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8章 再会世子
    站在船头上望着越来越近的海岸线,沈易心底不由升起一股豪情。

    短短一年多时间,个人实力提升数十倍,麾下实力更扩充百倍不止。虽然其中或有瑕疵,但原本遥不可及的主线任务,似乎有了那么一丝破局的可能。

    “根据小宝来信,康熙和三藩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微妙……另外,靖南王耿继茂旧疾突然加剧,已经病入膏肓,耿精忠不日便要返回福建,我此次回去只要操作得当,大乱便可一触即发!”

    沈易想到这里,回头扫了眼身后的三位部下。

    “青龙使、黑龙使、赤龙使,你们要切记,上岸之后不可泄露真实身份,且要假意与我保持距离。面见耿精忠的时候,更加要表现得高傲、强大,明白吗?”

    他口中的青龙使,自然不是许雪亭。

    许雪亭当初被洪安通重创,尽管沈易命人“全力救治”,但最后还是“伤重不治”了,当时岛上也还哀悼了七日。

    不是沈易不能容人,而是许雪亭此人野心勃勃,且威望极高,武功更是冠绝诸人,即便因为“豹胎易筋丸”暂时屈服于他,一年后服了解药,却还是有极大概率反叛!

    而在这一年当中,他很可能暗中不断煽动其余老人的反叛之心——以他的威望,那些老部众绝对会站在他那边——沈易这一年就是表现再好,只怕也收拢不到任何人心。

    所以,尽管很可惜许雪亭的一身武功不能为自己所用,但沈易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让他“重伤不治”了。

    对于这种结局,教中上下也并无怀疑。

    毕竟洪安通的强大,在众人心中早已有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他们看来,被那老怪重伤,能活下来才是个奇迹,重伤不治反而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结果。

    而现在的青龙使,则是原来的赤龙使无根道人升任。

    与此同时,赤龙使之职则由原黑龙使张淡月补上;黑龙使之职则由胖头陀补上。

    神龙教五龙使之位看似平级,实则却有着“青、黄、赤、白、黑”的隐性等级存在——青龙使地位最高,黄龙使次之,赤龙使第三,白龙使第四,黑龙使最末。

    其实原五龙使的武功也能从这个位次看出高低,唯一有失偏颇的就是黄龙使段锦,那老家伙其实在五人中实力最低,但因为善于溜须拍马,故而更受洪安通欣赏,才能排在第二位。

    故,现今神龙教五龙使分别是——

    青龙使无根道人、黄龙使段锦、赤龙使张淡月、白龙使韦小宝,以及黑龙使胖头陀。

    ……

    无根道人、张淡月,还有胖头陀站在沈易身后,听到他的叮嘱,齐声应道:“教主放心,吾等必当谨记!”

    这三位看着沈易在短短半年内,就让整个神龙教上下焕然一新,原先心头的那些不服,甚至是些许的仇视,都已经渐渐消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认可。

    这种认可或许还远没到忠诚的地步,但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接受”了。

    尤其是沈易向他们吐露了自己一部分“反清复明”的志向和规划后,三人更是觉得小小一个“神龙岛”,对这位少年教主而言,根本不足道哉。

    正所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对方所等待的,就是一个机遇。

    实际上对于这个机遇,沈易所做的远不止是“等待”两个字而已——他早已做了诸般谋划,只为促进这个机遇的到来!

    神龙教上下对满清本就极为不屑,洪安通在原著里甚至不惜与虎谋皮,跟俄国人勾结在一起,做着赶走鞑子,自己当皇帝的美梦。

    否则也不至于,胆大包天到让教众的人冒充太后,去盗取满人的藏宝图了。

    所以,对于沈易的志向,他们不仅没有任何反感,反而大力支持。

    而且沈易的一系列作为,不似洪安通那般,只是贪图享乐,更接近一个合格的“君主”,让他们看到了些许成功的希望。

    更何况,沈易的背后还站着天地会!

    ……

    五日后,北京城内,靖南王府。

    “沈先生,你可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得先行返回福建了!”

    沈易带着一帮人经过通禀,刚走到后院,便听到耿精忠那久违的声音从大厅里传来。

    原先在青木堂那段时间,他还不时以“沈临风”的身份来见一见耿精忠,稳稳他的心神。

    但后来这半年多,他一直待在神龙岛,便再没有见过耿精忠,只是有一些书信往来。

    “属下奉世子殿下之命,在各地寻觅江湖高手。此番一接到殿下的消息,便立即赶回……却是让殿下久候了,属下该死!”

    先是带着身后诸人向耿精忠见礼,沈易才将自己的行程简单报告了一番。

    暌违已久的刘氏兄弟也站在耿精忠身后,向沈易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但在两人身旁,却多了三位腰跨长刀的中年汉子,年龄都在四十岁上下。他们看向沈易的目光,都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味道。

    对于沈易这个表现得文武双全的救命恩人,耿精忠还是颇为信任和看重的,否则也不会在父亲病重的情况下,还执意要等他一起回福建。

    他宽慰并赞扬了一番沈易的劳苦功高,才把目光投向了他身后的众多打扮各异的武林人士。

    沈易主动介绍道:“这五十多位,个个都是好手,他们任何一个单独喊出来,实力都不逊于属下!”

    其实这就有点夸大了,但也不算完全胡扯。

    这五十多人中,半数是神龙教的人,整体和尖端实力都更强些;剩下一半则是青木堂中汇合而来的高手,虽然比不上神龙教,但经过沈易这一年多来,用功法、灵药的全力培养,个个也都有了二流以上的修为。

    这样一批人放出去,只怕没有五六千精兵,都决计拦不住他们!

    然而不等耿精忠说话,那三个站在他身后的中年刀客,便齐齐发出了一声不屑地冷哼。

    三人中站在最左边的那个淡淡地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实力不在你之下又算什么!”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也已然能让在场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耿精忠本想出言化解一下,但转念一想,却又按捺住了心思。

    他正要见识一下,沈易招募来的这些“高手”,究竟有何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