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的仇敌们很努力起点 > 第二十八章 线索
    第一,祝玦发誓,自己刚刚绝对只是在心里念叨念叨,并没有说出来。

    第二,祝玦花了三天时间做了整整两百页的计划书,但也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来到吉凶之地附近,就被人说破了目的。

    第三,虽然被说破了,但祝玦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承认?

    “这位大师,不知是哪座佛寺的?叫住我是为何?”祝玦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老和尚微微一笑道。

    “贫僧乃是兰若寺僧侣,法号度善,就是度人向善的意思,今不过是偶然路过此处,见施主踌躇在此处,面相带着一丝愁绪,黑白之光交替,怕是正处在吉凶之间,这吉凶之间,可不得了啊!”度善老和尚轻轻敲了敲手中的钵盂,和善笑道。

    祝玦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吉凶之间,难不成和此次自己要寻找吉凶之地有关?

    这老和尚真的能掐会算,还是说知道一些和吉凶之地有关的事情?

    但这一副浓浓的江湖骗子的味道隔着老远都闻到了。

    “还请大师解惑!”祝玦想了想,有了主意。

    脸上露出一丝急迫,犹如碰到高人的脸色。

    “施主的吉凶,实在是牵扯巨大,哪怕是我佛都不敢随便干涉天机,只是,若是我佛慈悲,不出手的花话,又恐施主……”度善老和尚见祝玦神情,心中一稳。

    他微微叹气,那双眼睛似乎在感慨众生皆苦,祝玦就是那苦命的众生之一。

    “哎,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募捐一万灵石,贫僧不惜耗费自己的佛气,也要为施主求得一丝生机……”度善老和尚痛苦说道。

    “不,大师,既然我佛都不方便出手,那大师还是不要管我了!”祝玦微微拘礼,然后转身就走。

    真是耻辱啊!

    想他祝玦,竟然就因为这个老和尚开口来了句吉凶之地,差点儿就被唬住了!

    还好此地就只自己一个人,无人瞧见。

    “哎哎,施主莫走,施主莫走,我佛慈悲,我佛慈悲,不能放任苦难之人继续堕入苦海啊!”度善老和尚一时间还没有接受祝玦前后的态度差距那么大,也完全没有想到剧情按照和自己预设的剧本完全相反的方向走了。

    “只要一万灵石,和我佛结个善缘,和我佛有了一丝因果,会有好报的!”度善老和尚快速追上祝玦。

    “我不能拖累你佛!”祝玦单纯回答道。

    “施主善良!不过我佛不怕拖累!”度善老和尚咧嘴笑道。

    他死死跟着祝玦。

    可不能就这么放这个年轻人走了。

    盘铨秘境要进去的话,需要一万灵石的门票钱。

    而他度善两袖清风,拿不出来,就只能指望着从别人那里化点儿缘。

    现今,这山上都是秘宗和太玄宗的人,要是跟这两宗的人化缘,容易引起误会。

    好不容易才等着祝玦这个一看就是“富家子弟”,身上怀揣巨款的家伙,必须得教教此人要多多乐善好施。

    本想着说点儿话来诓骗诓骗,那吉凶之地的说辞,也不过是他方才偶然看见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写的吉凶之地,顺带着编造一下,没曾想,一点儿不上当啊!

    “施主,你不可入山啊,以你这吉凶交替的运道,若是没有我佛化解,立刻就要陷入吉凶的漩涡,可能有大风险,大恐怖啊!”度善老和尚一脸担忧说道。

    “我不信这山中有吉凶之地,我自信我自身!”祝玦毫不在意说道。

    “罢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施主不信,便随我来吧!”度善老和尚对祝玦长吁短叹道。

    “若此山真有吉凶之地,那我便给你这一万灵石,化解这吉凶之难,若没有的话,大师便不要再纠缠于我!”祝玦眼眸的光亮闪了闪。

    他也是方才想到,这老和尚虽然一副江湖骗子的样子,但开口就是吉凶之地,也没巧了一点儿。

    这老和尚怕是什么时候见过吉凶之地的字样,才会这么胡编乱造。

    度善老和尚心中大喜。

    “这一万灵石倒是小事,主要还是要让施主看清自身的命运,能够早日脱离苦海!”

    “多谢大师,那一万灵石我就不给了!”

    一万灵石的数目还是不小,如果这老和尚要这么无私清高的话,祝玦能省则省。

    度善老和尚的整个身子都是一僵。

    “施……施主,玩笑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

    “这该死的和尚,出来了,一定要让他好看!”周凌脸色冰寒地说道。

    盘铨秘境已经被秘宗和太玄宗的人团团围住,哪怕是外人进了盘铨秘境,等到出来之时,仍旧会出现在入口附近。

    从盘铨秘境带出来再多东西,最终还是会落入到他们手中。

    于此同时,在盘铨秘境之内,黄蜡极和风曲商经过空间传送,最开始的凌空漂浮感消失,随之而来的是脚落在了一个实处,踩的踏踏实实。

    “盘铨秘境,我黄蜡极,必然要揭开你一层层的神秘面纱,使你的一切都暴露在我眼前!”黄蜡极轻轻往前走了一步,自信慢慢说道。

    “可惜,你没那个机会了!”就在黄蜡极三步远的地方,风曲商侧着身子站在那里,散发出彻骨的寒意,一股凌冽的杀气随之散发出来,让黄蜡极一个激灵。

    盘铨秘境,竟然将两个人同时传送到了一个地方。

    黄蜡极心中叫苦,自己这未免也太倒霉了一点。

    不过,他好歹也是秘宗除了祝玦等五人以外,修为最强的,掌握着秘宗的诸多秘术,哪怕是灵基境十七层,也不见得怕了风曲商。

    正面打打不过,但是,还不能周旋一下,找到机会溜走吗?

    他的任务只是把盘铨秘境的情况查探清楚而已。

    至于最后,秘宗和太玄宗的秘宗之争,有着那五位师兄师姐在,这太玄宗还能翻出什么浪花不成?

    这叫啥风曲商的,也就现在能够嚣张嚣张!

    风曲商一头紫发飘洒,眼眸里闪光闪烁,身体之中的庞大灵气和自身的杀气混合在一起,在他面对着黄蜡极的身侧,一把紫色的灵气之间剑形成,约摸一尺长,剑身周围飘荡着红色的杀气。

    灵神剑!

    一门人级高等玄术!

    黄蜡极也感受到了危机,一手操纵着一门人级高等玄术的同时,另一手也开始酝酿起了一门人字秘秘术。

    这两个来自于秘宗和太玄宗的探索者,还没有开始探索秘境,就如同针尖对麦芒一般,即将碰撞到一起。

    大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探索秘境的意思。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爆发恐怖的威能之时,气息瞬间都是一萎。

    就在他们的四周,一双双猩红的眸子睁开,每一个都有拳头大小,一层血膜覆盖在上面,几乎是刚刚风曲商两倍的杀气隐隐散发了出来。

    直到此刻,黄蜡极和风曲商四周的情景才渐渐清晰起来。

    他们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之上,而四周是湍急的河水,两岸则是峭壁,在峭壁之上,可以看到有着很多珍奇宝树在生长着,其中不乏一些价值连城,还有一些像是洞口一样的凹陷。

    传闻,在盘桓秘境里面,这样的洞口,可能是隐藏着一些秘籍传承的。

    不过,这些,暂时都和黄蜡极和风曲商无关。

    此刻,两个人的后背贴的紧紧的,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冷汗和肌肉的紧绷。

    处在湍急的河流的正中央,被大概二十多头十余米长的超级大鳄鱼严丝合缝的围着。

    这些个大鳄鱼,几乎每一条,修为都达到了灵基境的巅峰。

    “我的亲娘额!这秘境传送也太坑了!”黄蜡极宁愿面对五个风曲商都不愿意和风曲商一起在这里葬送鳄鱼肚子。

    他是真的想哭了!

    秘境传送把他和风曲商传送到一起就算了。

    结果,周围还要安排这么多的灵血鳄!

    “这什么鬼秘境!?”风曲商冷漠道。

    盘铨秘境他不是没听说过,以前都出现好好几千次了。

    但也从来没有哪次记载是这么凶险的啊?

    两个本来应该生死相向的仇敌,此刻很有默契地成为了对方最坚实的后背。

    ……

    “盘铨秘境?世人愚昧,一百年前,盘铨都死了,哪里还有什么盘铨秘境!”在湍急的河流的上游,一处峭壁之上,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老和尚正双手扒着峭壁,缓慢地继续向着河流的上游而去。

    在他的下方,则是一条条体积庞大的灵血鳄,正死死盯着他。

    这老和尚往前走一步,下方的灵血鳄就往前游一步。

    这要是稍有不慎掉下去,就是顷刻之间,被撕成粉碎。

    至于一路上的那些珍奇异树,还有可能有着秘籍传承的小洞穴,他也是看都没看。

    这些东西,他都看不上眼。

    度邪老和尚也不急。

    反正,有着秘宗和太玄宗的人守着入口,那个一直跟着自己不放的老家伙,是没有自己那么聪明,轻易就能进来的。

    估计等着自己已经把所有事情搞定,修为大增,那个家伙还在外面打转儿。

    ……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该怎么突围啊?不能总这么被围着,迟早耗都要被耗死!”黄蜡极对身后的风曲商说道。

    两个人已经就这么背对着背站了一天了。

    而四周的灵血鳄也没有进攻,就这么一直围着他们,一动不动,一双双眼珠子死死盯着,单纯靠着这股压力,就让最中间的猎物已经差点儿奔溃。

    “没有!”风曲商冷冰冰说道。

    如果有的话,他还能够和黄蜡极这个蠢货在这里被困了一天?

    “哎,你怎么这么不聪明?”黄蜡极叹气道。

    “如果是祝玦师兄在就好了,以祝玦师兄的聪明才智,估计现在,我都在峭壁上烤灵血鳄吃了,杨雲纶大师兄再也好啊,一个人就能暴打这些灵血鳄,就是跟你才……”

    “你给我闭嘴!”风曲商脸色一寒说道,“这些灵血鳄听的懂你说话!”

    黄蜡极刚要反驳,就注意到周围的灵血鳄,在他说完刚刚的话之后,那一双双眸子里的血光,似乎更加浓郁了。

    黄蜡极一个激灵!

    我错了!

    我什么都没说!

    不对,我也没说错,祝玦师兄和杨雲纶师兄就是这么厉害。

    错是错在自己这么倒霉,这些灵血鳄竟然听的懂自己说话。

    风曲商才是感到倒霉呢!

    秘宗为什么会让这样的一个智障进来探索秘境?

    如果是敌人的话,风曲商心里简直不要太轻松,结果,没有想到,这才一进秘境,就被逼的站在了同一个战线上。

    本来的猪对手,就变成了猪队友。

    ……

    “赵长老,你们秘宗不是要让灵铸境的祝玦进去吗?怎么,进了一个灵基境十七层的小家伙?”盘铨秘境外,周凌长老瞥了一眼赵登录,不禁冷嘲热讽道。

    要知道,秘宗传出自己要让一个灵铸境的弟子进入盘铨秘境,让太玄宗是多么慌乱。

    在争吵头疼了很久之后,才勉强让一个上代弟子进去秘境。

    就是为了不吃亏!

    然而,谁知道,秘宗根本就是诓他们的,纯恶心人。

    现在,局势反转。

    太玄宗进去的人是灵基境十八层,而秘宗进去的是灵基境十七层。

    而且,风曲商还不是普通的灵基境十八层,在同境界之中,实力都是最顶尖的那一种。

    “赵长老,你猜猜,你们秘宗的那一个小家伙,在风曲商的手里,能够坚持住几招?”

    “这个时候,究竟是在狼狈地逃跑呢?”

    “还是跪在地上向风曲商求饶呢?”

    “甚至是尸体已经被盘铨秘境里的野兽啃了呢?”周凌得意洋洋地说道。

    太玄宗和秘宗本就不对付,在过去的摩擦里面,还老是吃亏,现在,逮着机会,怎么能够不扬眉吐气一番?

    ……

    “还没有到吗?”

    祝玦十分怀疑这个老和尚在带着他绕圈子,这都走了一天了,只是一直说“在前面”,“在前面”,“马上就到了”,结果,连个屁的影子都没有。

    “施主,莫急,苦海难渡,需要耐心!”

    “嗯……马上就到了!”

    度善老和尚双手合十,夹着佛说佛珠微微一笑说道。

    实际上,度善老和尚心里也慌乱。

    难道,自己记错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