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九章 神奇的家族风气
    除了背景有点出入以外,林澜青的身体情况倒正是如祝玦预想的那样,是黑书最适合的那种人选。

    按照祝玦的计划,太玄宗和秘宗本身就处于一个比较紧张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去挑挑林澜青的刺,闹出一点矛盾,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甚至是顺应大流。

    而且,太玄宗比起秘宗的综合实力要弱一些,哪怕太玄宗背后有婪皇朝撑腰,但真正闹起来,婪皇朝也不会插手太多,何况是两个弟子之间的矛盾?

    最后,占便宜的一定还是自己。

    而且,由于需要林澜青来长期占据黑书的一页名额,祝玦肯定是希望林澜青能好好活着的。

    但是,作为仇敌,要好好活着的前提,一定是对方对自己造不出太多的威胁。

    太玄宗比起秘宗要弱,当林澜青成为仇敌后,哪怕借助太玄宗的力量,自己背后也有着秘宗抵挡,林澜青本人修为不能寸进,就更无法造成太大的威胁了。

    然而,林澜青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婪皇朝七王爷家的庶子。

    这比起预想之中,可要麻烦了许多。

    这个婪皇朝的七王爷,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年轻时候就封号祸敌王,实力在婪皇朝都算是比较强的那一阶层了,还领兵和婪皇朝周围的另外一个强大皇朝作战过,当时就留下来不少的战场传说,有的甚至家喻户晓,口口相传。

    虽然,虽然过了年轻那一阵儿的风光劲后,就开始从朝堂隐退,蜗居在家,没过多久就成婚,上百年了也没多少消息传出,就好像彻底颓废了一般。

    但一个年轻时候被称为祸敌王,还在战场上履历奇功的天人,又真的是那么容易没落的?

    至少,从七王爷一家在婪皇朝这么多年的地位不降反升来看,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难怪这林澜青单看气质就如此不凡,竟然是那七王爷家的庶子!

    祝玦轻轻皱着眉头,在自家的房间里来回踱步着。

    紧接着,坐回了自己的书桌前,开始拿出草稿纸做出一条条更加详细的分析。

    这林澜青,究竟还适不适合作为黑书的仇敌目标?

    一个时辰之后,祝玦起身,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虽然,这林澜青的身份背景有点远远超出自己的意料,但仔细分析后,这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要选择林澜青作为仇敌人选的心思。

    不,应该说,如今的林澜青,甚至比起之前的林澜青,更适合作为自己仇敌的目标。

    虽然林澜青的老爹是那婪皇朝的七王爷,背景有点大的吓人,但也正因为是七王爷,祝玦反而有些放松起来,换了婪皇朝其余任何一个王爷,祝玦也是不敢选的。

    七王爷虽然从年轻的威风劲儿过后就开始隐退朝堂,但是,一直以来家风极严,自家的崽子奉行的都是自强独立的教育原则,除非是辱及门楣,以大欺小,仗势欺人,否则,七王爷家的长辈是断然不会出手帮自家小辈的。

    而,七王爷家的子孙也确实是一个个犹如人中龙凤,都是当世有名的天骄。

    由于家风原因,在这些后代子孙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所有的家族子弟都以借助家族势力为耻,兄弟之间万不能提到的就是帮忙解决对方的敌人。

    曾经,有一个很典型的事情是,七王爷家的一个后代在公平对决之中战败而亡,对方只是一个草根天骄,这一事件在当时闹出了很大的轰动。

    那个天骄也不知自己杀死的竟然是如此身份的人物,一再担心受怕。

    然而,七王爷一家却只是带走了自家后辈的尸体,举行了葬礼,并没有选择报仇。

    因为,在他们一家子看来,在这番情景下报仇,反而是对自家这名死去的后辈的尊严上的侮辱。

    既会让他失去生命,又会让他失去尊严。

    所以说,林澜青虽然背后的势力确实强大,但只要祝玦在七王爷一家的规矩内做事,哪怕和林澜青成为了仇敌,也不会遭遇来自一个强大的王爷家族的压迫。

    而且,祝玦也并非是要和林澜青成为生死之敌,以后更不打算去杀死林澜青,就更不会引起其背后势力的压迫了。

    只要好好控制好和林澜青的恩怨,将其局限在私仇之上,林澜青哪怕是死,估计也没脸面动用自家的势力。

    再者,林澜青终究只是七王爷一家的庶子,比起嫡子身份地位要差了许多。

    所以,身份背景这点儿意外,并不会成为太大的阻碍。

    反而是,林澜青作为婪皇朝七王爷家的庶子,受疾病困扰,竟然都无法医治,只能局限在灵基境第十一层。

    若是以一个普通太玄宗弟子的身份有着难以解决的身体问题的话,并不能说明这个身体问题有多严重,以后说不定运气好就治好了。

    到时候,林澜青再来一个逆袭,那祝玦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现在变成以七王爷一家在婪皇朝的地位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更是证明了林澜青的身体问题究竟有多么严重。

    不出意外的话,哪怕是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继续修炼了。

    还有比这更适合写在黑书上的吗?

    简直就是安全无害的最佳仇敌名额啊!

    祝玦让林澜青明天一早就来找他,然后教他自己的“无敌之法”。

    要准确严格地控制好明天早上的事情,朝着自己最理想的方向发展,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仇恨要局限在私仇这一方面,也不能有着明显欺负人的成分在里面,还不能上升到太严重的地步。

    在明天早上,林澜青上门之前的这段时间的准备,就显得万分重要了。

    ……

    秘宗和太玄宗都是杭菱大城旁边的两大二流宗门,没有一流宗门,几乎就以这两大宗门为尊。

    太玄宗向来显世,多在人世之间行走,与各方交集深,争斗也多,而秘宗则更多是隐世,隐匿于这亿万大山的迷瘴之中,若非主动出世,显少被人所发现。

    哪怕是如今来拜访的太玄宗长老一行人,都是有秘宗的人领着,才能够找到路,进入到秘宗之中。

    由于最近又一年祝玦都在梵心界之中,并不了解秘宗和太玄宗之间又发生了什么猫腻,导致关系紧张。

    太玄宗的长老一边前来商议,一边又借着门下的弟子不断挑战秘宗弟子,使得秘宗脸面上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