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23章 玉面判官
    议事结束后,沈易又将风际中、钱老本、高彦超三人留下,详细跟他们讲述各类经营理念。

    当然,他毕竟不是专业人才,只能泛泛而谈,讲述一些思路和构想,最终还要他们自己去摸索、实行。

    这三人之中,风际中乃是康熙派入天地会中的暗子,原著中一直到他最后主动暴露,韦小宝才知晓他的间谍身份,可见其为人之隐忍与机敏。

    钱老本以开肉铺为明面上的职业,更是多次伪装进入皇宫而未被瞧出破绽,头脑也相当精明。

    高彦超处事沉稳干练,在青木堂中是个难得的不冲动,且能做事的人才。

    对待风际中,沈易绝不会真正重用,但也不会杀他,只会将他越来越边缘化。

    而且天地会中绝对不止风际中一个卧底,甚至青木堂中都说不定还有其他奸细,杀掉一个毫无用处,反而会惊动康熙。

    钱老本和高彦超,沈易会给他们一定本金,让他们按照自己的理念,去勾搭各大商会,日后再视具体表现安排。

    之所以不打算重用风际中,却还把他喊过来,是因为沈易要麻痹他。

    给他一种自己要重用他的错觉,实际上却只是给他千把两银子本钱,把他打发到外省去经商,成也罢败也罢都不会再将他调回身边。

    很快,三人便揣着银票,各自欢欢喜喜地奉命而去。

    钱、高两人是真对沈易口中的商业前景怀着憧憬,而风际中虽然也惊叹于沈易的奇妙商业构想,但更多却是觉得自己可能会接触到天地会将来的重要产业而激动。

    在他看来,如果自己能经营成功,在天地会里的地位必然大大攀升,能够获得的情报也会更多、更重要!

    殊不知,沈易已经将他视为弃子了。

    ……

    接下来几天,沈易拿着从耿精忠、韦小宝那儿得来的十万两银票,在北京各大药铺、商行,大肆购买有年份的老参、灵芝、虎骨等各类壮体益气的药材。

    这些药材本就珍贵,整个北京也未必有多少,沈易一夜之间花去了两万多两银子,买到的药材却不算多。而且还导致北京各类珍惜药材的价格,在一夕之间疯涨!

    沈易总共收购到了三株百年老参,两株百年灵芝,十余条上好虎骨,还有不少党参、鹿茸等,足够他消耗很久了。

    这些东西虽不可能让他短期内成为一流高手,但足以让他的修为进境保持在一个相当高的速度,并且打下极为坚实深厚的武道根基。

    接下来整整四个月,沈易都没有任何大动作,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练功当中。

    不仅服用各种药材,饮用虎骨、鹿茸泡制的药酒,而且还抓着玄贞道人、徐天川等几位青木堂中的顶尖高手整日切磋。

    这两位都是二流后期的人物,而且修炼的都是二流下品武学,任何一个人的综合战力,都还在刘氏兄弟中的大哥刘丰之上。

    最初时,以沈易二流中期的实力,只能勉强和他们其中一人抗衡,而且往往百招之内就会落败。

    大约一个月后,沈易就破入了二流后期境界。

    那时,两人再单打独斗,便已不完全是他的对手,三十招内必被击败。不过,玄贞和徐天川联手,却还是能够勉强压制住他,不时还能战而胜之。

    然而在第四个月初,沈易终于将《清玄诀》第二层修炼圆满,并且迈入了二流巅峰之境!

    在那之后,莫说是玄贞和徐天川两人,便是再加上关安基、樊纲、祁清彪等二流或三流好手一拥而上,也完全压制不住他了!

    也正是那次战斗,沈易以一己之力挫败了堂中七八位二三流好手,展现出来的无敌风姿,彻彻底底让青木堂上下完全对他心悦诚服,再也没有任何异心。

    然而迈入二流后期之后,沈易却仍没有立即出关,而是继续巩固了半个月后,才吩咐李力世、关安基合力暂管堂中事务,自己则孤身一人离开了京畿附近。

    沈易在京畿之地消失后,江湖上却忽然冒出来一位神秘的高手。

    这位高手身量并不魁伟,也无人知他长相,因为他每次出现,都会带着一张白玉质地的面具,将上半张脸尽数遮掩。

    他的武功却极高,短短一个月内,接连在河北、天津、河南等地现身,除去了十多位为害一方的恶霸!这些恶霸之中,有贪赃枉法的朝廷命官,有为祸一方的土匪山贼,也有自甘堕落的武林败类!

    而且每次这位神秘高手杀人之后,都会在当地留下雪花般的传单,将那些被杀之人的罪状,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清清楚楚地写在上面,公示于天下!

    传单的末尾却没有署名,只有一行字——天地会青木堂,为民除害!

    无论是江湖上的朋友,还是民间的百姓,都对这位神秘的侠士又敬佩又好奇,因无从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便因着他的行事作风,和穿着打扮,为他冠上了一个雅号——“玉面判官”。

    江湖上甚至出现了一种传言——你可见到了无人敢审的枉法之人?你可遇到了无人敢判的不平之事?去联络天地会青木堂吧,玉面判官会为你平反!

    当然,也不乏有人说这玉面判官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肯定是个无胆鼠辈。但这种人也只敢私下里议论,不仅是怕真惹来了玉面判官,更怕大多数人的唾沫星子淹死他!

    “你们这些只会嘴上叭叭的货色,也配对玉面判官评头论足?”

    “有种你也蒙上面,去杀几个狗官败类,我们大家闻知以后,一样会敬重你!可若没那个胆子,就闭上你的臭嘴!”

    不过一个月而已,这位横空出世的“玉面判官”,竟成了天下无双的风云人物!

    连带着青木堂,乃至整个天地会,在汉人中的声望都拔高了一筹。

    无数江湖高手慕名而来,乃至于加入其中,只为见见这位玉面判官的真容。甚至是以往一些生性高傲,不愿与天地会这帮“泥腿子”为伍的人物,这回都对天地会竖起了大拇指!

    一时间,青木堂一扫两年多来的晦气,变成了会中各堂都交口称赞,人人敬服的存在。

    堂里的兄弟都乐疯了,虽然那些狗官不是他们所杀,但他们知道,那位玉面判官就是他们的沈香主啊!

    更何况,他们虽未亲自出手,但也四处搜罗那些狗官恶霸的罪证,这才让玉面判官行得端、坐得正,没有枉杀一个好人!

    这其中,也有一份不可磨灭的功劳属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