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四章 仇敌人选
    邻梓小院门前,几个身着青菱草编制的秀丽麻衣的少年面带微笑,眼眸带着一丝期待的来到了门前,轻轻扣了扣门。

    “祝玦师兄,我等听闻你从梵心界归来,特来祝贺!”

    既然是来拜访的,自当有个合理的由头,不然总觉得是故意来巴结的,几个少年觉得这个说法也算过的去,只望以后有机会能够和祝玦多走动走动。

    “嘎吱……”在一声轻响之中,门户缓缓从里面打开。

    “几位师弟请进吧。”当门户打开之时,露出的身影正是方才还在忧虑黑书的祝玦。

    这几个师弟到访的突然,不过,祝玦大抵也能够猜到原因。

    如今的自己刚刚才从梵心界归来,身上带上了一道特殊的标签。

    在外人眼中,比起以往有了太多的不同,希望能够多走动走动也是正常。

    然而,这些人怕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祝玦到了那人人都奢望的梵心界,不光没有得到些什么改变命运的巨大机缘,反而,将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漩涡之中,很可能命不久矣。

    正常情况下,从梵心界归来的天才,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都将会有一段突飞猛进,甚至有的获得的机缘太过逆天,会使得自己发生彻底的蜕变,踏上一条登天之路都有可能。

    但是,自己,怕是要因为黑书……

    祝玦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祝玦此时也没有太大的心情去搭理这几个打着巴结心思的师弟。

    这几个家伙,有这心思和时间,不如多去钻研钻研修为术法,还能真实有所进益。

    只是,一想到,自己以后因为黑书本就会莫名其妙去多出一些仇敌,自己宗门内的人还是不要把关系搞的太恶劣了。

    黑书要求每三个月,就要在上面填上一个仇敌的名字。

    但是,同一宗门的人,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显然不适合成为自己的目标。

    而且,仅仅剩下一天,就必须要为黑书物色一个合适的目标了。

    自己刚从梵心界归来,对于最近一年来秘宗和四周地区的变化也不清楚,正好从这送上门来的几个人嘴里打听打听。

    “多谢诸位师弟的祝贺了!”祝玦微微一笑,采取的回应方式很常规,但是,那面部表情和眼神却总是给人一种亲近感。

    “祝玦师兄明明一去梵心界这么长时间,依旧如往昔一般待我等亲和自然,不骄不躁,哪怕是梵心界那样的地方,都不能使师兄的心神有片刻偏移,当是我辈楷模,天骄模范啊!”一少年满脸钦佩说道。

    “今听祝玦师兄随口一言,就展露自身气度心性,感觉远非其余天骄之流能比,不禁回顾自己昔日所作所为,一相比较,竟是有如此多可以改正精进之处。”另一少年砸吧嘴巴说道,似有所悟。

    “祝玦师兄,真是有心了,一字一词就含有如此威力,启发引导我等师弟!祝玦师兄梵心界一行,必然收获颇丰!”

    这几个同门师兄弟本来还在为祝玦一去梵心界这么久,可能不太好相处而忐忑,结果,没想到却是这般轻松自然,心中不自觉有着喜色,情不自禁就开始夸奖起祝玦起来。

    也不管夸的究竟有没有谱。

    “诸位师弟请进吧……师兄离开秘宗太久,还要麻烦大家给我说说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祝玦对于这些人的反应倒也见怪不怪,他穿越了这么多次,什么形形色色的没有见过呢?

    而这样的人,往往也是最好打交道,“引导”起来最为容易的。

    “能帮到祝玦师兄,荣幸之至!”几个少年师弟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喜色。

    在秘宗,这岭梓小院,可是那位长老的居住之地,一般情况下,普通弟子哪里有进入的资格。

    此番他们能进去坐一坐,无形之中感觉自己都受到了更多的重视,地位阶层都好似要比起之前高了一些。

    “祝玦师兄,自你离开以后,秘宗……”几个人都跟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凡是自己知道的东西都是迫不及待地说出来,深怕自己没有表现出“被重视”之中应有的价值。

    ……

    “公子,这秘宗倒也是神奇,明明只是一个二流宗门,竟然能够弄到五个前往梵心界的名额,正常的二流宗门,能够有一两个名额就已经是很厉害了!”

    “这秘宗崛起的迅速,也不过就这几十年间,名字取的也随意,虽然宗门本身实力只能沦为二流,但其内部高层,宗主长老,多少有些神秘……”

    “那公子,我们此番游历世界,是为了寻找治病之法……梵心界在洺玄界之上,您因为身体原因,进不了梵心界,要不我们正好顺便去访问访问这几人,看这梵心界,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一个少年公子身旁跟着两个差不多同龄的仆人,身后则是三个年纪偏大的人,两个中年人和一个老者。

    闻言,除了少年公子以外,周围的其余几人都有意动。

    “我自家身体自家知道,梵心界虽然高出洺玄界,但是,当年,我父亲也不是没有问过之前去过梵心界的人,甚至,里面就有我们自己的人,也没见有什么线索。”这少年公子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憔悴之感。

    显然,在常人看来光耀不已的梵心界归来之人,在他眼里,似乎也算不得多珍惜。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不是身体拖累,要进梵心界,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一念至此,少年公子心中叹息。

    若是自己能够有个完好的身体,也不至于修炼无果,也当是这世间天骄,争雄乱战于这个修炼的大舞台。

    “公子,我听说在这秘宗,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此次也从梵心界归来!”身旁的一个年轻仆人见自家公子又因自身病情而陷入哀伤之中,连忙想出新的话题来引起自家公子兴趣。

    “有意思之人,怎么个有意思法?”少年公子闻言,也很快调整过来,打趣道。

    “传闻,此人,在秘宗周围,可称一个无敌之人!”这仆人立刻像是个说书人一般,有声有色说道。

    随着这仆人话音落下,周围的另外几一个仆人还有身后的三人都是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

    自家公子最遗憾的就是身体原因,修炼无以为继,不能与世间天骄争锋,这个时候提什么“无敌之人”,不是故意雪上加霜吗?

    “这世间谁能称无敌?”少年公子皱了皱眉,显然是不信的。

    哪怕是自己那恐怖的父亲大人,也不敢称无敌,小小的一个秘宗里,又怎么会有无敌之人的说法?

    “嘿嘿!公子,这个人似乎真是无敌!不过,却不是靠着武力无敌的,而是靠着自身的智慧,以及与人的相处之道!”

    闻言,少年公子微微一愣。

    他自身本就武力不济,为此常常心中遗憾,却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人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达成无敌这种说法,顿时,心中来了兴趣,迫切地想要见见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