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45章 借机外调
    三个月后。

    靖南王王位之争,早已经尘埃落定,朝廷的册封诏书,也在一个月前便已抵达。

    当初的靖南王世子耿精忠,如今已经是新任靖南王。

    耿昭忠等为首作乱之人,按律当交由朝廷有司查办,现已被押解入京。

    至于那些寻常兵士,则在投降之后被网开一面,耿精忠遵守承诺,没有大开杀戒。

    实际上这不是他如何仁慈,而是沈易劝告他,而今天下乱局又显,正值用兵之际。若是贸然杀掉数千精锐兵士,不仅会落个残暴嗜杀之名,还会让大损自己的实力。

    这话虽然没有挑明,但两人彼此都心知肚明,朝廷在他们的眼中,根本不可靠,甚至可以说是敌人。

    ……

    这一日,王府内院。

    “王爷急诏属下前来,出了什么事?”

    沈易快步走到耿精忠身后,抱拳恭声道。

    耿精忠仍是那幅锦衣装扮,但神色间的威严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正站在池畔看着水中的游鱼。

    在他身后,无根道人和张淡月肃然侍立——自从那日同生共死之后,他将这两位还有胖头陀,都已经视为了心腹级别的存在。

    无根道人和张淡月看到沈易前来,却是恰到好处的撇了撇嘴,流露出一丝居高临下的姿态。

    这般模样,就好像是他们在得到耿精忠的重用之后,便将沈易这个“介绍人”,完全不放在眼中了。

    实际上,这些都是沈易早就安排好的,为了避免耿精忠怀疑他们结党营私,故意表现出不和罢了。

    果然,耿精忠看到这一幕,却也没有呵斥两人的意思,眼中更是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满意。

    对于上位者而言,手下的人对自己忠诚当然是极好的,但如果他们走得太近,那可就不妙了。

    将目光从池水中收回,耿精忠转身望向沈易,脸上浮现出浓重的忧虑:“先生,京里传来消息,皇上月前在早朝上,与群臣公开商议了‘削藩’之事……现在,本王该如何是好?”

    以往关于削藩,康熙最多不过是放出点消息罢了,像此次这般公然朝议,那是前所未有。

    这其中所代表的含义,也是不言而喻。

    得知这个消息后,不仅是耿精忠,想必云南的吴三桂和广东的尚可喜,都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压力。

    沈易早知会有这么一天,但却故意皱眉沉思了许久,才慎重道:“王爷,依属下之间,您最好主动上书朝廷,请求撤藩!”

    “什么?”

    耿精忠哪想到他会这么说,顿时惊叫出声,随即又想到沈易一向足智多谋,不会胡言乱语,便又赶紧压下性子。

    “若是主动请旨撤藩,那只怕长则数十年,短则数年,我靖南王一脉,便会从天下除名!”

    若是没有了兵权,朝廷又如何能容得他们继续在封地作威作福?

    须知,现在的三藩之地,王命比圣旨还管用!

    沈易对他的态度并不意外,抱拳解释道:“王爷,属下此策乃是缓兵之计!让朝廷放松警惕罢了。”

    “这……可这么做无异于饮鸩止渴,最终还是死路一条啊!”耿精忠仍是不解,但语气却缓和了一些。

    沈易微笑道:“三藩之中,平西王势力最大,且其人霸道至极,怎么可能心甘情愿接受削藩?我们只需暂做退让,不做那出头之鸟,坐观朝廷与平西王争斗,再坐收渔利即可。”

    听到这里,耿精忠眼睛亮了,似乎若有所悟,便又问道:“如何坐收渔利?”

    “而今朝廷兵马已大不如前,尤其是八旗兵,简直腐朽不堪。若是当真对云南开战,胜负还未可知。王爷只需看着双方谁能占据上风,再顺势而为即可。当然,若王爷还有更大的野心,也并非不可……”

    沈易三言两语之间,便为耿精忠勾勒出了将来的大势。

    耿精忠听得双眼放光,脸上忧虑之色尽去:“不错!朝廷兵马懈怠已久,只怕未必是平西王的对手。更何况,还有本王和平南王在侧,鹿死谁手确实犹未可知……”

    他虽然自幼在王公贵族间游走,所以还算颇有城府,但论及军政方面的能力,以及战略眼光,那就只能说是中人之姿了。

    如今一听沈易画出的美好蓝图,一时间竟激动得有些难以自持。

    沈易看得暗自好笑,却面不改色,又补充道:“所以眼下,王爷要立即上书请求撤藩,以极尽诚恳之言辞安抚朝廷。同时,也要加紧操练兵马,并且扩充军力,以待天时啊!”

    “好,先生真是本王的智囊!不过先生,关于扩充军力的事情……现在就急着做,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

    说到兵马之事,耿精忠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一丝烦躁和忧虑。

    “先生比谁都清楚,那些曾经追随父王四处征战的老将,原本父王在世时,还能压得住他们……可如今,他们又多了一层拥立本王的功劳……”

    他话没有说完,但沈易却已完全领会。

    那些老将若轮起来,都是耿精忠的叔伯一辈,本就立下过汗马功劳,此次又在扶植新王时立下了大功,一时间愈发倨傲。

    有关军事上的安排和调动,他们根本就不把这个新继位的靖南王放在眼里,常以一句“此事不必王爷费心,老夫自会处置”,就把耿精忠的诸般命令搪塞过去。

    以至于虽然成功过继位,但耿精忠的日子过得却并不算舒畅。

    “王爷此言差矣,越是如此,才越该立即扩充军力!大可以扩充军力为由,派遣王爷的心腹去担任军中要职,再慢慢抗衡乃至取代那些老将,才是正确的应对之法!否则,王爷没有自己心腹之人掌握军权,必将永远受制于他们!”

    沈易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立即毫不犹豫地再度建言。

    耿精忠一听此言,顿时觉得豁然开朗:“若非先生,本王险些误事!”

    然后他来回快速踱了几步,随后道:“先生曾救过本王性命,后来更是本王继位的第一功臣,早该有所封赏了!先生且回去收拾行装,明日本王便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