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一章 梵心界归来的天才
    在洺玄界,北部,起起伏伏有着亿万大山,有几百米高的小土坡,也有万米高的入云大山。

    这里是人烟罕至之地。

    更像是这个大界的蛮荒时代,有着各种凶猛异兽,古林怪木。

    而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却有着洺玄界的一个二流宗门落户在这里。

    不过,这宗门的地点倒是选的颇为奇妙。

    在亿万大山外围的一个一个不起眼的中等高度的大山上,外通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径,可出这亿万大山,到达洺玄界的人类繁盛之地。

    又被亿万大山的迷雾所笼罩,具有隐蔽遮挡的功效。

    而这样一个宗门,在四周的地方,被称之为秘宗。

    大概就是神秘的宗门的意思。

    当然,秘宗毕竟只是一个二流宗门,在普通人眼中,是难以窥探的神秘存在,但在这整个洺玄界里,又显得极为渺小。

    “听说了吗?我们秘宗前往梵心界的五个人,已经回来了!”秘宗内,一处古色檀香的小酒馆之中,身着青菱草编制的麻衣的少年对着同桌的几个同伴激动说道。

    “嗯嗯,这五人可是都去了整整一年了!不知道怎么样了,结果真让人忐忑啊!”

    “是啊,从梵心界归来的每个人,都将在离开的时候,根据在梵心界的表现,得到梵心界赐予的一次机缘,有些顶级机缘,哪怕是皇者血脉之人都心动不已!就是不知道我们秘宗的五个人,会有什么样的收获?”

    “大师兄应该是最厉害的,最有希望获得大机缘的人了!毕竟,大师兄来自于婪皇朝的杨家,祖上和皇室联过姻,有着一丝皇者血脉,又是我们秘宗年轻一辈最强者,未来成就本就非我等一般人可比!”

    “这五人能够被占有进入梵心界的名额,又有哪个是简单之辈?在我秘宗,本就是最上层的五人!加上现在拥有了梵心界的机缘,未来更是青云直上,只有我等仰望的份儿!”

    这些交流的弟子言语之间透露着浓浓的羡慕之情,神情之间又有着各种无奈落寞。

    “说起这五人,祝玦师兄也在其中啊!”

    “没错,祝玦师兄可能修炼进度上不及另外四人,但是,待人亲善,和各方氏族年轻一辈多有结交,被众多人引为知己,别说是在秘宗了,哪怕是在距离这亿万大山最近的杭菱大城里,也是出了名的!”

    “再加上是长恒长老唯一的亲传弟子,长恒长老又是我们秘宗的二号人物,这名额,少谁也少不了他!”

    “在这一点上,我确实佩服祝玦师兄,想我等走上修炼一途,难免少不了利益争夺,期间摩擦更是众多,少不了得罪人,而祝玦师兄却不一样,谁都信他,都服他。”

    “在这秘宗,怕只有祝玦师兄一人,敢说自己没有一个敌对之人!”

    “可谓无敌之人啊!”

    “之前,我还觉得祝玦师兄,总是花那么多精力在维系人际关系上,有点没必要,毕竟,我等还是应该多重视修炼。现在看来,是我浅薄了,以祝玦师兄的无敌的人际关系,再加上此次梵心界的机缘,未来必然一飞冲天,此后,我也要与祝玦师兄多走动走动啊,多学习学习啊。”

    “走,我等现在就去岭梓小院,拜访祝玦师兄,以祝玦师兄的脾性,必然不会拒绝。”

    ……

    岭梓小院。

    这本是秘宗分配给长恒长老的住所,但实际上,长恒长老常年在岭梓小院地下的洞窟里面不知研究什么,表面上只有祝玦一个人在住。

    而进入梵心界的人都是灵魂被吸纳进去,所以,过去一年,祝玦的肉身则是被存放在此。

    长恒长老就在地下洞窟里,也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在经历了在梵心界里一年的颠簸生活之后,终于回到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宗门。

    然而,祝玦脸上却是没有什么“恍如隔世”,“唏嘘”,“欣喜”之情,根本不像获得机缘的样子,而是神色猛地大变。

    “这害人的破书,怎么还在啊?!”

    “还跟着我回到了洺玄界!”

    祝玦心神一动,就感知到了自己脑袋里面,多了一个黑色的书封面,里面夹着三张淡灰色的纸张。

    这是一本目前只有三页的黑书,而且,这三页上面,前两页都仅仅只有两个名字,最后一页更是空白,什么也没有写。

    不过,这最后一页什么都没写的书页上,似乎有着一团什么阴影在汹涌。

    “不行!”

    “去找师傅,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师傅能救我了!”

    祝玦随即从床上跳起,不多时,就在岭梓小院里看到了刚刚从洞窟里出来的师傅。

    “师傅,您一定要……”祝玦快步向前,神色悲怆。

    “玦儿,禁口!不可说!”长恒长老面露微笑。

    尤其是看到祝玦那悲怆的表情,想来是一别太久思念自己所致。

    不过,好在梵心界一行,终于结束了。

    看这般急切的样子,所得机缘,哪怕不是惊世骇俗,也绝对不简单。

    “你还记得在进入梵心界之前,我们做下的约定吗?哪怕我是你最亲近信任之人,但是,不管你在梵心界得到了怎么样的机缘,那都将成为你一个人的秘密!”长恒长老认真告诫道。

    “不是,师傅,您一定要听我说……”祝玦神色着急。

    “为师不听!玦儿,你能这般信任为师,为师自然很开心,你的心意我都懂,但是,休要再多言了!”长恒长老虽然很严厉,但是眉眼之间的笑意,还是可以感受到他对祝玦对他信任的欣慰。

    他们师徒之间的感情,完全不会因为这一年之别,而有一点点生疏。

    “师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呜呜……”祝玦正要进一步解释。

    “好了!玦儿,此事就此作罢!你还太不知世界险恶,有些秘密,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能告诉,你自己的机缘,自己知道就好!”长恒长老微微一笑,手指一竖,口诀一念,就给祝玦下了禁口令。

    祝玦:“……呜呜……”

    祝玦:“……呜呜……”

    “既然你已经回归,那以后岭梓小院,就交给你打理了,只是,为师最近正处关键时期,需进入洞窟安静参悟,虽然一别许久,但是,你也不用太矫情,以后,咱们师徒有的是时间叙旧!”长恒长老轻轻一挥衣袖,身体飘然进入院子里的某个黑洞之中,而后,地面起伏,将那洞口彻底封住。

    随着长恒长老离开,祝玦嘴巴上的禁口令才终于解除,目露绝望之色,马上冲到洞口,大呼:“不是啊,师傅,您一定要听我说,我在梵心界惹到了一个邪物,连梵心界的守门人都放弃我了,说给我机缘也是浪费,直接就不给我了,还过分的让我早早准备后事……”

    “师傅,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快出来啊,再不出来,我就要堕入邪道,万死不得超生啊!”祝玦大喊道。

    然而,不论祝玦怎么呼喊,下方像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玦儿,要想在世界走的更高,一定不能感情用事!”已经给自己下了禁耳令的长恒长老,轻轻摇了摇头,缓缓走下了洞窟。

    作为老一辈的人,已经快要下黄土的人,就不要去好奇小辈的机缘了。

    祝玦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屋子,“咔吱”关上门,双腿摊开,有些想哭有哭不出来。

    师傅他老人家为了自己的机缘不泄密,竟然做到了这种程度。

    但是,这次的事情,真的是他着了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