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42章 兄弟相争
    在接下来十日当中,沈易等人陪着耿精忠,暗中联络了十数位靖南王手下的忠心老将。

    一切果然如沈易所料,这些老将不亏是戎马一生走到高位的人物,他们都对眼下朝廷的局势看得清楚,知道此时若是福建生出乱局,必然会给朝廷以借口,到时靖南王府从上到下一损俱损。

    当然,耿精忠也极为机灵,他所联络的这些老将,都是心中有些把握的人物,并没有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免得打草惊蛇。

    直到将印象里那些亲近自己的老将都联络完,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耿精忠才带着人马赶往靖南王府。

    靖南王手下有二十余位手握兵马的将领,这其中多半都坚定地站在了名正言顺的耿精忠身后——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耿精忠,更重要的是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

    否则即便拥戴耿昭忠继位,他们也难逃朝廷借口讨伐。

    甚至就算投靠朝廷,也早晚有一天会被钝刀子割肉割得面目全非。

    眼下对他们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支持名正言顺的耿精忠继位,让朝廷无话可说,不能借机削藩。

    福州城内,一间客栈。

    “先生,我已经依你之计,让十余元老将各自提了手下的兵马,在福州城外驻扎下了。”

    此时的耿精忠,已经不复前些日子的惊惶狼狈,举手投足之间更多了几分掌权者的自信和威严。

    面对这种情况,沈易心中也是有所警惕,但面上却满是笑意:“如此,当万无一失了。殿下,是时候回王府探视王爷了。”

    耿精忠闻言有些犹豫:“先生,要不要多带些兵马?万一……”

    他话没说完,但其中的隐含之意却不言自明。

    “有这些高手护着,殿下又何须顾虑?即便二殿下当真设下了埋伏,也不可能在这些高手的保护下,轻易地伤到殿下。六千精兵就埋伏在城外,这五十多位高手再如何不济,难道还不能支撑到大军前来支援么?”

    沈易手一指身后的无根道人、张淡月等五十余位江湖高手,面色十分淡然,说到这里又略微压低了嗓音。

    “而且,此番正要少带些人手,示弱于人。若是二殿下禁不住引诱铤而走险,岂不正好名正言顺将之拿下?”

    “原来如此,还是先生智计高深!”

    耿精忠恍然大悟,随即不再犹豫,推开房门准备回王府。

    其实他们三日前就回到了福州,不过为了等待大军调动,才直到今日才回靖南王府。

    靖南王麾下总共约有五万常备军,其中大半的领军将领都已选择了耿精忠,但军队都有守备任务,自然不可能擅自全数调动,那样肯定会打草惊蛇。

    所以,每位将领只调动了三百余精锐,既可以保证战力,又不会因为调动过多而被察觉。

    最重要的是,任何将领如欲调动五百以上人马,必须有靖南王亲自出面,或出示靖南王的兵符——否则王府派下去的监军不仅不会同意调兵,而且还会立即上报。

    实际上按沈易的估计,那位二殿下耿昭忠能获得七八位将领支持就顶天了,而且其中只怕过半都是早已被朝廷收买的二五仔,根本不会真心为他效力。

    他们能够调动的兵力,三四千便已是极限。

    不多时,耿精忠便带着众人来到靖南王府。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王府之中竟是哭声阵阵,已经有下人开始布置灵堂了!

    看着架势,只怕耿继茂已经死了!

    “怎么回事!昨晚还派人来探过,父王还未曾……”

    耿精忠心中大惊,就要上前询问清楚。

    然而这时,王府大门内忽然走出一队人,各个披麻戴孝,为首之人是个年轻俊美的公子,脸庞与耿精忠有几分相似,显然就是耿继茂次子耿昭忠了。

    “大哥,你回来晚了……父王他……薨了!”

    耿昭忠抹着鼻涕眼泪,迎上了他的大哥。

    耿精忠觉得事有蹊跷,父王这死得时间点也太巧合了些,但毕竟是自己亲爹,听到对方死了的消息,他眼眶立即就红了:“孩儿不孝!孩儿不孝啊!父王,孩儿回来晚了!”

    他一边哭嚎着,一边抬脚往府内而去。

    沈易等人当然紧随其后,但却被耿昭忠身旁两个大汉上前拦住。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面生得很?”

    耿昭忠收了眼泪,望着沈易等人冷声道。

    沈易还没答话,耿精忠便当先停下脚步道:“二弟这是做什么,他们都是我的心腹护卫。”

    一时间,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

    耿昭忠语气稍缓,诚恳道:“父王刚走,岂能让这么多人乱哄哄入内?何况还带着兵刃,岂不让他老人家不得清静?”

    此言一出,狼子野心便几乎昭然若揭了。

    但他说的也确实在理,哪有奔丧还带着护卫入内,更不要说带兵器了!

    耿精忠闻言顿时犹豫,他明知这王府内只怕是已经布下了刀山火海,若孤身进入定然凶多吉少。

    可若是连亲爹死了都不进去看一眼,岂不是要背上大不孝的罪名?

    不孝的罪名可是死罪,更不要说还想继承王位了!

    然而沈易却代他挥了挥手:“道长、张老,还有胖大师,咱们一起随世子殿下入内吊丧,其余人等便在父王守候吧。”

    无根道人三人武功卓绝,料想这王府之内就算是步步危机,但他们想带两个人逃出来,只怕就是有几百精兵,也未必能拦得住。

    更何况对方若当真动手,外面众人立即就能杀进去接应,同时发出信号,城外大军也会闻讯而来。

    总之,风险虽然有,但绝不至于无法承受。

    相较而言,让耿精忠担上“不孝”的罪名,那他肯定必死无疑。他一旦倒台,沈易诸般布置也就付水东流了。

    “二弟,我只带四个心腹进去,一起祭奠父王,你总不至于也拦着吧?”

    耿精忠也知道目前只有这个办法,所以并未多做犹豫,而是眼神泛冷地瞥向自家弟弟。

    耿昭忠见状确实不好再拦,若是这样都不允的话,那他的杀心未免就等同于摆到桌面上了,当即道:“大哥不要误会,我也是顾及大哥的名声,才善意提醒。”

    言罢,便侧身让沈易四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