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40章 马车密议
    在沈易的极力劝说之下,耿精忠最终没有继续耽搁,当天下午便立即启程,带着数十名高手,往福建而去。

    南下的路上,耿精忠马车内。

    马车很是奢华宽敞,即使沈易和耿精忠对坐于其中,竟也丝毫不觉拥挤。

    “沈先生,你先前说早些回到福建,便能减少动乱……到底会有何动乱?”

    眼下马车里更无别人,就连车顶上都有心腹守卫,耿精忠终于将这个憋了许久的疑问提了出来。

    沈易不慌不忙地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啜了一口,才在对方焦急期待的目光中答道:“动乱可能来自两个地方……福建,还有京城。”

    耿精忠闻言一怔,他也不完全是纨绔子弟,多少也是有些城府的王府世子,听了沈易的话,不禁若有所思。

    “还请先生明示!”

    沈易一直以来表现出的沉稳和智慧,还有“厚道”和谦逊,让这位世子在此时本能地选择了信任。

    沈易指了指南方道:“关键还是福建那边,王爷的病情究竟如何。”

    耿精忠虽不明所以,还是道:“据说父王病重,否则皇上也不会准我回去。”

    这些世子,明面上是送贡品进京,并代他们的父王在京内打点人脉。实际上,却也是作为“人质”,圈禁在京城,用以掣肘他们的父王。

    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离京的。

    沈易叹了口气道:“王爷既已病重,若有个万一……可世子却身在北京,可有十全把握控制得住福建的局势?据属下所知,二殿下年已十九,且文武双全,似乎颇得王爷喜爱……”

    耿精忠听到这里,心头不由一震,实际上他自己也在担心这个,只是又心存侥幸,不愿相信而已。

    沈易口中的“二殿下”,乃是耿继茂次子耿昭忠,也是耿精忠的亲弟弟。

    相比他这个长子,耿昭忠自幼在耿继茂身边长大,论及父子情分,自然要在他之上。

    (作者注:此为虚构。历史上耿精忠、耿昭忠、耿聚忠三兄弟,在耿继茂死前,都在北京常驻,这也是清朝惯例。此处是为了戏剧效果故意虚构,望周知,并请谅解。)

    若是父王临终前将王位传给二弟……

    想到这里,耿精忠不由陡然出了一身冷汗。

    他面露惊疑道:“我是嫡长子,且早有世子名分,在朝廷都有了案卷……这王位传给谁,也由不得父王一人啊!”

    沈易见他惊惶之中还有如此思虑,倒也不免高看了他一眼。

    但是,这些话却正中沈易全套。

    沈易摇头道:“殿下所言是不错,但殿下可曾想过,皇上和朝廷,可能巴不得王爷传位给二殿下呢!”

    “这怎么可能!”耿精忠被这话吓了一跳,忍不住低声惊叫。

    沈易再度叹气道:“殿下你不妨想一想,倘若王爷临终,当真一意孤行,不经朝廷而擅改世子,让二殿下继位……届时,朝廷会怎么做?”

    耿精忠到底到底也有些脑子,微一思索便悚然道:“若父王一意孤行,只怕……只怕朝廷会以此为由,出兵福建!”

    沈易暗赞一声,这位世子殿下的脑补能力还是很强的,深得他心。

    “殿下明鉴!朝廷早已猜忌三藩,半月前更是派了御前侍卫副统领韦小宝,亲自领队去云南。这明面上是送亲,但暗地里谁不知道是去探平西王吴三桂的底细?如今朝廷正愁没有理由对三藩下手,若福建那边出现变数,岂不正中他们下怀?”

    沈易说到这里了,语气变得愈发诡秘起来,眼神更是颇为凝重。

    “而属下最为担心的是……即便王爷足够明智,清楚此时绝不能有异动,不会做出糊涂之举。但难保朝廷没有提前拉拢府中某些将领,让他们鼓动二殿下强行继位,以此来给朝廷削藩的口实啊!”

    这最后一番话,在耿精忠心里敲了一记重锤。

    “难怪!难怪我的心腹来信,说父王已病入膏肓,可随后却就有几位将军和二弟一起传来消息,说父王病情已得缓解,让我不必过于忧心。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他们是想拖延我的脚步!”

    耿精忠狠狠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案几,脸色变得铁青。

    “还有,我当时入宫向皇上请辞,皇上竟让我再等两日,说什么已命宫内御医调制特效药剂,到时一并带回福建。我只当皇上是体恤老臣,却没想到……哼!”

    沈易听得目瞪口呆,他也没想到,自己东拉西扯,忽悠耿精忠的事情,似乎正好言中了事实!

    这到底是运气好,还是自己确实智力爆棚?

    不过转念一向,无论是小皇帝还是耿昭忠,为了自身的利益,去做这些布置都算合理——若非确实合理,沈易也不会拿来忽悠耿精忠。

    毕竟耿精忠也不是傻子,如果是完全不合情理的恶意离间,他定然也能察觉得出。

    “这倒要谢谢两位大佬的助攻了……”沈易不无恶意地撇了撇嘴角,表面上仍是一副智珠在握,成竹在胸的模样。

    耿精忠发泄似的骂了一会儿后,逐渐清醒过来,竟向着沈易抱了拳,恭声道:“我如今该如何是好,还请先生教我!”

    眼前这少年虽然年纪比自己还小,但表现出的智谋却实在令耿精忠感到钦服。

    尤其他现在正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险境,而且爹不疼娘不爱,如溺水之人,想要抓住仅有的救命稻草。

    沈易赶紧伸手扶住他,认真道:“殿下何须如此!殿下待我有知遇之恩,属下自当全力辅佐殿下,登上靖南王之位!更何况,那本就是殿下应得之物!”

    耿精忠闻言不由有些感动,叹道:“枉我始终觉得自己颇有智计,身边能人不少,可事到临头才发觉力有未逮,身边除了先生,竟无一个能议事之人!”

    这倒是实话,他孤身一人往来京城与福建多年,身边除了一些心腹侍卫,能帮自己动脑子的人根本没有!

    想到这里,他也不禁有些暗暗埋怨自己那个父王——居然从未替自己安排过这些,其心……可想而知。

    “若先生能助我成功继位,必当以高位相报!”

    耿精忠满脸诚恳地再度抱拳。

    沈易点头认真道:“愿为殿下竭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