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一章 我只是来看看
    “理所当然,祝玦师兄能成为无敌之人,想来也十分注重身边的人。”林澜青微微一笑道。

    实际上,作为那个曾经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的强大将领的后代,林澜青从小就被教育珍视每一个追随者,哪怕只是一个端茶送水的仆人,将其视为自己的亲人。

    这也是他父亲多年以来,追随者众多,并且都愿以死效之的最大缘由。

    “那就好!”祝玦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秘宗的广场之上,自从太玄宗的人来了之后,这里,就成了很多秘宗弟子最感觉到憋屈的地方。

    因为,这些太玄宗的弟子实在是太嚣张了,每日都会在这里站成一排,划分出一片区域,不断等着秘宗的弟子前来挑战。

    偏偏这些太玄宗弟子在每一次胜利之后,还一副很有礼貌的客人样子。

    “哎呀!这位师兄,你的实力真的是太强了!以我这样的实力,竟然都差一点点就输给你了!”

    “这位师弟,不愧是秘宗弟子啊,差一点点就让我感受到失败的威胁了!”

    “这位师姐,如此美貌动人,如果不是我的实力够强,差点就要被你的美貌俘虏了!”

    太玄宗的弟子们一脸和煦的说道,眼眸之中带着浓烈的心有余悸。

    转身就在身后的一块竖立的布匹上开始了自己的战绩的记录,毫不留情地在太玄宗下面画一个大大的?,在秘宗下面画上大大的?。

    每胜一次,就在布匹上写一次,整整齐齐排满了。

    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而且,无时无刻不挂在这广场上。

    只让秘宗弟子感受到颜面尽失。

    如果有秘宗的人让他们收起来,他们只是会满脸疑惑地说:“我们只是把真实的对战情况给展现出来,在我们太玄宗的时候,大家也都是这样做的,难道你们秘宗这点都要遮遮掩掩吗?”

    “嚣张什么嚣张,不过是趁人之危罢了,等那几位师兄师姐闭关出来,有你们好果子吃的!”秘宗的弟子们只能咬牙暗骂道。

    “早就听闻秘宗有几位天赋还不错的年轻天骄,怎么会同一时间都闭关了呢,而且,刚刚好,正是我们来秘宗拜访的时候?”太玄宗的弟子们有些语气怪异的说道。

    秘宗弟子那叫一个憋屈啊?

    什么叫刚刚好闭关了?

    明明是你们故意挑在这个时间段来的!

    听闻此话,在人群之中,终于有几个年轻的秘宗弟子忍不了了。

    “哼!真以为故意挑在这个时间节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最多明日,祝玦师兄就会来收拾你们,让你们看看秘宗弟子,究竟是什么实力?”

    “可祝玦师兄不是要闭关消化机缘吗?”一些秘宗弟子叹气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祝玦师兄所得机缘特殊,早就已经消化完成,而且,我无意之中感受到他的修为,竟然已经突破到了灵铸境,那可是之前大师兄都没有到的修为境界啊!”

    这样的话语,无疑为广场上的秘宗弟子们打了一记强心剂。

    “真的?这可太好了,早就看这些太玄宗弟子不爽了!”秘宗弟子激动说道,心中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主心骨回归了。

    “我骗你干什么?昨日我们亲自去岭梓小院拜访的,祝玦师兄亲口告诉我们的!”这几个年轻师弟顿时得意说道。

    广场上,太玄宗弟子们自然也听到了这些秘宗弟子的言论,从梵心界归来的祝玦已经消化机缘进入灵铸境?心中都是微微一变。

    虽然表示上张扬跋扈,但他们心里其实也清楚,真要让秘宗最强大的几个弟子出场,他们怕是完全不是对手,他们之中最强的也才灵基境第十八层,只是仗着这段特殊时期,来压一压秘宗的气焰,恶心一下他们,为的就是影响到秘宗和长老的谈判。

    正因为知道那几个去梵心界的暂时要闭关,才这般肆无忌惮。

    然而,却说现在有一个人不用闭关。

    而且,已经突破到灵铸境。

    那可是灵铸境!

    放在太玄宗,都算是权利阶层了。

    若此人真是出现,不是得让此时的他们下不了台?

    不过,听这些秘宗弟子的意思,是要明日再来,自己今日再嚣张一把,明日就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

    若明日秘宗的人前来挑战,就说前几日的战斗已经乏了,不能连番战斗,若再纠缠,便说你们难道是这样对待客人的?若你们真的实在想胜一场,我们直接认输就是了。

    这样一谋划,这些太玄宗弟子顿时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接下来只需要熬过今日即可。

    “没想到,这一年没回秘宗,现在秘宗的广场上,竟然都变得这么热闹了啊!”就在秘宗弟子为自己打气,而太玄宗弟子已经有了退缩之意的时刻,广场入口处传来了一道惊叹之声。

    秘宗一些听出声音是谁的弟子神色顿时一喜。

    果不其然,祝玦师兄来了,这些太玄宗弟子的好日子到头了。

    “祝玦师兄,您来了!”秘宗弟子们的声音很大,嘴型都明显作出夸张的样子,深怕那些太玄宗弟子没有听到,认不出这来人是谁。

    太玄宗弟子们这些内心就有些不淡定了,神色都是微微一变。

    不是说好的明天再来嘛?

    当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广场的入口之处,只见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少年走来,一个身穿雪白的狐裘,神情淡雅,另一个看起来富贵气息比不上那狐裘少年,但一身衣服整洁有度,举止神情之间,竟比起那狐裘少年更胜了一分。

    “你们继续,我只是来看看!”祝玦带着林澜青来到了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显得既不脱离群众,又不会太逼近于人。

    祝玦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没人会真的认为祝玦只是来看看。

    尤其是当一太玄宗弟子和秘宗弟子感受了一下祝玦的修为,竟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踪迹。

    这更是让秘宗弟子心中大定,传言属实,只有灵铸境才会让他们看不出,只是那刚刚说无意之中感知到祝玦师兄的那位,就不知道是怎么感知到的。

    而太玄宗弟子内心就开始有些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