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21章 师兄师弟
    当夜,陈近南又好生叮嘱了沈易和韦小宝一番,并再度取出两本武学秘籍,交给了沈易,便带队连夜南下了。

    临走前,他还不忘吩咐沈易教导并督促韦小宝练功,说下次见面会检查进度。

    “小宝,你可要好好练功,不可懈怠!否则等再见到师父,你武功毫无长进的话,连我都要被训!”沈易冲旁边满脸惫懒的韦小宝翻了个白眼。

    韦小宝斜靠在椅子上正吃着一颗苹果,闻言笑嘻嘻地道:“师兄啊,咱们师门有你这个武学奇才撑门面就够了,何必非为难师弟我呢?”

    一边说着,他忽然把苹果咬在了口中,然后伸手在怀里摸了起来,不一会儿竟摸出了一叠银票。

    他屁颠颠地跑到沈易面前,将那叠银票塞到了沈易手中,然后眨眨眼道:“这是师弟孝敬师兄的,请师兄笑纳。”

    “你小子以为我是能被金钱收买的吗?”

    沈易义正言辞地一瞪眼,正当韦小宝面容变得有些讪讪时,他却劈手将银票夺过。

    “你越是收买我,我就越要严格监督你的练功进度!你在皇宫大内步步危机,万一哪天身份暴露,又或是突发危机,没点自保的手段怎么行?”

    “师兄放心,我之前奉命抄了鳌拜的家,不仅得了几十万两银子,还得了这件刀枪不入的宝衣!对了,还有这柄割了鳌拜脑袋的匕首,更是削铁如泥!”

    韦小宝面色有些发苦,没想到自己的银子居然起了反效果,但也知师兄是关心自己,便扒开外衣露出里面一件质地古怪的背心,又指了指早已收回靴子里的匕首。

    “有这两样宝贝,寻常人想伤我也难!”

    沈易却敲了一下他的脑瓜,斥道:“江湖上多得是不寻常的角色!你这宝衣即便刀枪不入,又能挡得住高手的精纯内力吗?比如我,根本不用洞穿你的宝衣,便能以内力震碎你的心脉,叫你立时身死!”

    他这些都是金玉良言,韦小宝如果不是主角光环附体,就凭这一件宝衣,断然护不住他性命。

    而且即便韦小宝活到了最后,但他在整本鹿鼎中遭遇到的凶险和欺压却实在太多,都是因为内功根基不足的缘故。

    韦小宝听到沈易的恫吓,脸色不由有些发白,他也知道师兄说得是实话,但让他坐在那儿枯燥的练功,实在比打他一顿还要难受!

    沈易一看他脸色便知他在想什么,叹口气道:“这样吧,我也不要你日夜苦修了,但是,每日务必练功半个时辰!然后,每隔半月来找我一次,我以内力助你温养筋脉,可使你进境不弱于每日两个时辰的苦修。”

    他这不是为了别的,主要是觉得韦小宝待他以诚,让他占了不少便宜,作为师兄不能太过亏心。

    韦小宝见他神态严肃,也确实是为自己好,所以虽然心中仍不情愿,但也不再抗拒,每日只半个时辰倒还能勉强坚持,便点头道:“知道了。”

    “那好,现在你就盘膝坐下,我来给你温养筋脉。”

    在沈易吩咐之下,韦小宝盘膝坐地。

    沈易坐在他身后,运起内力以掌贴其后背,然后带着他的内力运转周天。

    这种温养筋脉之法颇为费力,若不是至亲至信之人,绝不会这么做。

    一方面这过程比沈易自己修炼还艰难数倍,毕竟韦小宝实力弱,经脉也脆弱,运转内力时必须时刻小心翼翼;同时,韦小宝也就等于将性命交付给了沈易,沈易若有不轨,内力微微一冲,就能让他五脏俱碎而死。

    这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韦小宝只觉得自己原本修炼了半天都毫无进展的《灵鹤功》,忽然就入了门,丹田中多了一丝暖洋洋的力量,那感觉十分神异。

    不止如此,在沈易内力的温养之下,他只觉得通体舒泰,仿佛所有沉疴旧患尽祛,显得格外轻松。

    “师兄,你这温养太神了,简直比宫里的太医推拿还舒服!”

    韦小宝兴奋地扭过头,却发现背后的沈易早已汗透了衣衫,脸色都有些苍白,顿时心下一惊。

    “师兄,你怎么了?”

    沈易微微一笑,擦了一下额头汗水:“无碍,不过是耗费了些许心神,有些疲惫罢了,休息一会儿便好。”

    整整一个时辰,小心翼翼地控制内力,不说是刀剑上跳舞,也算是豆腐上雕花了。内力消耗还在其次,长时间专注对心神的消耗,更为剧烈。

    韦小宝这才明白,他这享受了一个时辰的“推拿”,沈易消耗有多大。

    “师兄,你其实不用……”

    沈易直接打断了他:“别跟我矫情,要不是看你小子是个讲义气的,老子才不管你!要真觉得我不容易,平时就多修炼一会儿。还有,你在宫里如果能搞到什么好的滋补灵药,如百年老参啊,珍贵灵丹啊,都可以拿来,我可不会跟你客气!”

    说着,还起身朝韦小宝屁股踹了一脚。

    韦小宝深吸一口气,心中的感动比当初沈易救了他性命还要重。

    这辈子除了他娘,还没谁对他这么好过,从小没有父亲的他,竟觉得在面前这位只比自己大了一岁的师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类似父亲的关怀。

    他却不知道,沈易实际年龄即使不够当他父亲,当他叔叔也绰绰有余了。

    “师兄……”

    一时间,韦小宝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沈易知他身世凄苦,表面上虽整日嘻嘻哈哈,但内心深处却极柔软。

    否则,原著中他也不会对几个不懂事的老婆那般无底线的呵护。明显就是原生家庭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让他在对某个人好时,往往显得特别卑微。

    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十四岁,还是个大孩子。

    “好了,快回宫里去吧!”沈易露出一抹笑容,揉了揉师弟的脑瓜,“明日记得带人来搜鳌拜的首级,我和兄弟们会马上撤离。到时候,你在小皇帝那儿便又立了一功。”

    “嗯!”韦小宝不着痕迹地抹了一下眼角,也显出笑容,“师兄保重!”

    言罢,他便转身离去,背影却不再如从前那般玩世不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