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27章 神龙教主
    陆高轩此时已对韦小宝能识得碑文之事笃信不疑,竟是猛然一个鞠躬,向他拜了下去。

    韦小宝趁机望了沈易一眼,只见对方悄悄地冲他比了个大拇指,用眼神示意他继续忽悠下去。

    韦小宝得意一笑,随即恢复如常,伸手扶起陆高轩道:“陆先生有事只管说就是,何必如此?”

    沈易也在旁道:“此番承蒙陆先生热情招待,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我们必鼎力相助。”

    陆高轩这才起身,却仍难掩兴奋之情:“不瞒两位公子,这篇文字并非愚弄信众之言……”

    于是,他便半真半假的将部分实情相告。

    陆高轩说了自己和神龙教有关的事情,又说了胖头陀在五台山遇见韦小宝,并且从韦小宝那儿得到了碑文内容的事情,最后又说是两人商议之下,才决定请韦小宝来神龙岛一聚,亲身将碑文内容告知教主。

    “我说那船上的艄公怎么屡次撺掇我们上这岛来,原来竟全是先生你和胖头陀安排的。我与胖头陀不打不相识,也算是朋友了,既然他有事请我相助,我当然没有不帮之理!”

    韦小宝“恍然大悟”,脸上却也没有什么怒意,反而显得颇有兴趣。

    “陆先生不必忧心,我这就助你将这篇文字译出来。不过还请代为引见洪教主,这样的神仙人物,若不能见上一面,那就太可惜了!”

    陆高轩笑道:“正要请韦公子亲身将碑文内功禀于教主,这面必能见上。”

    沈易也佯露崇拜之色,请求道:“在下也想一睹洪教主仙颜,不知陆先生能否引见?”

    陆高轩正在兴头上,同时他也怕拒绝之后惹恼两人,当然是满口答应:“放心,届时我领二位同去!”

    听到这话,沈易和韦小宝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笑意。

    随后,陆高轩取来笔墨纸砚记录,韦小宝便开始逐字逐句地念出译文。

    “维大唐贞观二年十月甲子,特进卫国公李靖,右领军大将军宿国公程知节……”

    陆高轩一边记录,一边连连点头,这篇文字严丝合缝,与蝌蚪文格式完全一致,绝不是谁转眼间便能凭空捏造出来的,不由对韦小宝更多了几分信任和钦佩。

    毕竟韦小宝事先又不知自己会将他掳来,更是要求他再次翻译碑文,又怎可能提前写好稿子,并且背诵如流?

    然而他却死也想不到,旁边正有一位腰跨长剑的少年乃是穿越而来,他脑海中装着系统灌输的鹿鼎原文,只要稍一回想,那字字句句便会自动浮现,压根不用思考!

    而韦小宝念诵的这篇所谓的碑文“译文”,根本就是原著中他陆高轩自己为了逃得一死,而蒙骗洪安通,绞尽脑汁数日,才写就的文章!

    所以,这文章岂能不合他意?

    不过越是记录,陆高轩也不由震惊:“原来早在唐朝,就已注定了今日之事,看来我今生只怕都摆脱不了教主掌控了……”

    韦小宝自然不会管他有何想法,只管装模作样的“翻译”,实则却是在背诵。

    这几日若非沈易逼得极紧,只怕他无论如何也背不下这篇文绉绉两三百字的文章。不过此时见到陆高轩一脸信服钦佩他模样,他心底也不由更加佩服自己这位师兄了——真是什么事儿都逃不出他的算计!

    拢共也就二三百字的内容,自然不需耗费多少时间,便已经记录完毕。

    “好好好,大事定矣!两位公子,且先与我到厅中用膳,然后静待教主召见。”

    陆高轩将译文看了几遍,然后默默收起,伸手请两人去厅堂。

    随后接连数日,陆高轩带着沈易几人四处游览,并且热情款待,静候洪安通的召见。

    一直到第八日,三人正在林中品茶之极,忽见一名瘦高古怪的汉子,从远处而来。

    “陆兄,教主召见韦公子!”

    韦小宝立即便认了出来,当先道:“胖尊者,你怎地今日才来见我,我等你好久啦!”

    陆高轩起身笑道:“闲话以后再叙,教主既然召见,咱们当立即前去才是。”

    说着,便请沈易和韦小宝同去。

    胖头陀望了一眼沈易,皱眉道:“教主只召见韦公子,可没召见这位!”

    韦小宝当即不乐意了:“若不让师兄同去,那我也不去了!”

    让他一个人去闯那龙潭虎穴,他可没那个勇气。

    陆高轩赶忙道:“这位沈公子仰慕洪教主已久,只想一睹真颜而已。何况,教主近年来最喜收少年男女入教,沈公子如此气度不凡,引见给教主,教主绝不会见怪,只会觉得欣喜。”

    胖头陀闻言觉得也有道理,便不再多言,当先往岛内而去。

    众人一路向岛中峰顶而行,半个时辰后才到地方。

    峰顶是连绵的竹屋、木屋,一眼竟瞧不到尽头,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其中多是十六七、十七八的少年男女,少男们各穿着青、白、黑、黄四色衣衫,少女则穿着红衣,背后却都负着长剑。

    沈易心知肚明,洪安通这些年愈发喜新厌旧,对这些少年男女们多加爱护,却愈发看轻陆高轩、胖头陀这些故旧老人。

    所以那些年轻男女虽然瞧见了陆高轩他们,却也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压根不过来见礼。

    别说是陆高轩、胖头陀,即便是五龙使,都已经渐渐压不住这些新入教的少年了。

    正当此时,忽闻屋舍中间传来“当当当”几声钟响,周围所有人立时肃立,随即一齐向屋舍中奔去。

    “教主集众致训,待会儿见到教主,你们万不可胡说八道。”胖头陀回头嘱咐沈易两人一句,然后也向屋舍奔去。

    陆高轩领着沈易和韦小宝,紧随其后。

    众人先是进了一间竹屋,却发现了面竟是一条长廊,走了许久才瞧见一片硕大无朋的殿堂。饶是韦小宝在北京皇宫住久了,但这座殿堂之大,足以容纳上千人,他也不由暗暗吃惊。

    殿堂内,青、白、黑、黄、红各色衣衫的少年男女,各自分散五方站立。而在他们身前,则各站了一名五十岁上下,打扮各异的老者,显然就是五龙使了。

    殿堂台阶高处并排放着两张竹椅,铺了锦缎垫子,旁边侍立了数人。

    而那竹椅之上,已然坐了一男一女两道身影。

    那男子年纪甚老,白色长须及至胸前,脸上皱纹伤疤密布,丑陋到了极点;那女子却是个美貌少妇,看模样不过二十出头,一颦一笑间媚态横生,端的是艳丽无双。

    沈易只迅速扫了一眼,便知这两位就是洪安通和苏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