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十章 开始导演
    “公子,既然这秘宗传言有着诸多稀奇古怪的秘术,有的甚至连在王爷府都没有听说过,说不定,真有能够治疗您病情的法子呢?”

    “要不,咱还是抽个时间,去问问这秘宗宗主,有没有能够解决您病情的法子?”

    夜已经深了,在秘宗给林澜青安排的院子之中,其中一个年轻仆人一边给林澜青倒着茶水,一边嬉笑试探着问道。

    另外三个中年人和老者则在院子外面守候。

    这仆人看着今天自家的公子心情不错,便想着能不能劝劝去探探着秘宗的秘法,毕竟,公子连那个什么无聊的“无敌之人”那里都愿意去第二次了,去问问秘宗的秘法,应该也不是太大的事儿。

    “陈景,你跟了我这么多年,难道还不了解我的情况吗?”林澜青脸色微微收敛,一双眸子平静地望着身边的仆人陈景。

    “以父亲在婪皇朝的威望,早就为我搜寻过治病之法,这么多年,依旧无果,这秘宗若是真有相应的治病之法,我父亲早就找来了!”林澜青微微合了合眸子。

    “你也不用为我担心,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

    此次游历世界,林澜青看似是以为自己治病为目的,但实际上,不过是出来透透气而已,对于治病,根本不抱有什么希望。

    甚至于,一次又一次地怀着希望又迎来绝望之后,他已经有些排斥再去求医问药这件事。

    “可是,公子……”陈景还想再劝,但见林澜青的眉头已经渐渐快要皱起来,才闭口不再多言。

    “公子,小仆先告退了。”陈景咧咧索索的退出屋门,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眉头已经是皱的极深,眼眸里有着一些愤恨之色。

    为何公子会对那虚假的“无敌之人”感兴趣,都不愿意再多花点心思在自己的病上?

    陈景想起自己的遭遇,原本是婪皇朝一个城市里一个家族的幼子,幼年家族遭难,父母皆被仇敌所害,自己还被未婚妻退婚,甚至为了抹除掉自己这个耻辱,原本的岳丈大人还派人追杀。

    自己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尊严丧尽。

    在机缘巧合之下,逃亡之时,被七王爷家的一位公子选中,成为了其仆人。

    原以为,跟了林澜青,自己会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然而,谁知道,几乎没有得到什么修炼上的帮助,本身修炼天赋不是太好,王爷府的修炼之法也接触不到,如今还是灵基境第十层,只能感谢端茶送水的活儿。

    这样的日子,陈景过了整整十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这整整十年,自己毫无作为。

    陈景真的有些无法忍受自己再这样下去了!

    如果说,林澜青能够治好自己的病,以后在婪皇朝一飞冲天,那他还有一丝盼头。

    然而,现实的残酷,让如今的陈景开始逐渐清醒过来。

    或许,是时候,走上另外一条路了。

    公子,希望你不要怪我。

    陈景离开林澜青的院子之后,就在秘宗的一些地方闲逛着,突然,却是有着两个喝醉酒的秘宗弟子从不远处经过。

    “这些太玄宗弟子,实在是太嚣张了,等到从梵心界归来的天骄们腾出手来,必然要他们好看!”

    “没错,不说那些修炼战斗天赋骇人的几个师兄师姐们,单单是祝玦师兄,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祝玦师兄们,他倒是很少和人动手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祝玦师兄可是长恒长老的关门弟子,你知道长恒长老有多少秘术吗?”

    “强化肉身的,加速修炼的,提升玄术释放速度和威力的,甚至是改变修炼资质的,多的数都数不清楚,咱们整个秘宗的一大半秘术,都是长恒长老提供的!”

    “而祝玦师兄,作为他唯一的关门弟子,这些秘术可都是享受到了的!”

    “真羡慕祝玦师兄啊!”

    “而且,告诉你个秘密啊,我还听说啊,祝玦师兄原本的修炼天赋很一般,当年突破灵基境第一层,都足足花了一年,最后,是长恒长老找来了秘术的材料,帮助祝玦师兄改变了修炼资质,如今才能摇身一变,成为我们秘宗最强大的一些人里面的一个!不然,怕是在整个秘宗都是垫底的!”

    “真的?!”

    “而且,更有传闻,长恒长老的全部秘术都放在岭梓小院,由祝玦师兄一个人看守着!”

    两个喝醉酒的秘宗弟子很快从陈景身旁踉踉跄跄地走过。

    而一直杵在原地的陈景,眼眸子里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他完全没有想到,秘宗竟然有着如此庞大,种类繁多的秘术!

    而且,就在那个小小的,近在咫尺的院子里!

    正常情况下,想要从岭梓小院之中偷走一些秘术,绝非容易之事,但是,陈景知道,明日早晨,这个祝玦,可是和林澜青有约的。

    如今的陈景,已经打心里不想要再称呼林澜青为公子了。

    ……

    “祝玦师兄,今日就烦请讲解了!”林澜青依旧是一个人独自来到了岭梓小院,向祝玦客气道。

    “好,不过,我已经一年未曾回来,你要等我先把这些秘术搬出来晒晒!”祝玦缓缓打开一旁的房门,将上面的四个大书柜上面的一本本陈旧的书册子搬了出来,一本本摊在院子的地板之上。

    “这些是长恒长老的秘术?祝玦师兄,就如此轻率地放在院子地上?”林澜青心中诧异道。

    “哈哈!这是我师傅的院子,难道还有什么人要来偷不成?”祝玦无所谓地摆了摆手道。

    数百本秘术摆了整个院子满满一地。

    “澜青师弟,我们走吧,随我一起去秘宗的的广场,近日来,你们太玄宗的弟子和我们秘宗的弟子,可是来往地很热闹啊!”祝玦的话似乎意有所指。

    林澜青皱了皱眉,他自身实际上只是挂了一个太玄宗的名头,是不想参与到其中的弯弯绕绕的事情的。

    只是,今日本就是为了见识祝玦究竟是如何做到“无敌之人”的,那解决秘宗和太玄宗的矛盾,显然是一件恰到好处的例子。

    祝玦难道是想借这件事来给自己展示一下自己“无敌之人”的名头不是名不副实的?

    “好的。”如此一想,林澜青答应道。

    “澜青师弟,听闻你还有几个仆从,怎么不见带在身旁呢?”

    “也算不得什么仆从,其中三人是家中的长辈,陪我一起过来的,另外两个,也是打小的玩伴儿,一起陪同我罢了。如今,我在秘宗之内,又来拜访祝玦师兄,自然不用时刻麻烦他们跟着我。”林澜青自然知道自己身边有人这件事瞒不了祝玦,也就大概说了一下。

    “看的出来,澜青师弟,对于身边的人,还是很珍视的!”祝玦轻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