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17章 入会拜师
    陈近南沉吟片刻,目光扫过两人道:“你们可愿拜我为师,入我天地会?”

    他这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发问,并非单纯为了沈易过人的武学天赋。

    首先,沈易和韦小宝的身份,一个是靖南王世子耿精忠身边的红人,一个更是康熙皇帝身边的近侍,这些对于天地会的反清大业而言,绝对是极大的助力!

    其次,青木堂众人集体立誓,要奉为尹香主报仇之人为新任香主,却不好让大家背弃誓言。

    可真要让沈易或韦小宝去担任香主,两人却又都过于年幼,只怕难以服众。若是将之收为弟子,那无论是堂中,还是会中兄弟,肯定都会尽力辅佐。

    总而言之,这是当下陈近南能想到的最好解决办法。

    “你俩也不要急着回复,此事需慎重考虑。若成了会中兄弟,便需以自身性命为轻,反清大业为重。同时会里规矩森严,有誓词三十六条,又有十禁十刑的严规……”

    陈近南不等两人答话,便又再度开口,与两人说清楚天地会的宗旨和诸般规矩。

    “这些规矩,你们眼前年纪尚小,还用不上。不过其中有一条,‘凡我兄弟,须当信实为本,不得谎言诈骗’。这一条,绝不能犯!”

    韦小宝性子油滑,时常胡说八道,听到这条不由微微一怔,道:“对总舵主,我自然不敢说谎。可是对其他兄弟,难道也什么事都说真话?”

    陈近南摇头一笑:“小事不论,只论大事。”

    韦小宝又问道:“好比和会中兄弟们赌钱,出手段骗可不不可以?”

    这话就有些滑稽了,但天地会中多是草莽英雄,最是嗜酒好赌,所以陈近南听了却也不以为杵,反而笑道:“这倒无碍。可你骗了他们,他们知道了要打你,我可不会管!”

    “有大哥护着,谁能打得着我?”韦小宝立时抓住了沈易的胳膊。

    沈易瞪了他一眼:“赌钱也要作弊,你被打也是活该,我才不会管你!”

    话音落下,他便直接起身,郑重跪倒在陈近南身前,沉声道:“徒儿孤身浪迹多年,见得鞑子处处欺压我汉人,本就立誓要推翻清廷,正与我天地会宗旨不谋相合!今愿拜入恩师门下,从此侍奉左右,永不背叛!”

    言罢,便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陈近南见他举止沉稳得体,言辞恳切真挚,倒是与自己颇对胃口,不由欣慰地点了点头。

    “呀,大哥你好狡猾,先拜了师父,便是师兄了!”

    韦小宝骨碌从座椅翻下,也跪倒叩首三次,拜了陈近南为师。

    陈近南大笑道:“好!好!好!都起来吧!”

    然后又道:“我姓陈,名近南。这‘陈近南’三字,是江湖上所用。你们今日既拜我为师,须得知道为师的真名。我真名叫作陈永华,永远的永,中华之华。”

    说到自己真名时,压低了声音。

    沈易和韦小宝齐声道:“徒儿牢记在心,不敢泄漏。”

    陈近南却端详了韦小宝半晌,才缓缓说道:“小宝,你我既为师徒,我也绝不遮掩。说实话,你油腔滑调,狡猾多诈,跟为师的性格十分不合,我实在并不喜欢,之所以收你为徒,其实是为了本会的大事着想。”

    韦小宝忙恭声道:“徒儿以后好好改。”

    陈近南摇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是以后须当谨言慎行,不可心术不正,为非作歹。你如犯了规矩,为师决不会怜惜。”

    说着左手一探,径直将桌角抓了一块下来,双手搓了几搓,竟都化为木屑纷纷而下。

    不等韦小宝回话,陈近南又望向沈易:“易儿,你是师兄,为师观你行事也更稳妥些,以后既要照顾好师弟,也要严加督导,不可让他胡作非为。否则,你也同受其过!”

    沈易赶忙俯首:“师父放心,我会尽到当师兄的责任。而且小宝虽有些顽劣,本性却极重义气,否则徒儿也不会与他萍水相逢,就成了至交好友。”

    这话让韦小宝大为受用,忙道:“师父放心,师兄曾几次救我性命,他若管教我,我必定听话。当然,更听师父的话!”

    “很好,为师也只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唯恐你们行差踏错。”

    见两人兄友弟恭,陈近南也觉甚慰,不由露出笑容。

    随即站起身来,走向门口,道:“你们跟我来。”

    两人便跟在他身后,来到大厅。

    厅上本来坐着二十来人,一见总舵主进来,登时肃立。

    陈近南点了点头,走到上首的第二张椅上坐下。

    沈易对原著了若指掌,知道那第一张椅子,是留给已故的“国姓爷”郑成功的。两人乖巧地来到陈近南身后,分立于左右两侧。

    陈近南坐定后道:“众位兄弟,今日我收了两个小徒。”

    说着向两人指了指,道:“就是他们!”

    众人立时抱拳躬身,说道:“恭喜总舵主。”

    又向沈易、韦小宝拱手,纷纷道喜。

    陈近南吩咐两人:“去见过众位伯伯、叔叔。”

    两人挨个去向众人见礼,李力世则在旁介绍了九位香主。

    待众人相见已毕,陈近南说道:“众位兄弟,我收了这小徒后,想要他入我天地会。”

    众人齐声道:“那再好不过。”

    陈近南的目光却陡然锐利起来,在各人脸上扫了一遍,才继续说道:“听说青木堂的兄弟们,为了继立香主之事,发生了争执。虽然没伤了和气,但此事还需妥善了断,否则总要伏下一个极大的隐忧。”

    众人听得纷纷点头,李力世、关安基等先前为此争执的几人,则不免有些羞愧。

    “青木堂统管江南、江北各府州县,近年来更渐渐扩展到了山东、河北,这一次更攻进了北京城里。青木堂香主之人选,实在至关重要。”

    陈近南的声音不疾不徐,沉稳有力。

    “我也听说了青木堂兄弟们在尹香主灵堂前立誓的事情,此番鳌拜那奸贼,乃小徒沈易和韦小宝合力所杀,是不是?”

    李力世和关安基同声道:“正是。”

    李力世反应敏捷,紧接着便道:“大家既然立誓,便断然不能作废,否则岂不让天下英雄耻笑?沈、韦两位兄弟年纪虽小,我李力世却愿拥他们之中任何一人为本堂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