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43章 先发制人
    虽然明知这王府内必定是个陷阱,等会儿可能马上就要拼尽全力往外逃,但耿精忠和沈易却不能不踏进去。

    因为作为儿子,自己父亲去世了,若是不去灵前送终,莫说世人如何议论,便是已经投靠他的那些将领得知了,只怕也会心有芥蒂。

    毕竟一个连给亲爹送终都有借口不去的大不孝之人,还怎么指望旁人能信赖你是个仁德之主?

    耿昭忠这首玩得是阳谋,明摆着告诉你我这有陷阱等着你,却不怕你不入彀!

    一踏进府中,耿精忠心里就不自觉地咚咚咚打起鼓来,脸上的悲痛之意都去了大半,转而被警惕和担忧取代。

    “殿下放心,我们必会护得殿下周全。”

    沈易轻声宽慰,怕他忍不住扭头就跑,那可就乐子大了。

    耿精忠闻言稍稍安心,这些日子不仅是无根道人,包括张淡月、胖头陀的身手他也都已经见识过,否则他哪怕不争王位,也不敢踏进这王府中来。

    他脸上重新挂上悲痛之色,口中不住哭嚎,表现低呼了一个刚失去父亲的儿子,应有的状态。

    但是不知何时,王府内原本滔滔的哭声全已消失,只剩下他一人的声音,显得有些诡异。

    “殿下,厅中有人马埋伏,老道能听得见呼吸声。”无根道人脚步忽然微顿,随即面色不改地轻声提醒。

    张淡月也点头附和:“殿下,老夫也听见了。”

    “殿下脚步不要停,待会儿走到门口的前一刹,道长立即拉着殿下飞上房梁往外冲。殿下同时大骂二殿下无耻,居然暗设埋伏。张老和胖大师,与我一起殿后。”

    沈易不动神色,低声将全盘计划托出。

    “好!”

    众人听了之后,皆是默默点头。

    这是落入被动之后的先发制人,或许还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否则想逃出去只怕难度更大。

    “先生,还有张老、胖大师,你们务必小心!”

    耿精忠深吸一口气,心中也有些感动。

    正所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值此危难之际,沈易依然能率先考虑他的安危,而不是自己的性命,这让世子殿下对他的信任和感激再度加深了。

    沈易点头道:“只要殿下能逃出去就好……不过殿下谨记,万一属下……殿下一定不要心软回头来救,只盼您继位之后,再为我等报仇!还有,一定要将那些设计对付殿下的家伙斩草除根,绝不能心慈手软!”

    这些话虽没有明说,却好似临终遗言,为耿精忠规划好了一切。

    耿精忠顿时眼睛一酸,只觉得自家老爹都没对自己这么好过,到这种时候还不忘为自己的以后打算。

    “先生放心,你的话我一定谨记!”

    尽管如此,他也没说出“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的话,可见到底还是自家的性命更重要。

    也幸亏世子殿下是这样虚伪薄情之人,否则将来沈易要篡权的时候,只怕还会心有愧疚。

    几人脚步很快,转眼间便已到了大厅门口。

    “殿下小心!”无根道人忽然大喝一声,拽住耿精忠的胳膊便蹿上了房顶。

    耿精忠立即配合地大叫:“老二,你居然设下陷阱害我!你好狠啊!”

    话音还没落下,两人已经到了房顶上,只见无根道人脚下再一踩,便已飘出了十数丈,接近了王府围墙。

    他俩这莫名其妙的一番吼叫,弄得王府内埋伏的那些人手,还有耿昭忠本人,都是为之一愣。

    “咋了这是?我还没下令动手啊!这些废物……如此不堪大用!”

    呆滞了片刻后,他还以为是手下有人过于紧张,提前发动了埋伏,不由心中暗骂。

    但眼见对方就要逃离,他赶忙高声大喝:“左右,快下手!”

    经二殿下这么一嗓子,那些埋伏人手才回过神,纷纷从王府各处杀将出来。

    与此同时,徐天川、玄贞道人等五十余位在外守候的人反应更快,因为他们本就心怀警惕,时刻准备着杀进王府救人。

    所以,他们在听到无根道人大喊的同时,便已经齐齐拔出了兵刃,砍翻了门口的守卫,冲进了王府之中。

    当然,也有专门传讯的人员,接连点燃了好几个烟花,在城内的天空炸响。

    这种烟花爆鸣的声音,远隔数里都能听见,更何况还带着浓浓的青烟和火花。

    城外埋伏已久的六千精兵立即便在老将们的率领下,向城内杀来。

    至于各处城门,更是有着已经投靠了耿精忠的暗子在看到信号的同时突然暴起,将城门尽数拿下。

    且不论城外大军如何,只说王府之内。

    沈易料到一旦对方动手,则必然会不顾一切地盯住耿精忠这个目标,所以他才没有选择和对方同时逃走。

    必须要留下来替对方分散一部分主意力,否则压力全在那边,即便无根道人实力强劲,只怕也难以撑得太久。

    “弓箭手,给我射!”

    果不其然,除了刀斧手之外,王府中各处早已安排了数十弓箭手,就是为了防止他们越墙逃走。

    随着指挥者一声令下,那些弓箭手纷纷从假山、院墙后面闪了出来,瞄准正在空中的无根道人和耿精忠,便要将他们射成刺猬。

    “看我暗器!”

    沈易大吼一声,同时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细密的钢针,然后双手猛力一甩。

    “咻咻咻!”

    只听破空之声连响,附着了内力的几十根钢针,便如骤雨般倾盆洒出,向着各处的弓箭手激射而去。

    为了应对这种寡不敌众的局面,他早就开始练习暗器,如今一手飞针已经玩得出神入化。

    那些钢针从他手中抖出,居然好像都长了眼睛一般,没有一根落空!

    “啊!”

    “呃!”

    一声声惨叫响起,顿时便有不少弓箭手被钢针命中,即便没有死,手中的箭矢也已经失了准头。

    剩下寥寥几个没有中针的弓箭手虽然射出了弓箭,但毕竟数量不多,无根道人轻轻松松便应付了。

    等到其余人再下弯弓搭箭时,他已经带着耿精忠,落在了院墙之外。

    “两位,咱们也走!”

    见耿精忠已经逃了出去,沈易低喝一声,施展开神龙御风,身影化作一道惊鸿,便向院墙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