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22章 堂中规划
    次日,北京城东二十里处,一座农家小院中。

    沈易昨晚带着青木堂众兄弟撤到这里,大家休整了半日,便被召集在一起议事。

    “众位兄弟,咱们青木堂虽已为尹香主报了仇,洗去了两年多的耻辱。但是,这还不够!”

    沈易端坐首位,厅内有李力世、关安基、徐天川等十数名青木堂核心兄弟,都分别落座,凝神静听新香主讲话。

    “咱们还得做出更多的大事,才能在各堂中脱颖而出,让会中兄弟都交口称赞!”

    青木堂众人群龙无首两年多,尽管有资历最老的李力世代行香主之位,可李老只有守成之力,却无进取之能,否则也不至于两年多都没能让堂中众兄弟完全信服。

    沈易虽是新登香主之位,年纪又小,但在场诸人,大半都目睹过他斩杀鳌拜时展露的风采,且他又是总舵主弟子,所以对他都还算信服。

    “沈香主,你有什么打算,尽管道来便是,咱们都遵您号令!”脾气火爆的玄贞道人当先道。

    众人也都点头。

    沈易见状笑了笑,随即站起身来,向众人阐述自己的计划。

    “想要推翻鞑子,最重要的无非两件事,其一是聚拢人才,其二是积蓄钱粮!第一条倒还好说,咱们天地会中不乏英雄豪杰。可是钱粮上,咱们就实在太匮乏了些!所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赚钱!”

    众人本都摩拳擦掌准备去厮杀一通,却没想到沈易居然说出这么个计划来,不由有些发懵。

    唯有风际中、钱老本、高彦超等少数几人眼中,各自显出一抹精芒,觉得这个年轻的新任香主,果然有些不凡。

    “咱们天地会可不是小打小闹,咱们将来是要和清廷打仗的!打仗打得是什么?是人,是钱!没有钱,那些粮草马匹、刀枪火炮都从哪弄?难道凭空变出来?

    “若没有足够的兵马军备,怎么可能赶得走军力强盛的鞑子朝廷?难道就凭咱们的武功?武功再高,只消遇上五百精骑,便就只有逃命的份儿了!

    “接下来,我就给大家讲讲做生意的门道……”

    听了沈易这番话,堂中不少人简直像是打开了新世界。

    其实天地会大部分成员都跟他们一样,没有多少文化,更没有多少远见,平日里厮杀搏斗倒还擅长,但根本对战争没有丝毫概念!

    就觉得只要大家其齐心协力、悍不畏死,多多发展新兄弟入会,再喊喊口号,就终有一日能将清廷推翻……实际上怎么可能呢?

    天地会上下穷得叮当响,有时候甚至还要去打劫土豪劣绅来维持,就这样也想反清复明?扯淡呢!

    沈易要做的,是暗地里操纵一些商会,不仅借助他们赚钱,同时更以他们为秘密联络的渠道。一旦能构成系统的网络,对将来起事必有大用。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免不了要和官府打交道,不断给官员们送钱,堵住他们的嘴,蒙蔽他们的眼……

    沈易一直说了半个时辰经商的规划,很多人初时还有些兴趣,没多会儿便开始昏昏欲睡,听不明白了。

    场中唯有高彦超、钱老本、风际中三人,听得是频频点头,看起来颇有领悟,也极有兴趣。

    “高兄、钱兄、风兄,你们回头再来找我,我会好好给你们继续讲。”

    沈易对三人吩咐一声,然后便说起下一件事。

    “除了经商之外,我还有一个打算,那就是刺杀一些贪官污吏,还有欺压汉人的狗官,以此来提振咱们青木堂在会中的声望!”

    听到这句话,众人顿时来了精神,这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

    “请香主吩咐,要杀哪个狗官?老道我愿为先锋!”玄贞道人再度兴奋起来。

    其余众人也目光灼灼,唯有风际中,脸上还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木讷神情。

    沈易将众人神色看在眼中,双手抬起微微虚按:“既然是刺杀,就无须大举出动,否则反而会惹人注目,最后功败垂成!大家只需去搜罗情报,打探北方各省有哪些为非作歹的狗官,还有他们的日常起居……”

    “好,这个主意好!多杀一些狗官,不仅能让咱们青木堂声名鹊起,还能震慑清廷,为民除害!”

    “不错,香主此计甚妙!”

    众人纷纷赞同。

    沈易紧接着又道:“兄弟们务必谨记,一定要是贪官、坏官,不要错杀了清官、好官!”

    贾老六哼道:“朝廷狗官就没一个好东西!身为汉人,却甘心为朝廷走狗,都该杀!”

    其余众人虽不出声,但显然也有不少都抱了这个想法。

    沈易闻言猛然眉毛一竖,斥责道:“胡说八道!”

    众人顿时一惊,皆闭口不言,但面上不服气之色依旧。

    沈易目光扫过众人,严肃道:“有些清官虽不得已委身清廷,但却维护一方百姓,也自有功劳!将来咱们若能拨乱反正,他们定会大举来投。倘若咱们不顾好歹乱杀一通,那些原本心有愧疚,甚至对咱们天地会有心庇护的官员,岂不都要被逼得只能死心塌地跟着清廷?”

    “你们扪心自问,咱们天地会一路走到如今,就没有遇到过幡然悔悟,暗中支持、庇护过咱们的官员?我警告诸位,但凡让我知道你们滥杀官员,休怪我不讲情面!”

    说着,他猛力一拍几案,只听“砰”地一声,那几案立即四分五裂。

    众人不由一惊,感受到了这位小香主的威严和魄力,不由皆恭声应是。

    关安基立即起身道:“贾六不知轻重,胡言乱语顶撞了香主,还请香主息怒!”

    贾六是他的小舅子,他自然要出来解围。

    “都是自家兄弟,争论几句也无妨。但若因一己私愤,而坏了会中大事,那就是罪过了。”沈易摆了摆手,重新恢复淡然。

    贾老六见了他刚才露的那手,又见他威严深重,顿时就怂了,赶紧躬身认错。

    “沈香主这是深谋远虑后的金玉良言!哪怕都投靠了清廷,好官坏官也不可一概而论,咱们若错杀好人,本就是触犯了会规,大家还须谨记才是!”

    李力世毕竟老成持重,明白沈易所言不虚,便再度出言劝告众人。

    众人皆若有所思,随即纷纷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