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三十五章 遗留的宝物
    吉路和凶路的选择关系重大。

    当初祝玦的师傅就是选择了凶路,自认为出现再大的危险也能够从容应对,结果才走了一步就被吓走了。

    “师傅已经为我踩过雷了,这凶路应该是不能走的!”

    “那就要走吉路?”

    可是,吉路怎么看起来比凶路更加危险呢?

    吉字,一看就是大吉大利的意思。

    可是,谁都清楚,这天下哪有白得的午餐。

    一般,占了便宜,都是要付出更严重的代价的。

    ‘“是选择吉路还是凶路?”祝玦心中犹豫起来。

    “我能找到吉凶之路的机会可能就这么一次,凶路当初连师傅都退却了,我能走过的机会也微乎其微!”祝玦咬牙道。

    “只能试一试吉路了!”

    祝玦的视线微微移向了左边,落在了吉字和旁边的路上,然后一步步走过去,最终,跨过了一字型石头,走入了吉路的第一步。

    ……

    盘铨秘境之中,大河两旁的峡谷峭壁,两道身影孤零零地挂着。

    “为什么要各爬一边,我们刚刚不是合作地很好吗?”黄蜡极在峭壁的这一边对着峭壁的另一边说道。

    “闭嘴!”风曲商冷冷说道。

    两个人,此时实际上都有些狼狈。

    被困在河中心的石头之上,周围是数十条灵基境巅峰的血灵鳄,两人是经历了好大的折腾和凶险,差点儿把命给丢在了那里,最终才成功脱离,来到了相对安全的两侧峭壁之上。

    不过,经历了刚刚的事情,风曲商却再也不敢小瞧黄蜡极起来,心中有些警惕。

    这个家伙,完全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人蓄无害。

    不然的话,能够爬上峭壁的绝对只有他自己。

    而黄蜡极,早就被他坑到变成鳄鱼的粪便了。

    “什么嘛!一点儿大局意识都没有!咱们又不是来争斗的,是为宗门探路来的!”黄蜡极撇了撇嘴。

    “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咱们两个探路的,就更应该和谐……”

    风曲商冷着脸不说话。

    只要有机会,他不介意把黄蜡极给送到血灵鳄的肚子里。

    两个人一个向着河流的上游攀爬而去,另一个则是向着河流的下游而去。

    风曲商皱了皱眉,心里哼了一声,这个黄蜡极虽然实力不错,但显然脑子不怎么样。

    秘境的宝物,最有可能的当然是在河流的上游,一切的发源地。

    另一边,黄蜡极则很可惜,这个太玄宗的弟子看起来长的一表人才,却是头脑简单,智商都被脸上的冷漠冻住了。

    这河流是往下面冲的。

    就是有宝物,肯定都冲到下游去了。

    所以,肯定要往下游跑啊!

    而此刻,在河流的上游,度恶老和尚从一处倒吊的石头之上,荡到了另一处平坦之地,嘴巴里微微喘着气。

    “这老和尚的身体,也太特么弱了!让老子好吃力!”度恶老和尚骂骂咧咧道。

    度恶老和尚将视野投向了大河的源头,那是一片破碎的土地,似乎经历了某些强大力量的破坏,有着很多残破的宝物,也有一些地方散发着宝光,有宝物保存完好。

    对于别的东西,度恶老和尚都完全不在乎,不过是一些残羹冷炙,但是,当初盘铨身死的时候,遗留的那一件东西,才是真正的稀世珍宝。

    若是能够获得这样东西,想必他就能够脱离这具老迈身体的桎梏。

    ……

    婪皇朝,作为洺玄界,东部大陆的一大皇朝。

    除了最为强势的皇室以外,下面就是几大王府,将军府以及文相书院。

    “在亿万大山和杭菱大城交界处,盘铨秘境出现了。”皇朝的监察处,很快就将这一信息传到了皇都之内。

    一时间,王爷府,将军府和文相书院都闻风而动。

    “盘铨秘境?盘铨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有盘铨秘境?”

    “盘铨秘境的运行机制可能和我们想的不一样,不管如何,当初盘铨身怀那样的重宝,虽然最后人死了,但是,那重宝的下落依旧不知道!”

    “原以为,那件重宝就要这么消失在时光的长河之中,没有想到,现在盘铨秘境再现,如此看来,那重宝可能就是盘铨秘境之中!”

    盘铨秘境在过去出现过上千次,在皇都人看来,里面的宝物虽然算不得平凡,但也没有多珍贵,然而,这次的意义却有些不一样。

    因为,当初盘铨手里,握着一件让很多人都在意的宝物。

    而现在,这件宝物,最有可能就是在盘铨秘境之中。

    “那件宝物,若是利用的好,可以创造不小的财富!”

    “皇都内的年轻俊杰,闲了这么长的时间,这次,应该都要去参合参合!”

    ……

    吉凶之地,在云雾的缭绕之下,寂静又冷清,没有丝毫的人烟,一颗巨石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在远处,一颗光头出现,紧接着是破旧的袈裟。

    度善老和尚来了!

    “怎么办?这小子进去了?”

    “这里面太危险了!要不不管这小子了?虽然是贫僧带他找到的这怪地方,但是,贫僧尽力阻止了!”

    “不是贫僧不肯渡他,是贫僧渡不了他!”

    度善老和尚在吉凶之地面前来回踱步着。

    “进去的话,可能真的就去极乐世界见我佛了!”

    “就算是有贫僧的因,但是,贫僧也已经尽力把果给了解了!”

    度善老和尚几次在吉凶之地石头前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好几次都要转身离开了,但是,始终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

    “哎!算贫僧认栽!这一万灵石,贫僧收的太亏了!”度善老和尚狠狠一咬牙。

    果然,我佛说的,不应该不劳而获,更不应该贪图便宜。

    这下,连命都得拿来赌上一赌。

    度善老和尚看了看吉凶之地石头的两边,最后看向了凶路。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度善老和尚脸上一副慈悲相。

    在他看来,那个小子,一副惹事精的样子,怎么可能进入到吉路这种安稳的路?

    不知天高地厚,巴不得进入凶路。

    贫僧实在是太苦了!

    希望另外的那个家伙,在盘铨秘境里面,能够事事不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