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18章 初次议事
    关安基见被李力世抢了头筹,心下便暗想:“听总舵主说这番话,显是要他两个徒弟之一当本堂香主。李老儿和我争执已久,此番他先出口向总舵主讨好,我可不能输给了他,倒显得自己存了私心。”

    想到这儿,他便开口附和:“李大哥此言甚是。沈兄弟力斩鳌拜的英雄风姿我亲眼目睹;韦兄弟年少机警,曾力擒鳌拜,也是英雄少年!无论他们哪一个做香主,关某都绝无异议。”

    听到这话,韦小宝赶忙摆手道:“师父,我可没有那个做香主的能耐,你还是让师兄做吧!”

    他原先帮沈易在青木堂众人面前立威,本就是听了他们要立杀鳌拜者为香主的誓言而故意为之,此刻当然更不会再争这个。

    实际上天地会众人在经过短短接触以后,也已对沈易、韦小宝二人有了基本了解。

    大都觉得沈易年纪虽轻,但不论是杀鳌拜时展露出的武功,还是被他们擒住之后的沉稳知礼,都表现得还在许多成年人之上。

    相较之下,韦小宝虽也言辞伶俐,头脑活泛,但却不免童心未泯,过于油滑、刻薄了些。

    所以众人心里,倒是更倾向于沈易来当这个香主。

    其实不止是他们,陈近南也是如此看法,所以沉吟片刻后,他便伸手指向身后的沈易。

    “这孩儿今日手刃鳌拜,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我们理当遵守誓言,只得让他来当青木堂香主。万望大家知道,我是为了要让他当香主,才收他为徒;可不是因他是我弟子,才要他当香主。”

    这话就不全然属实了,他在知晓沈易的武学天赋,还有为人处世之风后,便已动了爱才之心。但当着众多弟兄的面,当然要捡好听的说。

    好在此事也是箭在弦上,大家心中都有所准备,故也无人面露异色。

    几位老资格的香主,更是纷纷点头表示理解。

    “总舵主苦心孤诣地经营本会,断不会有什么私心,兄弟们都能领会。”

    “往后咱们这些老兄弟,都会多多辅佐于他,总舵主不必忧心。”

    陈近南也不废话,起身在郑成功灵位前跪下,从香炉中拿起三柱香。

    “属下陈近南,在此立誓:小徒沈易倘若违犯会规,又或是才德不足以服众,属下立即废了他青木堂香主之职,绝不有半分偏私。”

    他神情严肃,语气真挚。

    “今封他为香主,是遵守往日之誓,他日若废他,便是遵守今日之誓。陈近南若不遵誓言,国姓爷在天之灵,教我天雷轰顶、五马分尸,死于鞑子鹰爪之下。”

    说着便举香拜了几拜,再将香插回香炉,磕下头去。

    “总舵主如此处事,大公无私,大家没一个心中不服。”

    以陈近南多年为人,此番誓言绝不会是几句空话,众人自然心服口服。

    沈易也立即在陈近南身后向着灵位拜倒,朗声道:“属下沈易,亦在此立誓:凡事必当以反清大业为重,个人私情为轻,竭力不负总舵主师父之重托!若有违背,便请教我死无葬身之地!”

    他只说反清,可没说复明,也都是实话。

    众人见他神情庄重,字字发自肺腑,即便有些瞧他年纪小不顺眼的,此时心里也多少舒服了些。

    九名香主见他如此气度,也都频频点头,暗道总舵主此番又收了个好徒儿。

    陈近南见状也颇感欣慰,拍了拍沈易的肩膀道:“易儿,望你谨记今日之誓,当好这个香主,如有不懂的事,多向沈、关二位老兄求教。”

    沈易恭声应道:“师父教诲,弟子永不敢忘。”

    然后师徒二人便一起起身,沈易又向李力世、关安基微微躬身,诚挚道:“李大哥、关二哥,往后还请多多指教!”

    李力世和关安基赶忙回礼:“香主客气,该是我们先向香主见礼才是。”

    随后,青木堂兄弟俱皆上前,向沈易躬身见礼。

    沈易也遥遥抱拳,还以半礼。

    众人见他气度翩翩,又谦逊识礼,一时竟从他身上看到了些许陈近南的影子,不免更觉得他做香主颇为合适。

    陈近南也站在一旁,满意地望着沈易,颔首抚须而笑。

    随后,其余九位香主重新与沈易以同辈之礼见过,众人便退了出去,只有总舵主和十堂香主留下议事。

    青木堂是后五堂之首,在天地会十堂之中,排列第六。

    因此沈易的座位是右首第一位,赤火堂等几个堂香主都已须发花白,反而坐在他的下首。李力世、关安基,包括韦小宝,都已退出厅外,厅上便只陈近南等十一人,皆是天地会中一级首脑。

    随后,在陈近南问询之下,各堂开始汇报近况。

    沈易则认真倾听,这一听之下他才知道,天地会的势力还要远超他的想象。

    天地会的正式成员分布在全国十数省,以福建为总舵所在。各堂正式成员,都有三五百人,合共超过五千。平时大家并不聚在一处,而是散布各地,积聚反清力量。

    除了这五千多正式成员之外,各堂之下还都有少则一两千,多则四三千不等的外围成员,这些人表面上都是各行各业的从业者,贩夫走卒,行商坐贾,甚至是朝廷官吏,应有尽有!

    而所有外围成员加起来,至少有三四万之众!

    清初的朝廷军力固然强大,可他们初至汉土,完全是侵略者。他们在这片中原大地上的统治,还不像中晚期那样让汉人习以为常惯。

    换言之就是,汉人之心远远未被收附。

    正因此,天地会才能发展到如此规模。

    同样正因此,吴三桂等人明明是曾经投靠清廷的汉奸,但后来起兵反清时,却仍有那么多人响应,造成了那么大的声势!

    星火尚可燎原,何况在清廷统治之下,暗潮不断汹涌。

    知道这些以后,沈易对驱除鞑虏的信心,不由增大了许多。

    到玄水堂香主林永超,说起云南事务时,忽然大骂吴三桂,言道老汉奸常与他们作对,恨不得将之千刀万剐。

    随后,众人居然纷纷加入到唾骂吴三桂的行列中,甚至扬言要将之五马分尸。

    沈易静听许久,突然道:“各位老哥哥,对于吴三桂,小弟我却有些不同看法。”

    众人的骂声戛然而止,皆是一脸诧异兼不悦地望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