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30章 渔翁登场
    这两个从角落中走出的身影自然不是旁人在,正是沈易和韦小宝!

    韦小宝望着满殿瘫倒的身影,不由啧啧称奇,回头轻捶了一下沈易的胸口道:“师兄,真有你的,什么都叫你算到了!”

    胖头陀躺在一旁看得都傻了,惊诧道:“你俩……你俩竟没中毒?”

    陆高轩突然高声问道:“许大哥,你使得是……是什么毒?”

    那青龙使许雪亭受了重创,不仅是肋骨断了数根,而且肺部被刺伤,他能撑着不昏厥已然难得,若换了常人如此伤势,只怕都快死了。

    却见他身子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却根本不能,只好靠在旁边的柱子上,连喘了几口气,才勉强道:“可惜,可惜功……功败垂成,我是不中用了。”

    他却是仍沉浸在懊悔与遗憾中,压根没在意陆高轩的询问。

    但陆高轩乃是医道大家,对于毒药也是知之甚深,虽未从许雪亭那儿得到答案,便自己念叨了几个毒药的名称,又结合场间的情况,猛然间若有所悟:“韦、沈两位公子怎么会没中毒……是了!”

    他惊叫一声,声音大了许多:“原来如此!你在短剑上抹了‘百花腹蛇膏’,是不是?妙,妙啊!许大哥,你定是早有准备,三四个月都没饮雄黄酒了吧?”

    这“百花腹蛇膏”遇到鲜血,便会生出浓香,本是炼制香料的一门秘法,常人闻了只会觉得精神舒畅。可若是服惯了雄黄药酒的人,一碰到这股香气,那便会筋骨酥软,十二个时辰都不得解。

    纵然是内力高深之辈,两三个时辰内也同样浑身无力!

    青龙使许雪亭靠在柱子上,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长叹一声道:“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到头来……还是遭了洪安通的毒手。”

    这话中之意,显然已是承认了陆高轩的推断。

    众人思绪各异,场间再度陷入寂静。

    韦小宝在台阶前停步,沈易却一步步地往台上走去。

    众人听到脚步声,不由回过神来,见到沈易的举动,不由情状各有不同。

    许雪亭忽然叫道:“好!小兄弟,快去杀了那老贼,往后我许雪亭便奉你为神龙教教主!”

    陆高轩也登时会意,喊道:“对对对!沈公子,你若能杀了洪安通,咱们都尊你为教主,今后唯你命是从!”

    听他两人这么一喊,其余老部众们不由尽皆醒悟,齐齐出声撺掇,让沈易杀了洪安通。

    而那些少男少女们一听这些话,顿时都大惊失色,一个个或是喝止,或是恳求,希望沈易不要杀教主。

    然而沈易却对这些声音置若罔闻,面无表情地走上了高台。

    沉默许久的苏荃,此时突然柔声道:“小兄弟,你说我生得美不美?”

    声音中充满了销魂蚀骨之意,似是要以自身的美貌诱惑沈易。

    台下那胖头陀陡然大喝一声:“沈公子,看不得!那是个害人的狐狸精!”

    苏荃的声音却愈发魅惑,如泣如诉地道:“小兄弟,你瞧啊,看看奴家。你瞧,奴家眼珠子里有你的影子。”

    她眼波流转,隐含楚楚可怜之意,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怜惜。

    陆高轩也赶紧大声警示:“沈公子,不可被这蛇蝎妇人骗了,你想想她刚才下令杀人的模样,可有半分柔弱可怜?”

    他们都是男人,自然清楚苏荃此女有多大吸引力,尤其沈易看起来如此年轻,生怕他经不住美色诱惑。

    “不想死,就闭嘴。”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沈易只是冷冷瞥了苏荃一眼,口中漠然地吐出一句话,竟是完全对眼前大美人的诸般作态无动于衷!

    苏荃也愣住了,自打她十三四岁起,便见惯了男人看到自己时的那副色胚德性,年老者年少者皆是如此。

    若说其中差别,无非是有些善于伪装,有些则毫不掩饰罢了。

    然而像眼前这个少年一般,不仅对自己的美色视若无睹,甚至眼神中还隐含杀机的人,却是绝无仅有。

    只是那冷漠的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让她脸上笑意僵住,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因为她感觉得出,如果自己再敢多做丝毫无谓之举,这个气度超然的少年,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

    绝不是虚言。

    沈易当然不是什么食古不化、坐怀不乱的圣人,只是他心里很清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美女,天下间多得是,无尽时空更多得是!

    如果为了一个美女,忘了自己原本的目标,那就实在太愚蠢了些。

    却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沈兄弟做得对,你去杀了洪安通,大伙儿奉你为神龙教教主。大家快念:咱们奉沈教主为尊,忠心不二。”

    谁也没想到,说这话的居然是先前力挺洪安通和苏荃的黄龙使段锦。他这见风使舵的功夫,实在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小……小兄弟!你不要听那些人的妖言,他们不可能真心效忠你,你看看……他们是怎么对我的?你去将他们都杀了,老夫……老夫封你为新五龙使之首!”

    洪安通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堂堂神龙教主,武功盖世的人物,竟会有向他人乞命的一天,更不要说对象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沈易闻言脚步微顿,眉毛挑了一下,似乎有些心动。

    洪安通见状大喜,心道果然是个毛头小子,压根还不懂男女之事,用权力财富拉拢他才是正途。

    “别犹豫,快去杀了他们!你若还是不满意,老夫膝下无子,不妨收你作义子,将来这教主大位,还有我一身武功绝学,都一并传于你……如何?”

    他看沈易好像在犹豫,立即又加足了价码。

    台下那些神龙教老人们见此情形,不由再度紧张起来。

    “小兄弟,那老贼狠毒至极,连忠心耿耿跟随他几十年,立下赫赫功劳的老兄弟,他都能说杀就杀,你万万不可信了他的话!”

    “若非他洪安通,做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事,我们又岂会反他?小兄弟你今日若杀了他,那就是救了我们性命,我们绝不会忘恩负义!”

    任凭众人如何苦口婆心,沈易却好似没有听到,仿佛终于被洪安通说动了,认真问道:“洪教主,你当真愿意传我你的一身绝学?”

    洪安通听得此问,当然大喜过望,忙不迭地应道:“你若肯拨乱反正,老夫当然绝不藏私!”

    却在此时,那黄龙使段锦忽然又道:“许雪亭、无根老道,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居然想杀教主取而代之,实在是痴心妄想!”

    居然是看情况不对,又一次转变了立场!

    如此无节操的墙头草行径,简直令人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