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16章 陈总舵主
    沈易和韦小宝随著关安基、李力世等来到大门外,只见二三百人八字排开,脸上均是兴奋之色。

    过了一会,两名大汉抬着担架,抬了茅十八出来。

    李力世劝道:“茅十八,你是客人,不用这么客气。”

    茅十八摆手道:“久仰陈总舵主大名,当真如雷贯耳,今日得能拜见,就算……就算即刻便死,那……那也是不枉了。”他说话仍是有气没力,但脸泛红光,显然极是高兴。

    莫说是他,就是沈易此时,也不免微微有些激动。

    陈近南的大名,确实是如雷贯耳。尤其是某部电影中,出场最帅,死得……咳咳,那都是魔改,不提也罢。

    很快,便听马蹄渐近,又有人驰来,众人都伸长脖子张望,希望能一睹总舵主真颜。

    然而,来的却又是四名使者,为首一人下马抱拳,说道:“总舵主相请茅十八茅爷、沈易沈爷、韦小宝韦爷三位,劳驾前去相会。”

    茅十八顿时一声欢呼,竟从担架中跳起身来,但“哎唷”一声,又跌在担架之中,叫道:“快去,快去!”

    韦小宝也是十分高兴,心想:“大家叫我‘公公’的叫得多了,倒没什么人叫我‘韦爷’,哈哈,老子是韦小宝韦爷!”

    沈易则暗中心思流转,这位陈总舵主能统领数万人之众的天地会,更是台湾郑氏的两朝重臣,绝对是个心思剔透的人物。待会儿与之想见,一定不能乱说话,哪怕是有所隐瞒,也绝不撒谎,否则必被看穿,反遭不喜。

    于是在四名使者的带领下,众人翻身上马,一起往总舵主所在而去。

    众人沿着大路行了十余里,一路上都有天地会成员巡视把守,并对了数种不同的暗语和手势,好不容易才来到一座庄院前。

    守在门口的一名汉子大声叫道:“客人到!”

    跟著大门打开,两名没见过面的汉子出来,抱拳说道:“茅爷、沈爷、韦爷,三位大驾光临,敝会总舵主有请。”

    领着二人进了大厅,一名汉子向沈易和韦小宝道:“沈爷、韦爷请到这里喝杯茶,总舵主想先茅爷谈谈。”

    当下将茅十八抬了进去。

    沈易和韦小宝也不心急,便坐在厅里喝茶等候。

    过了盏茶功夫,李力世走了出来道:“沈爷、韦爷,总舵主有请。”

    两人赶紧起身,跟四人入内,来到一问厢房之外。

    那老者掀起门帷,说道:“沈易沈爷,韦小宝韦爷到!”

    房中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书生站起身来,笑着道:“请进来!”

    沈易和韦小宝一起进去,关安基已在屋里,介绍道:“这位是敝会陈总舵主。”

    那陈近南身量颇高,两人微微仰头向他瞧去,见这人神色和蔼,但目光如电,直射过来。

    韦小宝不由得吃了一惊,双膝一曲,便要拜倒。

    沈易也抱拳躬身道:“晚辈沈易,见过陈总舵主!”

    声音沉稳有力,却没有半分紧张。

    那陈近南立即扶起两人,看向沈易的目光,更是露出一抹讶然,随即笑道:“不用多礼。”

    两人双臂被他一托,只觉得全身一热,便拜不下去。

    韦小宝不知所以,但沈易却心知肚明。这显然是内力修炼到了极高深的境界,已是沛然莫之能御也。

    陈近南接着笑道:“想必这位,就是擒获满洲第一勇士鳌拜,数日之间,名震天下的韦兄弟了?”

    他瞧着韦小宝的太监打扮,自然不会认错。

    韦小宝听他夸赞自己,本来以他的秉性定要跟着自吹自擂一番,但在这位不怒自威的总舵主面前,竟然讷讷不能言。

    陈近南又转向沈易,同样笑容和蔼:“那这位,应当就是潜入康亲王府,亲手斩杀了鳌拜的沈小英雄了?”

    沈易再度抱拳道:“鳌拜害我同胞无数,我等汉家子孙人人得而诛之!此番能斩杀鳌拜,多半功劳还在小宝身上,其次青木堂众兄弟也出力不小。晚辈能手刃之,也不过侥幸而已。实在当不得总舵主如此夸赞!”

    他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又谦逊得体,再加上他英姿勃发的少年风采,着实让陈近南眼前一亮。

    相比而言,韦小宝的表现就稍显平庸了——无论是长相,还是谈吐,又或是武功,都比之逊色了不止一筹。

    不过韦小宝也并未觉得不适,且不提沈易几次救他,他早已把对方视为自己的亲兄长。就看刚才对方还把擒杀鳌拜的大部分功劳推给自己,就已经让他分外感动。

    “小英雄太过谦虚,你年纪轻轻能有如此武功修为,便是陈某也是生平仅见!且又有如此为国为民之志,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陈近南诚恳赞道,随即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两位小英雄,请坐。”

    三人坐定之后,陈近南又详细询问了两人的信息,比如韦小宝如何入宫、如何擒住鳌拜;又比如沈易如何取得耿精忠信任,如何斩杀鳌拜等。

    这些事情本来就没什么可隐瞒,所以两人便照直说了,韦小宝连自己不是真太监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陈近南一言不发的听完,点头道:“两位小英雄的武功与茅十八茅爷不是一路,却不知师从何处?”

    韦小宝挠挠头,把自己跟海大富学的一些乱七八糟功夫都说了,又说了沈易为他运功逼毒的事情。

    陈近南对沈易的师承不由更加好奇。

    沈易便答道:“我在这世上已没有亲人,大半年前流浪到河南嵩山,有个不知姓名的中年和尚传了我一部‘伏虎功’,还有‘少林长拳’和‘罗汉拳’两门功夫。不过那和尚说,他不算我师父,只是见我孤苦无依才相授……”

    这些话九成九都是真,只有百分之一的假话,陈近南纵然慧眼如炬,也不可能看出破绽。

    何况此时,陈近南已然被他的话震惊,愕然道:“小英雄,你习武半年多?”

    “算起来……有七八个月,已快一年了。”沈易如实道。

    听到这话,饶是定力深厚如陈总舵主,心底也忍不住掀起了惊涛骇浪,好半晌才压下去,道:“好!实在是英雄出少年!”

    不到一年修为达至二流中期境界,简直是闻所未闻,陈近南已经动了收徒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