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28章 神龙内乱(上)
    沈易扭头看了一眼韦小宝,只见他目光紧紧盯着那竹椅上貌美如花的苏荃,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谁知道这个至今才不过十五岁的小子,怎么会如此好色!莫非是在丽春院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造就的?

    “收敛点!”

    沈易轻咳一声,暗暗推了推他。

    韦小宝这才回过神,但眼神却仍不时偷瞄着苏荃。

    正在此时,左首一名青衣汉子踏前两步,手捧青纸,高声诵道:“恭读慈恩普照、威临四方洪教主宝训:‘众志齐心可成城,威震天下无比伦!’”

    他话音方毕,底下的数百教众,男女老幼,也都跟着一起念诵:“众志齐心可成城,威震天下无比伦!”

    随后便是青衣汉子朗读一段,教众们便重复一段,全是些拍马屁的话,听得沈易和韦小宝都直翻白眼。

    这拍马屁大会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方才结束。

    台上的洪安通一副打瞌睡的模样,始终没什么表情。

    倒是苏荃目光炯炯,在全场扫视了一圈,最终定格在黑衣方阵前的老者身上:“黑龙门掌门使,今日限期已至,请你将经书缴上来。”

    她口中所言之经书,自然就是《四十二章经》了。

    那假太后毛东珠,还有她的姘头假宫女邓炳春,以及胖宫女柳燕,都是神龙教黑龙门教徒,须受黑龙使管辖。

    黑龙使张淡月闻言,胡须都颤抖了几下,似乎极为害怕,半晌才上前两步,躬身道:“启禀夫人:北京传来讯息,已查到了四部经书的下落,正在加紧出力。”

    苏荃微微一笑,说道:“教主已将日子宽限了三次,黑龙使你总是推三推四,不肯出力,对教主未免太不忠心了罢?”

    黑龙使鞠躬更低,说道:“属下受教主和夫人的大恩,粉身碎骨,也难图报。实在这事万分棘手,属下派到宫里的六人之中,已有邓炳春,柳燕二人殉教身亡。还望教主和夫人恩准宽限。”

    苏荃听到这里,却也不再理他,反而望向沈易这边,轻笑道:“你们两个小孩,哪个姓韦?”

    被他称作小孩,沈易心中暗自好笑,却不动神色,轻推了一下又开始发花痴的韦小宝。

    “我,我姓韦!”韦小宝赶忙应道。

    苏荃见他一脸痴样,不由觉得好笑:“便是你这孩子,能识得上古文字?”

    “识得,识得!”韦小宝一见美人对自己笑,魂都要丢了,忙显摆着背起“译文”来,“维大唐贞观二年……见东方红耀天,斗大金字现于云际,文曰:‘千载之下,爱有大清。东方有岛,神龙是名。教主洪某……仙福永享,普世祟敬。寿与天齐,文武仁圣!”

    洋洋洒洒几百字,流利至极地从他口中吐出。

    直到此时,那始终面无表情的洪安通,脸上才浮出一抹笑意,显得十分高兴:“好,好!我们上邀天眷,创下这个神龙教来,原来大唐贞观年间,上天已有预示。”

    苏荃察言观色,笑容更盛:“这小孩倒也机敏,不妨收入教中。”

    韦小宝在宫里伴君已久,当然知道此刻该如何表现,赶忙拜倒道:“多谢教主,多谢夫人!教主和夫人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见他如此乖巧,洪安通和苏荃愈发喜欢。

    随即,洪安通目光便又回到了黑龙使张淡月身上,目光变得森然:“咱们教里,老朽胡涂之人太多,还不如一个孩子乖巧忠心,也该好好整顿一下才是。”

    听到这话,张淡月浑身剧颤,扑通跪倒在地,哀声道:“教主,你对老部下,老兄弟,真没半点旧情吗?”

    洪安通却不再答话,只是目光望向殿堂门口几人。

    苏荃顿时会意,朝门外寒声道:“请五彩神龙,黑龙使屡次办事不力,按教规处置!”

    听到她的命令,殿外四名黑衣使之前,手中各托一只木盘,盘上有黄铜圆罩罩住,走到黑龙使之前,将木盘放在地下,迅速转身退回。

    厅上众人见状,皆是不约而同地退了几步。

    黑龙使张淡月脸色惨然,伸手握住铜盖顶上的结子,向上一提。

    盘中一物突然窜起,跟著白光一闪,斜刺里一柄飞刀激飞而至,将那物斩为两截,掉在盘中,蠕蠕而动,却是一条五彩斑谰的小蛇!

    原来所谓的“五彩神龙”便是剧毒彩蛇,所谓帮规处置,就是要以此取了张淡月的性命!

    不过,却有人暗中相助,将那五彩小蛇斩杀了——这无异于违抗教主洪安通的命令!

    殿内众人齐齐愣了片刻,才有人反应过来,那几百名少男少女更是面色大变。

    “何人犯上作乱?”

    “哪个叛徒,敢忤逆教主!”

    苏荃陡然站起,双手连摆三下,众多少男少女立时领会,全部拔剑挤上前来,将五龙使和几十名老人,尽数围拢在了中间!

    沈易眼疾手快,早在那飞刀射出的同时,便拉着韦小宝退到了一边角落,坐看事态发展。众人虽将他的举止看在眼中,但值此惊变之时,谁又会去理会两个半大的孩子?

    却在此时,一名五十来岁的黑须道人哈哈大笑,上前几步道:“夫人无须大动干戈,那条五彩神龙,是我无根道人杀的。你要处罚,尽管动手,何必连累旁人?”

    原来。这位就是赤龙使无根道人。

    苏荃坐回椅中,微笑道:“你自己认了,再好也没有。道长,教主待你不薄吧?委你为赤龙门掌门使,那是教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职,你为什么要反?”

    无根道人凛然道:“属下没有反。黑龙使张淡月有大功于本教,只因属下有人办事不利,夫人便要取他性命,属下大胆向教主和夫人求情。”

    苏荃笑道:“倘若我不答应呢?”

    此言一出,场间气氛顿时更加凝重。

    忽然,又有一名魁梧大汉出列,面露愤慨之色:“夫人如此处置老兄弟,实在令人心寒!”

    他也不敢指摘洪安通,只能针对苏荃。

    苏荃冷笑道:“呵!白龙使,你又有什么高见?”

    魁梧大汉正是白龙使钟志灵,他见苏荃态度如此冷漠,脸上愤慨之色不由更盛,怒道:“夫人如此杀害忠良,诛戮功臣,神龙教的基业,只怕要毁于夫人一人之手!”

    这话已然极重,再无半分缓和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