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六章 论起因和结果上的两种无敌
    此人真当的起“无敌之人”的称呼?

    狐裘少年林澜青望着邀请自己进去的祝玦,心中闪过种种念头,最终还是要和祝玦长谈一番才能下定论。

    此刻的林澜青还是有兴趣的。

    不过,他却也清楚,这兴趣不过是一时的。

    只是在自身无法修行,和天下天骄一决高下的情况下,迫不得已的,从一个角度上的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或许,只是与这无敌之人浅聊两句,便兴致黯然,只能告别离去。

    终究,修行上的无敌,才是真正的无敌!

    林澜青迈动着脚步,这个人走起路来都显得那般优雅,又不失刚气,每一步踏在最合适的地方,给人最舒服的感觉。

    连祝玦都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人物。

    而这也更引起了祝玦的疑惑。

    这样的一个人,特意来岭梓小院,真的只是来找麻烦的?

    而太玄宗,竟然能够培养出这样的一个弟子,简直是匪夷所思,可以说,是运气,底蕴缺一不可。

    难怪如此多秘宗弟子都感到不爽利。

    有这样一个家伙在,秘宗其余弟子确实是难以抵抗。

    如此看来,要打发掉这样一个人,一柱香怕是不够,需要一柱半香才行。

    “祝玦师兄,我就不多礼,直接坐下了。”狐裘少年林澜青轻轻坐在院子里的一张石凳上。

    他自身多病,也实在不想多客气。

    至于旁边的另外三个对他虎视眈眈的秘宗弟子,他更是不在意,甚至都嫌懒得多加理会。

    “我们得在此地给祝玦师兄压阵,以免这个林澜青使出什么阴谋诡计!”几个年轻的师弟悄悄说道,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他们,又像是钉子一样扎在了岭梓小院里面。

    祝玦也不在意。

    反正,打发了林澜青之后,这三个家伙也得跟着离开。

    “祝玦师兄,我初开秘宗,适才听闻你有无敌之称,澜青也想当当那无敌之人,不知可否教教我?”林澜青淡淡看着祝玦,想要看看祝玦怎么回应。

    其中真正的门道是不会告诉自己的,毕竟非亲非故。

    但,若也像是那些庸俗之人一样,仅仅口若悬河地说一番自己在“无敌之人”上的丰功伟绩,他也是会极为失望的。

    “你想当无敌之人?”祝玦仔细揣摩着林澜青的话,他可不会那么简单的认为林澜青是在好奇自己是怎么做到不沾恩怨的。

    毕竟,这些都是小道罢了!

    而以林澜青这样天资之人,对于这些东西,怕不会太敢兴趣。

    难道,是借此来调侃,讥讽自己?

    人际之道上的无敌,相比起修行上的真无敌,根本上不了什么台面。

    “我的无敌不过是戏称罢了,真正的无敌之人,谁都知道方法!唯有认真修行,败尽世间一切敌,自当无敌了!”祝玦说道。

    林澜青微微一愣,在他看来,像是祝玦这样,在人际之道上无敌的人,必然是极其圆滑之辈,却没想到能够说出这样激奋人心,荡气回肠的话来。

    “这方法确实是众所皆知,但能做到的,却从来没有,又何况,有些人,连最简单的前路都断了……”林澜青说到这里,语气显得有些低沉起来。

    嗯?连最基本的前路也断了?

    祝玦听闻这里,心中微微一动,敏锐地把握到了什么。

    林澜青这话来的突然,为何会突然扯到这样一句话呢?

    “修行上的无敌,乃是从最终的结果上去达成无敌,而我的无敌,则是从敌人的起因上,去达成无敌……”

    “结果上达成无敌,起因上达成无敌……”林澜青嘴巴微微念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顿觉有些新奇。

    从原因上,就抹除掉敌人的存在,或者说,根本不让“敌人”这种东西出现。

    这说起来简单,但实际做起来,却十分困难。

    这样看来,倒像是有些说大话的嫌疑。

    “从起因上去避免敌人产生,这要看运气,也要看自身对于人心的理解,实际上很多时候并不保险,且也很被动,需要很多客观条件,澜青师弟,若想当无敌之人,还是去认真修行,不浪费自身天资,日后败尽仇敌,自然无敌了!”

    “认真修行?”闻言,林澜青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生性懒惰,却不想认真修行……就喜欢祝玦师兄的取巧之法。”

    “若师兄能教我的话,学成之后,必有重谢。”

    “我这法子,懒惰也是学不成的。”祝玦嘴巴一弯,估摸了一下时间,已经快过去半柱香了。

    “或许我天资聪颖,懒惰一点,也学的会。”林澜青就犹如一坨狗皮膏药一般。

    “你有这样的自信的话,大可一试,虽然我是不信的,明日早晨,你再来岭梓小院找我,我来教你!”祝玦轻轻一笑说道。

    明日再来?林澜青微微皱了皱眉头。

    关于“无敌之人”一事,他也不过是偶然之间听到自己的仆从说起,产生了一时的兴趣罢了。

    若明日还要再来一趟,又显得有些累赘多余了。

    不过,当他看到祝玦那毫不在意的神情的时候,隐隐有种自己心里的想法被看破了的感觉,顿时眉头又舒展开来。

    “好,那明日就打扰祝玦师兄了!”

    随着林澜青的离开,留给了众人一道精绝的背影,另外三个师弟顿时激愤了起来。

    “祝玦师兄,如今,你刚刚从梵心界回来,怎么能够把时间浪费在太玄宗的人身上啊?”

    “这些人,一定是蓄谋已久,故意以这样的方式来干扰祝玦师兄的!”

    “诸位师弟放心,我梵心界机缘之事,已经处理好了,也正好探探这太玄宗要做什么。”祝玦说道。

    “难道,师兄,你的修为已经大涨?”闻言,这几个师弟顿时激动起来。

    他们开始回忆起来,祝玦师兄虽然在秘总年轻一辈的弟子之中,修为不是最高的几人,但是,作为长恒长老的关门弟子,修为也是不错的,年纪轻轻就到达了灵基境第十七层。

    而灵基境一共十九层,再往上,就是大境界的突破,灵铸境了!

    “祝玦师兄,你已经进入灵铸境了!”

    “厉害,不愧是祝玦师兄!”

    “以祝玦师兄的如今的修为,怕是和大师兄都有的一拼了!”

    祝玦只是想随便找个由头,糊弄一下这几个师弟,谁知道这几个家伙脑洞大开,越想越离谱,都到灵铸境去了。

    哪怕是秘宗的大师兄,那个杨家的家伙,在没进梵心界之前,也被卡在灵铸境的门口。

    而他这个,在梵心界浪费了一年时间,什么好处都没得到,还惹了一身骚的家伙,怎么可能还能突破境界,更别提灵铸境了?

    至于说探探太玄宗要做什么,当然也是假的。

    通过刚刚林澜青的一些微妙反应,祝玦发现,自己有些被林澜青的外表迷惑了。

    如果,猜测属实的话,这个人,将是自己黑书物色的最佳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