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26章 忽悠高某
    沈易看了韦小宝一眼,随即又望了望旁边一言不发的方怡,摇头道:“你的怡姐姐身受奇毒,若不上岛寻到解药,莫说是师兄我,便是咱们师父在此,也救不了她!难道你不想救她的性命了?”

    “这……好吧。”韦小宝看了看身后楚楚可怜的美人,再也说不出半个“不”字。

    沈易见他转变如此之快,不由摇头失笑:“跟你说了那么多,征服神龙岛对反清大业的益处,你却都不在意。如今只提了一下这女子的性命,你便连生死都不顾了……还真是个痴情种子!”

    听他这么说,韦小宝和方怡脸上都不禁微微泛红。

    “方怡,你当初为了刺杀鞑子皇帝,甘愿以身犯险。如今我欲夺取神龙岛之积蓄,用以反清。你不会再从中作梗吧?”

    沈易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方怡身上。

    方怡闻言浑身一颤,这几日以来,身眼前这位看似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虽未有丝毫苛待于她,但不知为何,只要一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她便会忍不住心头一紧。

    这种感觉,就跟她当初站在黔国公身前时一般,只觉得对方有着莫大的威严,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心。

    “沈大哥放心,我恨神龙岛之人入骨,只要能将之覆灭,便是身死也甘愿!”方怡的话掷地有声。

    沈易笑了笑:“放心吧,看在小宝的份上,我也不会任由你去死。你们只需谨记我说的话,不可擅自妄为!”

    “是!”

    两人齐声应是。

    随后,三人便一起登岛。

    上岛之后,沈易带头走在前面。

    不时有毒蛇从草丛里窜出来,韦、方二人也不知他从哪变出了一柄长剑,随意挥洒之间,那些毒蛇便尽数被斩为两段。

    当日陈近南除了传授内功心法之外,临别时还交给了沈易两本秘籍,其中一本是他的看家神技,一流中品武学《凝血神抓》。

    还有一本是套剑法,乃是一流下品武学,叫做《扶风剑诀》。

    在系统帮助下,沈易学习任何武功,入门都不是问题。而经过近半年的修炼,“凝血神抓”勉强小成,而“扶风剑诀”更是已经达到了大成境界。

    这等习武资质,足以让天下任何人震惊、汗颜。

    如今只要是一剑在手,即便是一流初期的高手,他也能抗衡片刻。

    而自从习练了剑法之后,沈易便在储物空间内收纳了十几柄长剑,以备不时之需。

    三人在丛林中行进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忽然听到细密的脚步声从四周传来。

    “来了。”

    沈易面色平静,对此早有预料。

    陆高轩和胖头陀既然请了韦小宝过来,现身相见也只是迟早之事。

    不一会儿,便见七八道身影从茂密的林子里走了出来。

    当先的是个白衣秀士,年约四十许,脸上挂着淡淡的惊诧:“几位贵客从哪里来?我们岛上毒蛇密布,万不可乱闯!”

    沈易一见此人模样,便与原著中的“陆高轩”对上了号,却也不拆穿,收剑抱拳道:“我们几个在海上游览,见此岛草木茂盛,风景甚佳,便前来赏玩,却不料入了蛇窝!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陆高轩早就认出了方怡,再看见相貌平平的韦小宝,心中已经通透,只是不知怎么会多了个气度不凡的少年。

    但他也不以为意,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又能有什么阻碍?

    于是他便继续演戏道:“我姓陆,是这岛上的医师,正带着几个随从,在这林间采药。这岛上蛇虫颇多,你们还是不要乱走为上。几位远来是客,若是不嫌弃,不妨到寒舍稍歇?”

    这话倒不全是谎言,神龙岛的药方正是由他陆高轩掌管。

    沈易与韦、方二人对视一眼,假装交换了下意见,才道:“若能如此,再好不过。打搅了!”

    “小兄弟客气,未请教三位大名……”

    陆高轩当先引路,热络地与三人交谈起来。

    随后走了有一刻钟,便到了三间颇大的竹屋前。

    众人一起入内,只见其中布置素雅端庄,确是一处世外桃源。

    到了厅上,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过来相迎,正是陆高轩的妻子。妇人拉着方怡的手嘘寒问暖,显得很是和蔼,两人一起去了后院叙话。

    陆高轩则领着沈易和韦小宝进了书房,书房中竹书架上摆着不少书籍,墙上也挂满了字画,显得很是风雅。

    陆高轩指着墙上道:“在下僻处荒岛,孤陋寡闻之极。两位公子来自中原胜地,眼界想必极宽,请看这几幅书画,可还能入法眼?”

    沈易当即笑着摇头:“在下是习武之人,不过识得几个字而已,哪懂什么字画文物?”

    陆高轩这几句话文绉绉的,韦小宝听得十分吃力,好在此前在船上师兄已有交待,他便依言装作眼高于顶的模样,淡淡道:“尚可。”

    陆高轩见他这般做派,心下不怒反喜,暗道这个相貌平平的小子,原来真是个饱学多识之士,于是又指了一幅草书,想再试探一番:“那这幅狂草,韦公子以为如何?”

    韦小宝一眼扫去,神色微微一变,道:“此书浓淡有致,阴阳相带,隐有云霞障天之感,倒不失为一篇佳作。”

    陆高轩一听他这评语,顿时大喜过望,心道这小子年纪轻轻,竟在书画一道上有此见识,想必那碑文之事,也绝不会是诡诈之术。

    如此一来,教主那岂不就有了交待?

    他却哪里知晓,韦小宝这些话,全是沈易逼着他一字不漏背下的,此刻正是在诈他!

    但此时陆高轩心里满是劫后余生之喜,哪顾得上细细揣摩,赶紧又指着一幅如蝌蚪般的字道:“这副全是些甲骨古文,兄弟竟一字不识,还请韦公子指点!”

    韦小宝望着那幅蝌蚪文字,心中却暗暗称奇:“这陆先生所问的事情,居然被师兄全部料中,简直神了!”

    但他面上神色不变,平静说道:“大体就是说了个预言。说唐贞观年间,五台山锦绣峰上天现神文,预言了千载之后的大清,还有什么神龙教主洪某仙福永享……依小弟看,想必是某些教派,用来愚弄信众的文章吧。”

    “好好好!太好了!”

    陆高轩听得脸色通红,连连拍掌。

    “陆某有一事相求,还请韦公子务必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