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44章 大局已定
    张淡月和胖头陀见状,也有样学样,从腰带、怀中取出提前准备好的飞镖等暗器,向着周围的敌人甩去。

    这二位的实力还在沈逸之上,即便没有刻意练过,但基本的准头还是有的。

    那些围拢过来的兵士,立即就倒下了一大片。

    “都给我上!今日若不能成事,咱们都得死!”

    眼看着这些兵士因为沈易三人展示出的强大手段而畏惧不前,一名甲胄齐全的将领陡然拔出腰间长刀,高声喝道。

    那位二殿下耿昭忠倒也不是孬种,见状虽没有带头冲锋,却也没有躲藏起来,而是在人群中嘶吼:“不要与那三个纠缠,目标是耿精忠!切莫因小失大,乱了主次!”

    这些兵士毕竟都是见过血的老兵,虽然一时有些惊慌,但见到两位主心骨表现得颇为镇定,很快也便恢复了冷静,舍下杀伤力惊人的沈易三人,转而涌向王府外,追杀耿精忠而去。

    “咱们不必急着走了,就在这居高临下施放暗器,为世子分担压力!”

    沈易刚落到屋顶上,便吩咐同样跟上来的张淡月和胖头陀道。

    他对场中局势看得分明,眼下所有兵力再度向耿精忠那边集中,他们这边则被完全忽略,这王府中反而成了一处安全区域。

    其实之所以会形成这个局面也不难理解,毕竟耿昭忠想要的是篡位,自然要以除掉耿精忠为第一要务。

    沈易他们武功再高,若是没了扶植的对象,那也只能树倒猢狲散,再也影响不了大局。

    “可是教主,属下身上的暗器已然用完了!”

    “属下也用光了!”

    没有外人在跟前,两人言语间便恢复了往常的恭敬。

    “无妨,我这有,而且不止是暗器。”

    沈易对此早有预料,来之前早就暂时清空了储物空间,准备了许多对此次行动有用的物资。

    一边说着,他便如变魔术似的往屋顶上一指,顿时一堆钢针、飞镖浮现在瓦片上,至少两三百枚!

    不只是这些,同时出现的还有两个铁桶,以及几支未点燃的火把。

    张淡月和胖头陀看着自家教主居然展现出了这等凭空变物的手段,眼睛都几乎看直了,心中愈发觉得对方深不可测。

    “别愣着!这两个铁桶之中全是火油,你们二人分别拎着一桶,往那人群最密集处泼洒!”

    沈易面色冷峻,给两人发布着早就想好的任务。

    两人立即回神,赶忙依言各拎着一只油桶,在飞檐翘角上纵掠而去。

    “耿昭忠你大逆不道,胆敢谋害世子不说,竟还敢烧毁王爷灵堂!你如此行径,简直畜生不如,人人得而诛之!”

    沈易见两人将火油洒得到处都是,便提足了内力,猛然一声暴喝,同时将早已点燃的火把,向着人群最密集出抛了过去。

    “呜!呜!呜!”

    破空声接连响起,那些火把被他奋力投掷出去,也不需要什么准头,因为此刻很多兵士身上,都已经沾染上了火油。

    “轰!”

    各处火焰迅速爆燃,同时传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由于很多人身上都被洒了火油,这火焰蔓延极快,一个传一个,宛若多米诺骨牌,又似病毒传播。

    虽然火油数量有限,沾上火油的兵士毕竟只占少数,但这凄厉惨叫和突如其来的火焰,所造成的恐慌情绪,却比横飞的血肉更严重。

    一时间,耿昭忠这数百精兵原本严整有序的阵势,立即便乱了。

    而在这时,徐天川、玄贞道人等人,早已接应到逃出去的耿精忠和无根道人,五十多位二流以上高手团结在一处,俨然已是固若金汤。

    “耿昭忠,你胆敢在父王灵堂放火!我看父王定是被你所害!你为了篡位,居然先弑父,再杀兄,真是丧心病狂!”

    耿精忠此时被众人围在中间,知道大局已定,故而再度镇静了下来,遥指着满脸疯狂的耿昭忠,以一种义正言辞的口吻大声呵斥。

    耿昭忠如今是百口莫辩,疯狂的脸上显露出的只有不甘和愤恨。

    首先,篡位之举已经是铁打的事实,他根本辩驳不得;其次,王府内都是他的人,这突然起火,若说不是他干的,谁又能信?

    “耿精忠,任你巧舌如簧,也改变不了你大闹父王灵堂的罪行!所有人听令,格杀勿论!”

    耿昭忠知道此时说多错多,索性也不辩解,便立即下令围杀。

    正当此时,一阵阵脚步和喊杀之声从四周传来。

    “吾等奉世子殿下之命,前来扫平乱党!”

    “杀!”

    却是五六位耿精忠手下的老将,亲率千余精兵,从城门各处杀了过来。

    原本他手下有十数员将领,六千精兵,但分出了其中五千压制敌方同样布置在城外的四千兵马,只有一千精锐前来护世子大驾。

    耿昭忠虽然凭着二殿下的身份,和预防生乱的名头,调了三百兵士在王府中。但城中守将、监军,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把大队人马调入城中——这一点哪怕是身为世子的耿精忠,也根本做不到。

    所以,两方的大军主力,其实都埋伏在城外,只等乱局一起,便杀入城中。

    不过以而今的状况来看,明显还是正牌世子耿精忠占了上风。

    不论是大义名分上,还是兵力人马上。

    这一千精兵甫一赶到,场间局势便立时逆转。

    “末将救驾来迟,还请世子殿下赎罪!”

    几名翻身落马,在耿精忠前方拜倒。

    耿精忠立即上前将几人扶起,大笑道:“几位叔伯来得正是时候!”

    言罢,他目光转向耿昭忠,随即又扫向其麾下那些凄凄惶惶的兵士。

    “尔等还要负隅顽抗吗?只要你们现在投降,本世子可以赦免你们的死罪!你们就算自己不怕死,也该为妻儿老小想想吧?”

    ……

    沈易望着场中局势,知道大局已定,便从屋顶跳了下来。

    然后取出一把长剑,划破旁边躺着的一名死去兵士的身躯,顿时鲜血汩汩而出。

    在张淡月和胖头陀瞠目结舌的神情中,他伸手蘸了一把血液,然后往自己依旧整洁的衣衫、脸庞上抹着。

    “这你们就不必跟我学了。我这是为了突显自己忠心耿耿……你们也是也这么干了,我这样不就平平无奇了么?”

    连忙摆手制止了两人有样学样,沈易满脸淡然地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