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道宗游长生无弹窗 > 第15章 重逢十八
    沈易却若有所悟:“小宝还真是义气。”

    他已经猜到,韦小宝打算做什么。

    只见韦小宝面对众人审视,却凛然不惧:“呵,贾老六,你打了青帮盐枭一顿倒是快活,自己拍拍屁股就跑了,留下一堆烂摊子!”

    这次不等贾老六继续追问,他便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你惹了青帮后,他们便带人大肆寻你,凡是讲天地会半句好话的,他们便打上门去!那日他们寻到了丽春院,到处打听你和天地会兄弟的所在!”

    他自小在青楼茶馆里混迹,听多了各种说书,讲起故事来竟也有条不紊,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当时那些盐枭骂骂咧咧,说天地会的都是缩头乌龟,打了人就跑,也不敢留下万儿来……我这位沈易沈大哥,还有另一位茅十八茅大哥当时正在院里,不仅为你们仗义执言,说天地会的都是英雄好汉,而且还将那帮盐贩子打了个落花流水!”

    说到这里,韦小宝满脸鄙夷地扫视了一圈众人,嗤笑道:“我沈大哥,这算不算为你们天地会出头,对你们天地会有恩?可你们呢?你们怎么对待他的?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他绑到了这里!”

    这一番话,质问得众人讷讷无言。

    有些思维敏捷的想问,你空口无凭,谁知道是不是胡说八道?但韦小宝却没给他们发问的机会,便继续说了下去。

    “这还不算完,我大哥义薄云天,久闻鳌拜手下染了无数汉人的血,便前来京城,伺机刺杀……”

    接下来,他便半真半假的胡扯起来。

    说了如何与沈易相识,又说自己家人被鳌拜所害,便忍辱负重进宫做太监,只为暗杀鳌拜。

    正巧,与卧底到靖南王世子身边的沈易重逢,两人商议完后,便在康熙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联手去杀鳌拜,不料却和青木堂众人相遇。

    这些话都是七分真,三分假,莫说是青木堂这些人,哪怕是康熙、耿精忠都在此,也未必能拆穿得了。

    众人听他说得一桩桩一件件都严丝合缝,不由也信了大半。

    这时贾老六才道:“你说这位沈小兄弟替我挡下了青帮的盐枭,此事可有证据?”

    不等韦小宝开口,旁边便有一人道:“茅十八此时正在堂中,前几日有兄弟见到他在皇宫外与几名侍卫厮杀,便将他救了下来。当时他受伤颇重,此时却也还没完全康复,所以未曾离开。”

    那瘦高老者,也就是青木堂代理香主李力世忙道:“对,赶快去将茅兄弟请来!”

    茅十八此人在江湖上颇有义气之名,而且还在官府的通缉榜文上有名,所以能和他结交的朋友,绝不会是朝廷走狗。

    不多时,便见两个汉子抬着个担架走来。

    “小宝!太好了,你也逃出来了!老茅我正想等几天,伤势好了,便去救你呢……太好了!”

    担架上抬起一张虬髯大脸,不是茅十八还有谁?

    只他这一句话,青木堂众人便对沈易和韦小宝的言辞信了九成九。

    这般真情流露,绝不是猝然之下能装出来的,何况江湖上谁人不知茅十八莽直之名,岂有那等细腻心思?

    韦小宝见他伤势如此之重,还时刻牵挂着要去救出自己,不免感动得眼眶有些发红,却强忍住了,扬起下巴指了指旁边的沈易道:“茅老兄,你看看这位是谁?”

    其实不等他指,茅十八也已看到了沈易,惊喜道:“沈兄弟!你竟也在这里!不曾想今日竟能与两位好朋友重逢,真是大喜事!当痛饮三十碗!”

    沈易大笑道:“茅兄你还是先把伤势养好,不然一碗酒都能要了你的小命!”

    言罢,三人相视而笑。

    到了这个时候,青木堂众人已经疑心尽去,不免又为自己等人的鲁莽行事,感到惭愧起来。

    “快快快,给两位小兄弟松绑!”

    李力世赶紧吩咐道。

    贾老六又向茅十八询问了当初扬州之事,茅十八便将事情如实相告。

    “那些个盐枭真是不要脸!当日被沈兄弟打得服软之后,竟又将事情报给了官府,第二日居然有清兵前来捉拿我等。不过那黑龙鞭史松嚣张而来,却仓促死在了沈兄弟的拳下……”

    说到最后,茅十八脸上浮现出对沈易的敬佩。

    “哦对了,此事贵会中的吴大鹏、王潭两位老兄,也是当事之人。”

    这些话一说出来,青木堂众兄弟几乎要无地自容了。

    原来这位沈小兄弟,不止为尹香主报了血仇,还为天地会出头,甚至为此杀了一名朝廷军官!

    可他们,却这样对待沈易……

    “沈兄弟,是我等兄弟莽撞了。老朽代众兄弟,向你赔罪了!”

    李力世也不含糊,直接单膝跪下,便要向沈易拜倒。

    其余众兄弟见状,也纷纷面露羞惭,随之一齐拜倒。

    沈易赶紧上前搀扶道:“李老何必如此,真是折煞晚辈了!都是误会而已,小子先前不还痛骂诸位是鳌拜余孽,汉奸渣滓吗?这就算是扯平了吧,不打不相识嘛!众位大哥,快快请起!”

    众人听到这话,面上的羞惭之色稍减,也露出了几分笑意,顺势便站起身来。

    正在此时,忽听得远处传来蹄声阵阵,众人不由面色大变。

    颇有勇力的大胡子关安基惊道:“莫非是鞑子兵马追杀过来了?”

    正打算安排人前去打探,同时命众人先行撤离之时,突然一位大汉急冲进厅里。

    那汉子大喝:“总舵主驾到!”

    关安基和李力世齐声惊道:“什么?”

    汉子答道:“总舵主率同九堂香主,骑了马正往这儿来。”

    关李二人大喜过望,齐声问道:“你怎知道?”

    汉子笑答:“属下在道上遇到总舵主亲口吩咐,命属下先来通知。”

    这消息一传出,立时满堂轰动,二百多魁伟汉子竟都乐得手舞足蹈。

    李力世一手拉住沈易,一手拉住韦小宝,大笑道:“两位小兄弟,你们都是我青木堂的恩人,本会总舵主驾到,咱们一齐去迎接!”

    言罢,也不管两人是否情愿,便拽着他们向外走。

    后面远远传来担架上茅十八羡慕地喊声:“都说平生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老茅也想见陈总舵主啊!”