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3章 慑服教众(下)
    陈近南这位天地会总舵主的名头极响,哪怕是神龙教这群不算正道的武林人士,也是颇为信服的。

    但是,若是仅凭沈易三言两语,就让他们认同对方就是陈近南的徒弟,那也未免有些儿戏了。

    对于众人的疑问,沈易早有准备,装模作样的伸手在怀中一掏,实则是从储物空间取出了一件物什,拿到了无根道人、张淡月两人身前。

    “你们看看清楚,这是我天地会青木堂香主的令牌!而我,正是新一任青木堂香主,沈易!”

    天地会普通成员相认靠切口,而香主级的人物都有身份令牌,有时远距离下令,则是派人拿着令牌去,所谓见牌如见人。

    无根道人和张淡月两人都是有见识的高手,虽然没见过天地会香主的令牌,但却也听过有关令牌的传闻,此时瞧见令牌正面“天地会”三个字,又见沈易将令牌翻转,显出背面的“青木堂”三字。

    他们心中很清楚,此次许雪亭突然发动叛乱,连他们几个都被蒙在鼓里,眼前这小子又怎么可能提前得知?

    既然不是提前得知,那就更无从谈起提前准备了令牌来诓骗他们,所以不由信了大半。

    张淡月看了看沈易,又看了看韦小宝,恍然道:“前些日子确实听过些传闻,说是有位少年英豪劫杀了鳌拜,被陈近南收作了徒弟,原来就是你!”

    为了保护韦小宝,天地会对外只说陈近南收了一位新徒,并且成为了青木堂香主,张淡月有所耳闻也不出奇。

    无根道人也点头道:“既然能被大英雄陈总舵主收为徒弟,小先生想必也是正直之人。老道愿服下豹胎易筋丸,尊奉阁下为新教主……想必沈教主,断然不会食言而肥。”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沈易闻言面露喜色,回答掷地有声。

    无根道人这个以倔强耿直著称的大高手都宣布效忠了,其余那些老部众自然也都没有了心理障碍,纷纷表示愿意尊奉沈易为新教主。

    张淡月和许雪亭微微沉吟片刻,最终也一齐点头。

    沈易见状笑容更盛,但还是喂无根道人、张淡月,还有许雪亭吃下了豹胎易筋丸——信任要一点点建立,没有必要的冷酷手段,想压服眼前这帮武林高手,那是痴人说梦。

    实际上,他也只给许雪亭、张淡月、无根道人、段锦,还有胖头陀这五位一流境界的高手,服下了豹胎易筋丸,至于一流以下的人物,还不值得他浪费如此珍贵的一粒丹药。

    只要控制住了顶尖战力,还怕底下的人造反不成?

    给众人服下豹胎易筋丸后,沈易又取出了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了几粒黄色药丸。

    众人仍未恢复体力,但见他如此行径,不免都将目光再度投了过来,面露好奇之色。

    沈易掌中捧着几粒药丸,走到胖头陀身前,对他道:“胖尊者,你曾服过豹胎易筋丸的解药,应当识得这是何物吧?”

    “教主面前,属下岂敢称尊,教主称我一声胖头陀便可。”

    胖头陀赶紧自谦一句,然后才把目光投向沈易掌中,然而这一看之下,眼神就挪不开了。

    “这!这正是豹胎易筋丸的解药!”

    其余刚服下了豹胎易筋丸的几人一听他这声惊呼,顿时心中大震,目光都紧紧锁定在了沈易手上。

    沈易手掌一握,然后又将这些药丸尽数倒入瓶中——实际上大部分药丸都已经被他收入储物空间,真正放回瓷瓶的只是少数几粒而已。

    随即,在几人惊怒交加的目光中,沈易猛然运起一掌,重重地拍在了瓷瓶之上,直接将瓷瓶和里面的药丸,尽数拍得粉碎!

    同时他内力喷涌,将那些已经成了药泥的解药再度震散,彻底成了一把药粉,随后抬手一扬,尽数四散在空气之中!

    “小子,你做什么!”

    “好哇!你果然不安好心,这是绝了我们的生路啊!”

    在几人看来,沈易已经将那瓶豹胎易筋丸的解药尽数摧毁,不是为了坑害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唯有心思玲珑的陆高轩若有所思,望向沈易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敬畏。

    却见沈易对几人的话置若罔闻,伸手在怀里一掏,便取出一本册子来,轻描淡写地道:“稍安勿躁,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几人稍微冷静,定睛一瞧,便见那册子封皮上写着五个大字,赫然正是“豹胎易筋丸”。

    “我毁去所有解药,是因为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你们铤而走险,一齐来擒拿我,企图抢夺解药,我又如何招架得住?所以,唯有将现有的解药全部毁去,才能杜绝了某些人的心思。”

    沈易面上仍带着微笑,慢条斯理地道。

    众人闻言一滞,面色阴晴不定,若非此刻仍然浑身无力,只怕已有人上前拼命了。

    “你将解药全毁了,我们岂不都死定了?你!”

    无根道人气得七窍生烟,恶狠狠地瞪着沈易。

    沈易也不恼,笑着拍了拍手中的册子:“这不是有解药的炼制之法嘛,你们又怕个什么?等到毒性将发之时,我自会提前为你们炼制解药,这才万无一失,对咱们大家都好。”

    “才一年时间,你能学得会吗?你怎么能保证一定炼得出解药!”张淡月也冷声道。

    沈易笑了笑:“就算我炼制不出,难道以陆先生的炼丹水平,知道了炼制方法之后,还学不会如何炼制吗?”

    陆高轩在神龙教担任了十几年的药房总管,教中大多数毒药解药,还有补药、疗伤药,都是出自他手。

    大家都很清楚,只论炼药的水平,他其实不比洪安通差多少。

    听了这话,张淡月几人的心绪不由平复了不少,不再有过激之言。

    可他们刚冷静下来,却见沈易不知从哪儿又取出了个火折子,竟公然将手中那本册子给点燃了!

    “你又做什么!”

    “你莫不是在戏耍我们?这册子被烧了,谁还知道解药炼制之法啊!”

    几人顿时又抓狂了。

    “放心吧,你们教主我,有过目不忘之能。这豹胎易筋丸和其解药的炼制之法,早已印在我脑子里了!”

    沈易望着手中燃烧的书册,语气缥缈高远。

    “从此以后,天下间只有我懂得豹胎易筋丸解药的炼制之法。所以,你们最好衷心祈祷,我这一年内都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