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4章 一教之主
    由于对原著剧情的历历在目,所以沈易早已对剧情线各个能占到便宜的地方盘算得明明白白。

    而此次神龙教之行,无疑会成为他在这个世界的一个重大转折。

    因为,神龙教几乎代表了这个世界最顶尖的一批单体战力!

    除去洪安通不谈,教中五龙使个个都是一流中期以上修为的高手,其中为首的许雪亭,更有着一流后期的实力!

    而除了五龙使以外,诸如陆高轩、胖头陀、瘦头陀,还有假太后毛东珠,个个也都有一流初期的实力。

    当今的华夏大地,除去少林寺之外,还有哪个势力能有如此多的一流高手?

    更不要说,神龙教内的五十多位老部众,几乎个个都是二流以上的境界!

    就是那八百名少男少女,在苏荃的精心调教,还有洪安通的偶尔指点下,也个个都有三流以上的实力。

    如此一股势力,几乎能抵上万兵马!

    除了人才之外,教中还有各种各样的资产。

    首先,这近千教众在岛上不事生产,当然不可能喝西北风,所以有大量的百姓供养他们。只在这座岛上,受神龙教管辖的百姓,就有一两万人!

    换言之,神龙教在这座岛上,那就是个天不管地不收的“小朝廷”,而神龙教主则是个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另外,神龙岛在中原也有大量产业,否则洪安通哪来那么多锦衣玉食的享受?毕竟岛上资源有限,不可能样样俱全。

    那些产业加起来,虽还不能与天地会相提并论——毕竟天地会成员数万,体量更大十倍不止——但却也有天地会总产业的两三成,已然是颇为可观了。

    除此之外,洪安通为了炼制返老还童的丹药,搜集了许许多多珍惜药材,全都收藏在了宝库中。

    同时,岛上还有一座“藏经楼”,正是洪安通毕生搜罗的武功经典收藏之所。

    而洪安通所做的一切积累,此刻尽皆成全了沈易!

    ……

    次日,神龙教大殿内。

    沈易端坐台山新制的红木宝座,韦小宝则坐在他略下的侧边。

    除青龙使许雪亭还在养伤,白龙使钟志灵已死之外,其余诸人依旧按往日次序站在殿内。

    经过昨天沈易那一番表现,在场再没人敢对他有半分小瞧,反而是敬畏有加。

    即使是那些少男少女,在经历了短暂的思想斗争后,也很快做出了抉择——投靠沈易。

    毕竟在死亡和投降两个选项之间做选择,似乎也没有那么困难。

    即使有些别有心思的,在沈易亲自动手“处决”了几人后,便也尽都安分了下来。

    现在他们不敢蹦跶,以后沈易更有的是办法调教他们。

    “教主洪福齐天,仙福永享!”

    在陆高轩带领之下,众人齐声恭贺。

    沈易听得好笑,却也没有做改动的意思,毕竟宗教这种制度用来统治下属,还是挺有用的。

    “嗯,免礼吧。”

    沈易面色淡淡地道了一声,做这群邪道份子的老大,必须要保持威严和神秘感。

    “今日是本教主登位大典,不过却也无须繁文缛节,只是有些人事,要另做安排。”

    新官上任都要有三把火,何况是一教之主?

    对于沈易的这种行为,教众诸人早已有所预料。

    “请教主示下,吾等必当遵从!”众人应道。

    沈易点点头,顿了顿道:“首先,白龙使钟志灵因忠言直谏而死,当予以厚葬,须举教哀悼七日,期间不得饮宴欢娱。”

    “教主顾念忠臣故人,实是仁德之主,我等必当奉从!”

    段锦适时地冲出来拍马屁道。

    其余的老人们听到信任教主第一件事居然是这个,也不得心中微感暖意——不论是假做姿态还是真心实意,能第一个想到这点,这位新教主在仁慈上,就已经比前教主洪安通强多了。

    赤龙使无根道人却上前道:“教主能记得钟兄弟的忠义,自然再好不过。可钟兄弟却是死于那妖妇之手,还请教主杀了那妖妇,为钟兄弟报仇!”

    他虽然是个道人,却是五龙使中性格最直率的一位,甚至比钟志灵还更胜一筹,从他敢在洪安通面前直接以飞镖救下黑龙使张淡月,就可见一斑。

    “呵呵,真是可笑!我昨日瞧得清楚,白龙使虽然是苏荃下令所杀,但真正暗中授意的,乃是洪安通才对!”

    沈易正要答话,却见一旁的韦小宝突然站了起来,脸上满是不屑的笑意。

    “若没有那老贼点头,苏荃岂敢杀他?可昨日白龙使血溅当场,你们在场哪一个,真就立即冲上去要给他报仇了?莫说杀那老贼了,便是当时去杀苏荃,你们也不敢!如今见老贼死了,才去欺负一个寡妇,竟也不觉得羞耻?真是笑死人了!”

    “你!”

    无根道人被他骂得脸红脖子粗,却愣是无言反驳,毕竟韦小宝所言句句属实。

    “许雪亭许大哥,不是冲上去了吗?”

    结巴了半天,他才想到了许雪亭。

    然而韦小宝脸上的冷笑却更重了:“是你傻,还是你把我当了傻子?青龙使去杀洪安通,那是为了给白龙使报仇吗?他分明早就有生乱之心,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

    任谁也瞧得出来,许雪亭昨日是早就准备好了要用毒压制住众人,然后杀了洪安通取而代之。

    至于为钟志灵报仇,他难道能预知白龙使将要被杀,所以提前在剑上抹了毒?显然不可能。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个沈易,让他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所以,不论是从武功而言,还是从内心而言,这个许雪亭才是全教上下,此刻对沈易意见最大的人。

    好在,他昨天被洪安通一击重伤,能不能活过来还要两说……

    想到这里,沈易脸上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冷笑。

    韦小宝的一番话,将无根道人等一众老人驳斥得面色无光,却再也找不出反驳言,只能是垂头丧气的无言以对。

    沈易这时候才发话:“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我昨日便说过,洪安通那个首恶已除,昨日之事以后便不要再提。”

    “谨遵教主圣谕!”

    此时没人再做出头鸟,毕竟昨天的事情大家都不光彩,过去便过去罢。

    沈易又道:“白龙使之职不能空置,便由我师弟韦小宝暂且担任。《四十二章经》的事情还要继续办,他是宫中皇帝身边的红人,让他管束毛东珠等人也更为方便妥帖。”

    随即他沉吟了一下,又道:“另外,陆先生劳苦功高,擢升护法长老之职,兼掌药房的同时,也负责监督教规,整顿教众秩序。”

    他给自己人安了个位置后,又分给老人们一个差事,乃是平衡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