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5章 巨大财富
    陆高轩没想到沈易居然升自己为护法长老,执掌的还是教规刑律,这可算个实权职位了,不再五龙使之下。

    “多谢教主厚爱,属下必鞠躬尽瘁,竭尽全力为教主办事!”

    他赶忙出列,脸上现出惊喜之色。

    “待会儿你自行去挑选几名老部众,再从各门中选出五十位弟子,成立护法堂。”

    沈易点点头,神色温和了许多。

    “还有,不是全力为我办事,而是为教中做事。神龙教不是我一个的,而是在场所有人的,诸君应当共勉才是。”

    这番话说出来,众人就明显体会到了他和洪安通的差异。

    当初洪安通在时,教中是唯他一人独尊,可以说神龙教上下所有人,都是他在他淫威之下苟且求生的傀儡罢了。

    在他心里,整个神龙教就是他洪安通一个人的,别人都只是奴仆而已,怎么可能会说出沈易这样的话!

    “教主圣明!”

    众人心有所感,再说出这句话时,却也有了几分发自内心的真挚。

    当然,若说他们都已归心,那还言之尚早,不过是人心稍附罢了。

    “胖头陀,你从今起就跟着新白龙使去北京,助他谋夺《四十二章经》,一切听他的命令行事。”沈易又点名道。

    “属下必当尽力。”胖头陀赶紧出列应道。

    沈易又转头看向韦小宝道:“小宝,下午你即返京,免得你日久不归,鞑子皇帝再起了疑心。有关神龙教的事情,除非是师父,其他任何人不得吐露半个字。明白吗?”

    韦小宝点头笑道:“师兄放心,我晓得轻重。你不一起回去吗?”

    “教中初定,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我暂时还不能回去。”

    沈易摇了摇头,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

    “至于青木堂中事务,你偶尔监督一下李力世、关安基即可。另外,将这封信拿着,亲手交给关、李二人,若寻不到他们,交给徐天川老兄也可。”

    韦小宝收下信封,表示一定送到。

    ……

    当天下午,神龙岛藏经楼中。

    说是藏经楼,其实就是洪安通原来住所后的一个单独小院。

    这个小院平日只有洪安通自己可以进出,其余人等一概不许靠近。

    沈易处理了一上午的教务,此时才来到院里,寻找他期待已久的武功秘籍。

    他走到院中的三层竹楼前,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空间颇大,足有一百多个平方。

    而让沈易目瞪口呆的是,这偌大的第一层内,堆满了各种精致的古董字画,至少有上百件!

    虽然他不懂文物,但这些东西既然能被洪安通珍藏,想必绝不至于都是凡品、赝品。

    “这些玩意儿不能吃又不能喝的,老家伙还真能附庸风雅……这倒是便宜了我,回头全部高价出售,换做招兵买马的军费!”

    沈易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可他对文人墨客的雅号所知实在有限,还是认不出那些落款、印章代表的究竟是谁,但不妨碍他猜测这些东西的价值。

    尤其是有几件瓷器、玉器,那品相即便是他这个外行也看得啧啧称奇,只怕拿出去没个几万两银子,那是连一块边角都买不到。

    然而更刺激地还在后面。

    等他走到楼梯处,只见一口尺许见方的木箱放在楼梯后,上面还加了铁锁。

    沈易不免好奇,取出一把长剑,唰唰两下直接切开了木盖。

    顿时,一叠叠散发着墨香的纸张映入沈易的眼帘。

    “卧槽!银票!”

    饶是自问见过不少钱的沈易,此刻也仍不住发出了如此粗鄙之语,可见他的震惊程度。

    这也情有可原,因为这尺许见方的箱子里,堆叠的全是一张张银票!

    银票面额有三千两,也有五千两,最大的是一万两!

    (作者注:有关银票是否等同于纸币,又是否有如此大面额的问题,大家不必较真,只是小说戏言而已,这里不多讨论。其实历史上的银票更像是现在的“存折”,而不能完全视为纸币。)

    沈易数了一下——

    三千两面额四十张!

    五千两面额三十张!

    一万两面额二十张!

    这总共加起来,就是整整四十七万两的银票!

    “真有钱……真有钱啊!”

    沈易将银票数了好几遍,才终于渐渐回神。

    单单是藏着的银票,就足足四十七万两,那这层楼里的东西加起来,其价值就可想而知——绝对是百万两白银起步!

    “这洪安通的家底,简直快比得上鳌拜那厮了!”

    鳌拜抄家之后,索额图和韦小宝查得约二百三十余万两白银价值的宝藏,可谓是惊世骇俗。但此刻看这洪安通的收藏,恐怕就是有所不及,也不相差无几了。

    这倒也好理解,毕竟鳌拜虽然位高权重,但贪污起来毕竟还是有所顾忌,不可能当真毫无忌惮。

    再一个,他还需要喂饱手下那些跟着他混的官员将领,开销也绝对不小。

    而洪安通却是个土皇帝,搜刮起财富那是不择手段,挖地三尺,没有任何顾虑。

    而且到了他手里的东西,那就是他一个人的,向来是只出不进,底下人都生怕被他随手取了性命,谁还敢向他要俸禄、要好处?

    所以,洪安通能有如此财富,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将银票尽数收入储物空间,沈易满怀期待地来到第二层。

    第二层与楼下不同,被分成了十几个单独的小隔间,每个隔间不过四五个平方大小,全部摆满了药房中的那种一格格的柜子。

    “当归、鹿茸、人参、灵芝……居然还有雪莲!”

    沈易望着那柜子上的标注好的名字,脸上喜色越来越浓。

    原来,这层是洪安通收藏灵丹妙药的地方!

    这其中原始的药材占了九成的地方,却还有几个隔间当中,放置的全是瓶瓶罐罐,各种炼制好的丹药成品。

    “雪参丸、生肌散、元气丹、鹤顶红……”

    几十种、数百瓶丹药,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摆在柜台上,看得沈易是眼花缭乱。

    “可惜储物空间太小,全部收取只怕装不下,回头再来挑一挑。现在嘛,还是先去看武功秘籍!”

    沈易强压住欣喜,满怀期待地向着第三层而去。

    财货和丹药虽好,但真正让他牵肠挂肚的东西,还是洪安通收藏的那些武功绝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