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2章 慑服教众(上)
    沈易转过身来,走到高台边缘,居高临下地望着瘫倒在地的众人。

    他面色平静地扫视全场,众人竟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远超他年龄的沉稳和威严,不由自主地渐渐安静下来。

    待到全场恢复寂静,沈易才缓缓开口:“你们先前曾说,若我杀了洪安通,便尊奉我为新任教主。此事……作数么?”

    他声音不大,但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那些因为洪安通之死而不知所措的少年男女且不论,其余一众老部众们,此刻才豁然察觉,眼前这个少年,似乎不是他们原先想象的那般好糊弄。

    只听这表面平淡如水,实则暗藏杀机的一句问话,便知他们若敢说出半个“不”字,只怕这少年立时就会取了他们的性命!

    这个少年表现出的狠辣果决、诡诈老成,只从他方才杀洪安通的一系列举措,便能看得明明白白。

    “当然作数!当然作数!”

    最快回应的还是超级墙头草黄龙使段锦,似乎他根本没有任何羞耻心可言,只要能活命,什么都不在乎。

    “沈教主诛杀恶贼洪安通,上顺天意,下应民心,我教上下无不感佩万分!我段锦第一个愿臣服沈教主,从此侍奉左右,绝不敢有丝毫异心!”

    虽然心底很瞧不上段锦这样毫无节操,甚至为了活命能诋毁自己兄弟的家伙,但作为一个以称皇做祖为目标的人,沈易却不能不容他。

    更何况,相对而言,怕死的人更容易掌控。

    “很好,黄龙使的忠心我瞧见了!”

    沈易面无表情地赞了一句,然后脚下一踩,身形拔地而起,落在段锦身前。

    同时他手掌一摊,便是一颗朱红色药丸显露而出,正是豹胎易筋丸。

    “沈教主仁勇无双,豪气盖世,段某能侍奉沈教主,实在是三生……”

    段锦起先还未瞧见这丹药,仍在大拍沈易的马匹,但看到这药丸的瞬间,声音却立时戛然而止,仿佛被人捏住了嗓子。

    沈易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扬了扬下巴道:“黄龙使如此忠心,不会不愿服下这枚‘豹胎易筋丸’吧?”

    “这!”

    段锦满脸苦涩,没想到刚出虎口,又入了狼窝。

    眼前这少年的狠辣,竟完全不再洪安通之下!

    其余那些原本也打算松口,先向沈易表忠心,糊弄过去再说的人,在瞧见他掌中这颗药丸时,都不约而同地瞳孔一缩,再度陷入了沉默。

    豹胎易筋丸的凶名,神龙教中谁人不晓?

    “既然要效忠,那总该有个‘投名状’吧?在场诸位与沈某多是初见,也不曾有什么交情,难不成空口白牙几句话,就想让沈某安心留用你们?诸位要是这么想,那就真是把沈某当成个孩子耍了!”

    对众人的反应,沈易自然是早有预料,他没有动怒,脸上笑容反而更盛。

    “我知道在场诸位不少都是内功高深的好手,只怕要不了一两个时辰,你们就能恢复大半。届时诸位一拥而上,我可不是对手。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诸位只有一刻钟时间考虑!过时……不候!”

    说到最后一句,他虽然面上笑容依旧,但语气里的坚决和森然之意,却是呼之欲出。

    听了这话,段锦老脸上神色变了又变,眼下自家性命操于人手,以他贪生怕死的性格,实在是不难做出选择。

    “段某愿服下豹胎易筋丸以表忠心,但恳请沈教主……一年后定要赐下解药!”

    他终于还是涩声答应了下来。

    沈易闻言笑容真挚了几分,朗声道:“我既然不直接杀了你们,自然就是真心想借助各位的力量成大事,又岂会如洪安通那般一味暴烈残酷?他是我的前车之鉴,只要没有异心,你就永远是我的肱股之臣!”

    言罢,屈指一弹,便将那红色药丸送入了段锦微张的口中。

    段锦一咬牙咽了下去,然后道:“属下从今往后,誓死效忠沈教主!”

    “很好!”沈易点点头,然后目光再度扫向其他人。

    在生死抉择面前,能泰然自若的寥寥无几,尤其是有了段锦带头,立时便有七八名老部众纷纷臣服。

    “沈教主,陆某也愿意效忠,请赐下药丸罢!”

    陆高轩竟也开了口,脸上有一抹无奈。

    “好!陆先生能如此抉择,实在让我很欣慰。”

    沈易显得很是高兴,连连点头,却没有给他喂下豹胎易筋丸。

    “陆先生与我也算是有些交情的朋友,这药丸就不必服用了,只需好生效命便是。”

    陆高轩闻言顿时大喜,虽身不能动,却连道:“陆某不敢高攀……惟感沈教主仁德,必当竭力效命!”

    他是真没想到,这个入殿以来就变得让他感觉无比陌生的沈公子,居然会对自己网开一面。

    沈易这么做当然有自己的意图,并非完全如说得那般冠冕堂皇。

    “各位,沈某当然知道用药丸控制人心,乃是最下乘的手段。只可惜,我并不了解各位的为人,又刚亲眼目睹各位反叛洪安通……”

    他望向众人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唱完白脸开始唱红脸。

    “诸位不妨将心比心,若是你们处在我的位置,又会怎么选择?难道会轻而易举地听信一帮刚刚反叛过老教主,武功又深不可测的‘前朝’老臣?”

    老部众们听了这话,虽然心中不甚舒坦,但也不得不承认,沈易说得乃是人之常情。

    甚至就连实力地位最高的其余三位掌门使,心底其实也明白沈易所言非虚,自己等人若是处于他的位置,只怕也会这么做,甚至手段更加极端。

    见三位大高手似乎有所动摇,沈易赶紧趁热打铁,亮出了最后底牌。

    “有一桩事情不瞒大家,其实我和我这位师弟,都是天地会的成员!家师,正是天地会总舵主,乃姓陈,大名上近下南!”

    (作者注:古人对于长辈的名字需要避讳,即便真要提及,也不能直呼,所以往往如上表述,以示尊敬。)

    众人先听到沈易和韦小宝都是天地会的人,都是一愣,随即又听他们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陈近南的徒弟,一时更加震惊。

    “各位,吾以家师之名起誓,只要你们不生异心害我,我绝不会亏待诸位!这一年内咱们先互相熟悉了,到时解药自会奉上,决不食言!若有违此誓,教我五雷轰顶而死!”

    陈近南英雄仁义之名远播江湖,借他的名义立誓,必能令人信服。

    果不其然,生性耿直的赤龙使无根道人震惊过后,便直言道:“你当真是陈近南总舵主的徒弟?可有凭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