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47章 师徒再会
    在通过强大的武力,初步收拢了一下汀州守备营的人心之后,沈易便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练兵计划。

    虽然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汀州兵的综合素质不算差,但却也距离“优秀”二字相差甚远。

    于是,沈易便将原本的三日一操练,改为了每日一操练。

    而且操练的难度也大幅度提升,全是按照后世影视作品里新兵营训练的手段来。

    对于这一点,那些官兵自然是大为不满,一个个出工不出力。

    但当沈易说出,凡是能训练达标的人,每月额外奖励三两银子,且每天有肉吃的时候,顿时再没谁有任何不满——一个个跟饿狼似的,都和自己较上了劲儿!

    要知道,普通守备官兵一个月的军饷,也就二三两银子,这新都司给的奖励居然比饷银还多!

    更重要的是,每天的午餐都有肉吃!

    这个奖励的诱惑,简直比银子来得更直接!

    毕竟在这个年代,即便是耀武扬威的官兵,能吃上一顿肉也是稀罕事,往往只有大战在即,才会有这种待遇。

    平常无战事的时候,一个月也未必能见几回荤腥。

    若是普通四品武官,当然没这么多钱瞎折腾,不过沈易不一样,他就是不缺银子。

    首先神龙教那些存着的古玩字画,被他一点点抛入市场,现在只出手了三分之一,就积攒了超过百万两白银的财产。

    其次还有韦小宝不时送钱给他,另外青木堂那边经商也有了不小成效,再则神龙教的产业更是有许多收入。

    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一年怎么也有个三五十万两银子的进项。

    多了不敢讲,这区区八百守备营的官兵,沈易还折腾得起。

    除了训练奖励之外,沈易每月月底还进行比武,让普通兵士和低阶武官交手,胜者不仅有丰厚的奖金,更有机会取而代之!

    具体条例是,凡有连续两月都在比武中落败的低阶武官,便会被革职,让战胜者担任其职位。

    关于这一点,在离开福州之前,沈易就从耿精忠那里获得了许可权。

    耿精忠对这种能者上,不能者下的策略极为赞赏,觉得能大大激发官兵的训练积极性,还打算在各军中推广,以提升军队整体战力。

    当然,那些中层武官就不能简单用武力来区别他们的能力了,还是要多方面考量。

    不过,当守备营中大多数低阶武官,慢慢都被沈易以比武的胜负替换之后,这支军队已经基本被他牢牢掌控。

    毕竟那些由他亲手提拔,并且还传授了内功修炼之法的众多低阶武官们,又怎会不对他感恩戴德,忠心耿耿?

    他们很清楚自己缺乏根基,想要长远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去,除了要坚持努力训练,还要牢牢抱住这位肯重用他们的新都司的大腿。

    ……

    转眼之间,便又是三个月过去,陈近南才终于姗姗来迟。

    当夜,沈易的官邸中。

    “师父,您四个月前就给徒儿回信了,怎么直到今天才到?”

    沈易恭敬地侍立在陈近南身侧,有些无奈地问道。

    师徒两人在拜师之后,倒也见过两面,一次是沈易在神龙岛时,一次是刚抵福建之时。

    不过两次加起来,也不过两天相处而已,所以其实不能说十分熟悉。

    陈近南本还担忧这个徒弟一旦走上高位,掌握了兵权,只怕心思会有变化,但见他仍然执礼甚恭,心中也不免极为安慰。

    他微微一笑道:“中途出了岔子,去了一趟广西。”

    沈易诧异道:“师父去广西做什……”

    话还没问出口,他便想到了原著剧情,随即惊道:“小宝没事吧?”

    数月前韦小宝奉旨送亲前往云南,但其实他早已与建宁公主有染,且暗地里也是为打探吴三桂底细而去,所以此行也可谓是凶险万分。

    不过当时队伍里还混着一位大高手,也就是韦小宝另一位新拜的师父,大名鼎鼎的崇祯皇帝幼女,袁承志袁大侠的红颜知己,独臂神尼九难。

    有九难在侧,神龙教的高手又都受沈易辖制,如今天下已无人能伤得到韦小宝。

    不过原著中,因为韦小宝在云南闹得太大,吴三桂对他动了杀心,所以调遣了数千军马,打算把他留在云南。

    于是天地会各方势力便风起云涌起来,包括总舵主陈近南在内,都亲自前往广西,接应了韦小宝一回。

    但是这个消息,沈易却没有收到。

    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云南广西都离福建甚远,消息想传递过来,没一两个月都难。

    “为师两月前便打算动身来见你,只是那时又得到小宝前往云南的消息,心中便觉不妥,就立即动身赶去。耗了大半月终于赶到,不过却有惊无险。但此行却实在是有些劳顿,所以这回程的速度,就放缓了些许,以至今天才到了你这里。”

    陈近南见这个徒弟能从广西两个字里,就立即联想到云南之事,心中也不由暗暗赞叹其心思机敏。

    同时见他对师弟关怀真挚,心里顿时愈发满意欢喜。

    “原来如此,师父一路辛苦。”沈易赶紧端起一盏茶,递到师父手中,“师父,徒弟虽然有些小聪明,但并没带过兵,您这回来了,可要好生指点指点我!”

    陈近南结果茶盏饮了一口,笑着摇头道:“我瞧你这支军势,倒也行止有度,且个个雄壮异常,已然是颇为难得了。若说你丝毫不懂带兵,为师却是有些不信。”

    下午时他便到了,在沈易陪同下暗中观察了守备营的训练情况,心中也是颇有些吃惊。

    这些守备营士兵展现出的风姿,已经有了雄兵的雏形了。

    沈易闻言顿时摆手:“师父可别这么说,徒儿不过是读了几本兵书,学了些练兵之法而已,但若论带兵打仗,根本是一窍不通!”

    陈近南闻言一愣,随即明白沈易是陷入了一个误区,顿时笑了起来。

    “你以为什么是带兵?什么又是兵法?说书人空中的诸多锦囊妙计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得沈易陷入了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