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1章 豹胎易筋
    众人虽惊愕于黄龙使段锦的无耻,但值此紧要关头,也没人有心思多与他计较,所有人的心神,全都集中在那个少年身上。

    只见沈易停认真地思忖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好,洪教主这等人物,想必定是一言九鼎,绝不至于欺骗晚辈。我先扶前辈起来坐好,前辈且看着,我如何处置这些叛徒!”

    “好好好!难得你有这份心,老夫绝不会亏待你!”

    到了此时,洪安通心中大定,觉得自己已然把握住了眼前这个半大小子的心思,都开始考虑事后要如何掩盖自己此次的出丑经历了。

    至于殿内那些老部众,则都感到有些绝望,面色一片死灰。

    然而接下来,沈易的行为却震惊了所有人——

    只见他蹲下身子伸出右手,似是要将洪安通扶起来。

    但是,在他的手掌即将接触到洪安通的前一刻,只见寒光一闪,一柄尺许长的短剑陡然浮现,随即毫不犹豫,狠狠地刺入了洪安通的心口,直没至柄!

    这一剑实在太过突然,没有人知道这柄短剑是如何出现的,即便距离最近的洪安通本人,也是眼神茫然。

    又如何能躲得过?

    更不要说他此刻全身乏力,即便看明白了,也根本无力躲过!

    “你!为……什……么!”

    洪安通勉强吐出四个字,便气绝身亡。

    只是那一双眼睛仍瞪得滚圆,竟是死不瞑目,似是想不通沈易为何会突下杀手,又似是想不通那柄短剑为何会凭空出现。

    他却哪里知晓,沈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留他活命!

    一个几乎堪称天下第一的超级高手,而且还是心狠手辣,多疑善变的超级高手,沈易怎么可能放心地留他性命?

    从青龙使许雪亭之前展现出的修为来看,应该是一流后期,足以媲美陈近南的大高手。可即便如此,他却被奄奄一息的洪安通给一击重伤——那洪安通又会是什么修为?

    虽然洪安通当时有趁其不备偷袭之嫌,但能做到那种程度,也绝对是妥妥的一流巅峰人物,甚至有可能已经一只脚踏入绝顶之境!

    这样的存在,如果是个仁义守信之辈,沈易还愿意结个善缘,但洪安通这种人嘛……还是死了最让人放心!

    而他之所以还惺惺作态,假装被洪安通说动,主要是见了他含恨一招,重伤了许雪亭那种高手,实在心有余悸,担心老怪物还有后手,故意麻痹他而已,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甚至,就连他手中的短剑,都是事先从韦小宝那儿要来的宝剑,就是为了杜绝一切能够想到的意外!

    言行上麻痹对方,再以最锋利的兵刃,和最意想不到的出手方式——在发动攻击的前一瞬,突然从储物空间里取出短剑——使得所有事情尽量万无一失。

    若是如此机关算尽还能失手,那沈易也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了。

    “好!好!好!”许雪亭最先回过神来,兴奋得不顾伤势连连鼓掌,“小兄弟,你杀了那老贼,真是大快人心!”

    其余众人也尽皆回神,纷纷高声赞扬沈易,语气中又恢复了平日的生机。

    黄龙使段锦见此情形,却比其余人见机更快,立即又传了风向:“什么小兄弟,应该叫沈教主!沈教主杀了暴虐狠毒的洪老贼,咱们理应如约尊奉他为教主才是!”

    这求生欲之强,简直找不出第二人!

    但那些少男少女们,此时却大多陷入了沉默,但也有极少数性烈又忠心的,居然开口大骂沈易。

    对于这些声音,沈易却依旧是充耳不闻,只将手中宝剑在洪安通胸口用力一转,彻底搅碎了其心脏,才放心地伸手在对方尸体上摸了起来。

    他可没什么变态嗜好,而是在翻找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

    不多时,他就在洪安通怀里翻出了一本小册子。

    “您接触到一流下品炼丹术《豹胎易筋丸》秘籍,是否学习?”

    在册子入手的瞬间,沈易的脑海就响起了系统提示。

    沈易不由精神大振,原本那因为得到的不是武功秘籍而生出的一丝遗憾,也瞬间荡然无存,当即便选择了学习。

    豹胎易筋丸,可谓是一种凶名赫赫的歹毒丹药!

    此丹是以豹胎、鹿胎、紫河车、海狗肾等,大补大发的珍奇药材制炼而成,洪安通当初制炼此药,是为了返老还童。

    但他在别人身上试了,却发现药效完全不是预料的那般。

    凡是服了豹胎易筋丸,一年之内不服解药,便会爆发猛烈的毒性,将服药之人原来身体上的特点,反其道而行之!

    例如原著中的胖瘦头陀,就是活生生的悲惨例子。

    胖头陀原来是个矮胖身材,但毒发之后,却在三个月之内,身子忽然拉长了三尺,全身皮肤鲜血淋漓不说,更是变得瘦骨嶙峋;痩尊者本来极高极瘦,却猛然矮了下去,同时浑身变得肥肉横生、肿胀不堪。

    这其中的痛苦之剧烈,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正因为豹胎易筋丸如此酷烈的药效,才使得神龙教上下无不对洪安通敬畏若鬼神。

    否则若仅是以性命作为要挟,教中数百壮汉,总有几个不怕死的,不至于都对他畏惧成那般德性!

    若非害怕承受那般恐怖的痛苦,以黑龙使张淡月那种人物,又岂会甘心任由五彩毒蛇毒死自己,也不敢反抗?

    因为以洪安通的作风,赐某人一死已经是极大的仁慈了,若是胆敢不从,那必将生不如死!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有了这种丹药的炼制之法,就不怕那些家伙不听话了。”

    沈易心下暗喜,随即神情一顿,仿佛若有所思,赶紧又在洪安通怀里继续摸索起来。

    “果然如此!”

    很快,他便从洪安通身上摸出了两个瓷瓶,打开一看,正是豹胎易筋丸的成丹和解药!

    沈易心中料定,这种歹毒的丹药,不论是炼制之法,还是丹药本身,又或是解药,洪安通都绝不放心藏在别处,肯定会贴身保管,果然被他料中。

    经过系统灌输之后,沈易已经完全能分辨豹胎易筋丸和解药,所以一看之下就认了出来。

    “哈哈哈,好!”

    沈易大笑一声,将丹药收了起来。

    直到此时,他才转过身,望向了殿内横七竖八躺着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