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八章 林澜青的真实背景
    单独看杜江前辈所总结的仇敌资格的人选标准,绝对是令人窒息的。

    因为,每一种人选似乎都不适合,都是在找死。

    不过,幸好,黑书的仇敌资格目标,并没有杜江前辈所总结的那么严苛。

    在杜江前辈之后,又有一些后来的前辈对此做出了纠正解释。

    仇敌标准的评判,一定是相对的,是根据黑书拥有者自身的情况来判定的。

    如果说,黑书的拥有者,自身就是一个天赋极其妖孽的人,那么,在单纯天赋型人选上,相应的标准就会拔高,要比黑书的拥有者强上一半才行。

    相应的天命型,废材逆袭型,则要求运气,意志比黑书用着有者强上至少一半才可以,而纨绔流显然就是背景要墙上许多才行。

    实际上,在真正人选的时候,专一型是比较少见的,大多还是综合型。

    而综合型,则是综合天赋,意志,天命,背景等各方面考量,最终指标比起黑书拥有者要强上两倍就可以了。

    至于杜江前辈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极端错误的总结,其实也怪不了杜江前辈。

    因为,根据后文记载,杜江前辈似乎是一个同时具备妖孽天赋,天命,意志,背景的人。

    而且,杜江前辈也有点可惜。

    因为,祝玦注意到,在前面两页,都还有杜江前辈的留言,但是,在第三页,似乎就没有了。

    而且,在第二页的最后,杜江前辈还记载了,自己找遍了所在的整个世界,都没有找到第三个具备资格成为自己仇敌的人。

    当搞明白了黑书仇敌的标准是怎么样的时候,祝玦轻轻松了口气,幸好,自己是一个相对比较平庸的人。

    同时,感谢杜江前辈,完美给出了我们后来者需要避过的人选。

    林澜青究竟有没有资格成为黑书为自己设定的仇敌呢?

    目前看来,是很大概率有的。

    首先,林澜青是太玄宗的人,虽然,太玄宗作为一个二流宗门,实力比起秘宗要差一些,但是,不要忘了,太玄宗算是婪皇朝下的宗门,多少有点分数加成在里面。

    其次,林澜青本身的气度看来,绝对该是一个非凡的人,只是因为身体上出了一些问题,才导致修炼跟着出了问题。

    或许,在专一型人选了,林澜青不一定符合标准,但是,在综合型上面,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

    当然,黑书仇敌的人选需要慎之有慎,不然关系实在太过长远。

    祝玦都不敢想象,自己要是不小心选到了杜江前辈总结的五种人选之一,杀又杀不掉对方,该是多么的绝望。

    所以,林澜青的背景还是需要调查清楚的。

    祝玦之所以让林澜青先回去,第二天再来找自己,其实就是打算趁着这个时间去调查一下林澜青的真实情况。

    考虑到时间紧迫,祝玦也打算拿出自己的三大终极手段来调查了。

    第一个就是自己“无敌之人”的人脉,也是时候启动了,祝玦在秘宗,在附近的杭菱大城,熟悉的年轻一辈不在少数,这些人加起来,能够统筹的信息也不在少数,多少能起点作用。

    第二个就是这里毕竟是秘宗,是自己的地盘,在整个秘宗的多个区域,祝玦也早就留下了不容易发现的监察手段,只要林澜青经过,多少也能听到点儿有用的信息。

    第三个,也是最后的保险手段,那就是,祝玦打算直接去问秘宗的宗主他老人家,怕就怕这林澜青有什么不得了的隐藏背景,如果真有的话,宗主他老人家应该多少会有点风声,类似这样的事儿自己前面九次穿越发生过不少次。

    当然,动用了这三个手段,也不一定能够确保林澜青百分之百就是“安全无害”的人选。

    但是,一方面时间迫在眉睫,另一方面,这世上本就没有百分之百安稳的事情。

    不然,你随便选个仇敌人选,万一人家是远古神魔大帝转世呢?

    这样的细节,你也调查不出来。

    所以,只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去确认是否安全无害就行了!

    ……

    “公子,您明天,真的还要再去一趟?”在林澜青的身后,之前跟他建议去拜访那“无敌之人”的仆人惊诧道。

    “怎么,之前不是你推荐给我的这个有意思的人吗?”林澜青轻轻笑道。

    “公子开心就好!”这仆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确实是他推荐的祝玦,但实际上也只是那时临时想出来的转移自家公子注意力的法子罢了。

    按理以公子的性子,最多不会是有一时三刻的兴趣罢了。

    怎还会应第二天的邀呢?

    虽然,方才进入岭梓小院的,就仅仅只是林澜青一个人罢了。

    但实际上,他们几个仆从一直监视着整个岭梓小院。

    尤其是那修为颇高的老者,更是跟着一起进入了岭梓小院,只是旁人未曾发现罢了。

    实际上,别说这仆人了,连跟着一起进去的那老者也万分惊讶。

    毕竟,在他们眼中,林澜青一直是那个被自己身体所困扰的失意少年,对别的事情都不会太在意,就算在意也只是一时兴起,难以有第二次。

    “明日再去瞅瞅吧,这整个秘宗,也没多少有趣的地方!”

    ……

    “这个林澜青,果然,有些问道啊,还好我去调查了一番!”经过一个下午的调查,祝玦开始汇总有关林澜青的消息,并且,抽丝剥茧,试图从中找出什么问题。

    这个林澜青,确实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太玄宗弟子。

    竟然还和婪皇朝的皇室有着一些关系。

    从第一个渠道,也就是自己在秘宗和杭菱大城的人脉消息得知,林澜青是最近几个月突然出现在太玄宗,突然登记在册的。

    而且,虽然在太玄宗有着不低的身份,但是,却从来没有出过手,有事都是身旁的那两个年轻仆从出手解决。

    至于身后的另外三人,修为就不清楚了。

    而根据第二个渠道,自己在秘宗的监察手段来看,林澜青的身旁确实长期跟着五个人,至于交谈,都是些比较寻常的事情,林澜青提的比较多的就是自己的父亲,似乎有点门道。

    而第三个渠道,自己直接去问了秘宗宗主他老人家,才算是揭开了这林澜青的真面目。

    原来,这个家伙是婪皇朝七王爷家的庶子,天生有着怪病,修为一直停滞在灵基境第十一层,不得寸进,如今离家而出,四处寻找着治病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