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19章 展现谋略
    陈近南在上首听得众人骂了吴三桂半天,各种污言秽语乱飙,也是既无奈又好笑,此时忽然听到沈易的话,不由眉头微皱,轻斥道:“易儿,不可胡说!”

    “沈香主,莫非你还要为吴三桂那个大汉奸说好话?”玄水堂堂主林永超更是冷哼道。

    其余人也是脸色不愉,若不是看在陈近南的份上,只怕都已骂出声了。

    沈易却平静如故,慢条斯理地道:“诸位老哥勿恼,我并不是要为吴三桂说好话,他是汉奸之事乃是铁板钉钉的事实,这毋庸置疑。”

    听到这话,其余众香主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林永超便又问道:“那沈香主有何高见?”

    “不敢说是高见。在说之前,想先请教诸位一个问题。”

    沈易向众人拱了拱手。

    众人都愣了愣,不知道他要说什么,齐声道:“尽管问便是。”

    陈近南原本微皱的眉头也稍微舒展,脸上若有所思。

    沈易面色认真,目光扫过九位香主的脸庞,问道:“请问各位老哥,我们天地会的核心纲领到底是什么?”

    陈近南闻言眼中精光一闪,看向沈易的目光变得愈发惊异——看来自己这位新收的弟子,似乎比自己想象得还要优秀。

    九位堂主则是再度一愣,还是没听明白。

    洪顺堂香主方大洪发问道:“何为纲领,能说清楚些么?”

    沈易便补充道:“就是我们这么多兄弟聚在一起,最终的目标是什么?”

    莲花堂香主蔡德忠道:“当然是为了推翻鞑子朝廷,恢复我汉家河山!”

    众人也纷纷附和,看向沈易的目光却更加疑惑,想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沈易点点头,继续道:“也就是说,可以归结为八个字‘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对不对?”

    “正是!正是!”

    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他这八个字总结得极好,言简意赅,而且振奋人心。

    陈近南更是露出笑容,望向沈易的眼神愈发期待。

    “也就是说,只要能达成这个目标,哪怕粉身碎骨,牺牲一切都在所不惜,对不对?”沈易紧接着又问道。

    众人再度点头,参太堂香主胡德帝最为心急,不耐烦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易却不以为忤,脸上微笑如故。

    “既然牺牲一切都在所不惜,那么各位能否暂且搁置心中对吴三桂等人的怨憎?吴三桂、耿继茂、尚可喜三人虽然都是汉奸,可正因如此,他们也备受鞑子皇帝猜忌!当初顺治就有削藩之意,不过那时他皇位都未坐稳,所以才作罢。而今康熙继位,多尔衮、鳌拜等权臣已被扫平,他早晚必对三藩下手!”

    原先听到第一句话,众人气得险些掀桌子,但听到后面,众人却都若有所思,陷入了沉默。

    “吴三桂等人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否则他们为何每年派人入京进贡,还不断花费大笔的银子,去贿赂朝廷百官,让他们到鞑子皇帝面前为自己说好话?”

    说到这里,沈易又将自己潜伏在耿精忠身边,发现靖南王如何大肆贿赂官员,同时暗地里又不断扩充军势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

    能当上天地会香主,纵然没读过多少书,但一定不会是缺乏头脑之辈。

    众人此时已经领会到他的意思,家后堂香主马超兴犹疑道:“沈香主的意思,是让我们联合吴三桂等人起义?可那些家伙都是反复小人,与他们合作岂不是与虎谋皮?”

    “老马所言极是,那些汉奸岂能相信?何况,咱们焉能与汉奸为伍!”赤火堂香主古至中不满道。

    陈近南坐在那儿捋着胡须,始终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易看了他一眼,然后才继续道:“联合吴三桂难度太大,只怕纵是咱们有心,人家也未必有意……但是,却可以挑拨!”

    “挑拨?”

    听到这个词,堂主们眼中不由俱是一亮,就连陈近南脸上也露出一抹恍然。

    “不错,就是挑拨!”沈易循循善诱,慢慢将自己的策略讲出,“咱们派人去杀吴三桂他们,且不说能不能成,又需要付出多大代价。只说就算把他们都杀了,又能如何?咱们杀了他们,不仅对咱们益处不大,反而是在帮助清廷!”

    “三藩在各自封地权势滔天,在那些地方,甚至连鞑子皇帝的圣旨,都没有那几个汉奸的命令有用。咱们若是杀了吴三桂他们,只怕鞑子皇帝做梦都要笑醒,谢谢咱们帮他除了心头大患!”

    听他说到这儿,先前主张不惜代价去刺杀吴三桂的几个堂主,不免倒吸了口凉气,随即面露惭色。

    林永超更是脸色涨红,离座向沈易躬身道:“若不是沈香主一语惊醒梦中人,我险些误了大事!”

    沈易赶紧起身上前,将他扶起:“林香主几位也是嫉恶如仇,小弟我也是极敬佩的。”

    听了这话,林永超几人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易儿,你接着说。鞑子皇帝和吴三桂他们都不是傻子,又岂能轻易离间得了?”陈近南终于开口,而且一问就直指核心。

    众人此时都已没了原先对沈易的敌视、轻视之心,纷纷满脸期待的望着他。

    沈易方才展现出来的智慧谋略,已经让他们认可,甚至是有些折服了。

    “哈哈,师父莫非忘了我和小宝明面上的身份?我现在极受耿精忠信任,小宝又是康熙面前的红人,只要偶尔给他们彼此上点眼药,本就互相猜忌的双方,绝对都想要先下手为强!”

    沈易微微一笑,脸上自信十足。

    “有理!易儿你对耿精忠有救命之恩,小宝也曾助康熙擒住鳌拜,都是双方信重之人,离间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陈近南闻言一拍手掌,表现出了难得的兴奋。

    “让清廷和三藩狗咬狗,到时不论谁胜谁负,对咱们天地会都大有益处!”

    “沈香主真是智谋过人,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地,实在让我等老东西无地自容啊!”

    “总舵主深谋远虑,收了两个佳徒,果然都是在为我天地会大事谋划!”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皆激动地大声叫好,领会到了陈近南收徒的真正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