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9章 厦门三英
    对于三名中年刀客的态度,耿精忠信念一转,笑着介绍道:“沈先生,这三位是半年前父王从福建派来的高手,乃是王府中效力多年的老人。”

    经他一番介绍,沈易知道这三人号称“厦门三英”,是同门师兄弟,分别叫做方坤、程述,还有张泰。

    这三人每个都有二流巅峰的修为,三人配合之下,更是连一流初期的高手都奈何不得他们。如此战力放在当今天下,也确实算一方豪杰了。

    只可惜,他们选错了对手。

    “既然‘厦门三英’对各位的实力有所怀疑,但不知众位之中,哪位兄台愿意出手领教下他们的高招?”

    对于出言不逊的家伙,沈易向来不会忍气吞声,但他也没有立即发作,而是笑眯眯地转头看向身后的众人。

    众人早得了他的吩咐,要表现出桀骜不驯的高手气质,再加上“厦门三英”的表现确实嚣张,立即都半真半假的露出了怒意,纷纷要求出战。

    沈易笑了笑道:“还是请无根道长出手吧,还请道长手下留些分寸,免得伤了和气。”

    既然要震慑,自然要让最强的人出手,给对方一个无比深刻的教训。

    无根道人一袭灰色道袍,闻言也不说话,捋了捋颔下长须,微微点头,做足了高人派头。

    厦门三英却并不领情,觉得沈易那话是在侮辱他们,显然是为首之人的方坤喝道:“既然要较量,刀剑无眼谁说得准?自然不必有所顾忌!”

    程述和张泰自然点头,附和着自家大哥。

    耿精忠这时说了句话道:“你们以后还要共事,既然刀剑无眼,那不懂动兵器,比比拳脚就是。”

    孰料无根道人这时候开口了:“世子不必挂心,就让这‘厦门三英’持刀齐上便是。倘若真丢了性命,老道也不怨!”

    这话就极为霸气了,怼得“厦门三英”面色瞬间涨红起来。

    “你这牛鼻子,以为我们兄弟会以多欺少不成?就我一个来会你!”

    方坤作为老大,遇到有人这般挑衅,当然是第一个跳了出来。

    只见他始终搭在刀柄上的右手猛然用力,一道白光便裹挟着雄浑劲力,瞬间破空而至。

    其余人正准备退开数丈,让两人可以尽情施展,却不曾想还未等他们有所行动,这场战斗便已然结束。

    只见无根道人左手仍在捋着胡须,瞥见那刀光劈来,目中闪过一抹轻蔑,随即右手轻飘飘地伸出两根手指,随意之极的将那势若奔雷的长刀稳稳捏住。

    那刀锋距离他的面庞不过一寸之遥,但任凭方坤如何运功施力,却也再难向前分毫!

    “我见你等三人名头甚大,为人更是桀骜至极,还以为真是高手,岂料就只有这点微末道行!”

    无根道人向来耿直而毒蛇,此番更是得了沈易吩咐,要表现得高傲、强大,所以一开口就将“厦门三英”给喷了个狗血淋头。

    “老道莫要逞凶!”

    “大哥,我来助你!”

    “厦门三英”荣辱与共,程述和张泰见无根道人实力深不可测,说话更是难听异常,顿时便不再讲什么颜面、道义,齐齐把刀上前相助。

    “不可……”

    到了这时,被无根道人强大出手震惊得有些愣神的耿精忠,终于反应过来,出声想要阻止。毕竟明摆着已经输了,现在还要以三打一,那不论结局如何,都只会更加丢人!

    然而沈易却上前一步,摇头笑道:“殿下不必担心,无根道长的武功,早已到了收发由心的境界,断不会因为什么‘刀剑无眼’、‘拳脚无眼’,而伤了三位英杰。”

    这话说得温和,实际上却在暗讽“厦门三英”不过如此,与无根道人的境界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事实也正是如此,无根道人乃是如今神龙教中最强战力,早已是一流中期的修为,距离一流后期也已然不远,莫说是三个二流巅峰的“高手”,便是三十个,只怕也未必奈何得了他!

    果不其然,面对群起而攻的程述、张泰,无根道人看也没多看一眼,只是顺势一脚踢出,踹在方坤的胸口。

    只见方坤立时便被踹得倒飞而出,后面两人见状赶忙转攻为守,想要接住自家老大。然而手臂甫一接触到方坤身体的刹那,顿时感觉到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道席卷全身,竟被震得齐齐向后飞去!

    这三个魁梧大汉,愣是倒飞出四五丈远,才重重摔落在地。

    许久不见他们再度起身,刘氏兄弟赶紧上去查看,却发现三人已然昏厥过去,顿时望向无根道人的眼神愈发惊骇。

    至于耿精忠,已经彻底看傻了。

    他深知这“厦门三英”的实力,还要远甚于刘氏兄弟,可以说是靖南王府武功最强的人物了,但在眼前这位道长的手下,三个人一拥而上,居然都没走过两招!

    无根道人捋着长须微微躬身,淡淡地道:“世子殿下不必担心,老道手下自有分寸,他们三个不过是被老道的内力震昏了而已,并未受内伤,很快便会醒来。”

    “厉害!厉害!厉害!”

    耿精忠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惊叹地望着无根道人,重重地拍着手掌。

    “本世子今日真是大开眼界!沈先生、道长,还有诸位,赶紧上座!”

    向无根道人这样的高手,举世也未必有双手之数,他说大开眼界也并非虚言。

    实际上神龙教中,如今也只有张淡月能与之抗衡罢了。

    耿精忠激动地拉住了沈易的手,带着他当先往上首而去,边走边道:“沈先生,你真是劳苦功高!为我寻来了无根道长这样的高手,我以后的安全,就高枕无忧了!”

    沈易闻言先是连说不敢当、份内事,随即又略带深意地道:“眼下世子就有一个大患,如不将之铲除,只怕很难‘高枕无忧’啊!”

    耿精忠听得一愣,随即愕然道:“沈先生何出此言?”

    沈易摇了摇头,暗示此时人多眼杂,稍候再谈此事,转而道:“殿下是否已经请旨离京?”

    “昨日皇上旨意已经下来,准我回福建看望父王。”耿精忠在上首坐定后答道。

    沈易也不坐下,立即道:“既然如此,殿下还是赶紧离京,早一日赶回福建,便少一分动乱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