着急,已经失去了平时的一些谨慎,干起事来也有些毛手毛脚。

    通过前面几页的阅读,陈景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手里这本破书,记载是一种能够加快玄术释放速度的秘术。

    也就是说,这满地的破书,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